Be There

以资产来命名冬兵戳到了点上。

二逼少女冬大至:

Be There


资产希望,自己能以任务的想法为行动纲领,来度过余生。

任务说的,都是对的。而资产自己,抛却思考。

如果他做得够好,任务就会对他微笑,甚至吻他——这是资产不管拼上什么也想换来的。可惜他暂时还不能懂得:即便他什么也不做,任务也会那样对待他。

对,什么也不做,就,在那里就好。


任务忽然了解到了小时候,自己总是跑走不见,再满身是伤的回来,而得见这一切的——Bucky,那个男孩儿,他不叫资产,他有名字,他叫Bucky——Bucky作何感想。

为什么,你就不能行行好,让我停止担心呢。这一定是彼时Bucky的想法吧,至少这是此时任务——Steve,任务当然有名字,Steve Rogers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汇,让你舌灿若莲心内生暖的词——Steve的想法。


Bucky是个多美妙的存在:他陪着不起眼的Steve经历一切,再陪着光芒万丈的Steve继续经历一切,这是了不起的。他从未因Steve往日的病弱或不自量力而心生去意,更不曾因Steve来日的所向披靡而感到任何的无所适从。多神奇啊,简直不可思议:那个一路扶持着没人愿意多看一眼的你的人,那个在你落魄不堪时也把你护在怀里捧在手心视若珍宝将你所言奉若圭臬的人,在你终于发光了之后,他居然没有离开,甚至没有试图离开——常人都会在此刻转了敬而远之、或与有荣焉、或愤愤难平的种种凡俗态度,而Bucky从不落于凡俗。仿佛一切那么理所当然。

不可思议。Bucky的一切都不可思议。

这是一个临界点。每每思路及此,都要让Steve犹如五内俱焚的临界点。那之后便是无休止的自我讨伐的思维回路。

我把他又带回战场,又把他抛向死地,我害他颠沛流离,而今又装模作样跳出来说什么,陪他到最后。

Steve觉得自己简直勇到无耻。

更过火的是,他努力的让自己和Bucky都觉得:一切都会好的,好到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这不是乐观,这是彻头彻尾的否定事实,同等的无耻。

巨大的无从消化的失而复得跟自我谴责之下,Steve几乎失去承认他爱Bucky这件事的能力。他一度认为自己丧失了爱任何人的能力,从他眼看着那只手在他指尖前方几寸处倏然后退、急速坠落。此后,美国队长背负着道义跟责任继续往前走着,而Steve Rogers永远停在了那时那刻。

直到那被他打落在地的黑色面具,冷漠回转过来胡子拉碴的脸,还有,“谁他妈的是Bucky?”。这一切突然的不像话,又美好残忍的不像话。

他几乎能听到,Steve Rogers早已被冷冻住的时间、被砸开了一道裂缝、再以燎原之势迅速破溃的声音。

Bucky Barnes又对这个世界做了一件好的事情:他用摧枯拉朽的速度将活死人Steve Rogers推回现实。


人说,当你心怀挂念,你便不得自在。

而Steve终于重获不得自在的资格,他为此感谢这无常命运、繁复世间。


他知道自己仍需要时间,很多很多时间。

一些用来打消Bucky无谓的顾虑;一些用来说服Bucky相信这世界仍旧爱他;一些用来带着Bucky走过他们在这么久的时日里错过的一切;一些用来……

就只是看着Bucky,看着他,在那里就好。


                ——Be There 全文


评论
热度(42)
  1. Ja+evanstanthe_winter_solstice 转载了此文字
  2. 安达提卡the_winter_solstice 转载了此文字
    以资产来命名冬兵戳到了点上。
  3. Ja+evanstanthe_winter_solstice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