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vanstan】Find my love to you(4)

七花七夕:

1  2  3

———————————————— 
 

7、Chirs:

冬日战士这种个性,大概是个人都没法跟他和平相处。

有时候看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门边,我简直怀疑他其实是一尊等身兵人。

不知道一米八的兵人要多少钱,买这么一个放在门口防小偷,效果似乎会很不错。

我应该回去后跟玩具公司提这样的建议。

不过因为这样,我倒是能更深刻地理解了九头蛇的罪恶。

把好好一个阳光青年改造成了这样阴沉而可怕的武器。

第一部的Sebastian的造型多么青春开朗。

第二部的造型虽然很酷,但天气稍微热一点,他就简直成了从温泉里爬出来的小孩了。

话说回来他那湿漉漉的样子我还挺记忆犹新。

湿漉漉的,委屈的眼神。


我想我肯定不小心笑出了声,所以惊动了始终在COS兵人的冬日战士,他举着手里的枪冲我指了一下,大概是示意我闭嘴。

我觉得我就好像跟一头凶猛的野兽关在一间笼子里,于是只能缩到墙角,尽量不让野兽注意到我。

唯一可以驯服这头野兽的,大概只有我那位孪生兄弟了。

要不是我长得像美国队长,我想野兽大概早已举枪崩了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碍事的家伙。

我颓丧地坐下,屁股口袋里的手机却吸引了我的注意。

冬日战士大概也没兴趣注视我,我顺手掏出手机,居然是满格的信号。

我最近的通话是和Sebastian,那是我开车到酒店后打电话给他让他下来。

拨打之后居然通了,连我自己都震惊了一下,接着手机被接通,那边传来了“Hello”的一声询问。

“Sebastian么?是我,Chirs。我跟冬日战士在一起了,你在哪儿?见鬼我都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你还好吧,你知道自己的具体地址——”

我一口气问了一长串问题,正在心里感慨自己的肺活量的时候,手机被一只金属臂夺去,捏成了粉末。

我的新手机!!!

我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一片又一片,然而敢怒不敢言,因为冬日战士冷冷地盯着我。

“你打电话给谁?你的兄弟?”他问我。

那语气让我觉得我是个出卖队友的叛徒,虽然我在他眼里完全就是个美国队长的衍生物,但我好歹在演戏时一直将Sebastian扮演的冬日战士当做自己失去的最亲密的人来对待的。

所以我使劲摇头,但感觉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冬日战士恶狠狠地瞪我一眼,转身就走,大概以为我是通知美国队长来找他的。但他刚出了门口,又迅速折回来,拎起我的西装后领,拖着就出去了。

请下次放开让我自己走好么,我有一双大长腿!

然而立刻响起的枪声让我无暇他顾,看来安全屋已经不能算一个安全的地方了,可怜的冬日战士又被人盯上了。

更可怜的是无辜的我,因为我既没有血清也没有振金盾,但却偏偏有一张和美国队长一模一样的脸!



8、Sebastian:

Chirs居然给我打电话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对在这个不属于我们的异时空还能接通电话这种事情表示惊讶,SteveRogers已经顺手从懵掉的我手中夺走了电话。

说好的正直的美国队长呢,抢我电话算什么英雄好汉?

好吧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Steve队长还开了免提,他刚刚“hello”了一句,Chirs已经噼里啪啦地丢给我一大串问题,然后在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似乎被强行掐断了电话。

我只从中提取到一个信息,他和冬日战士在一起。

这其实没有什么稀奇,既然我现在和真正的美国队长待在一起,那么Chirs和冬日战士相遇,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美国队长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但他显然也对冬日战士这几个词听得分明,因为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打电话给你的是谁?他们在哪?”他的口气严厉了很多。

刚刚还在假装失忆的我显然不能回答他,而且我确实不知道Chirs现在究竟在哪,没听到Chirs刚刚说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

于是我只能继续猛然地睁着双眼:“什么?我不知道,这是我的手机么?”

正直的美国队长把我从头扫到脚,眼里是满满的不信任。不过他显然也认为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我,于是他将手机丢给了站在一旁的黑寡妇:“Natasha,帮我找到这通电话的定位地址。”

“没问题。”真实的Natasha嘴角那一抹邪魅的微笑让我忍不住抖了抖。


复仇者联盟的办事效率真是高,没几分钟美国队长已经命令猎鹰押着我上了直升机,我猜他们一定是已经查出了电话来自何处。

不过我也可以见到Chirs了,这大概是这混乱一天中唯一的一件好事。

Steve Rogers始终皱着他的眉头,又问了我几个问题,而我也始终用属于冬日战士的那茫然无措的眼神盯着他。

若他真如剧本里所写的那样面对冬日战士时躺平任打,那他应该不会怎么为难如此相似的我。

要惹怒他,除非是他发现我对冬日战士的安危造成了威胁。

然而我默默地向Steve Rogers队长保证,他所担心的永远不可能发生,因为只可能是冬日战士一胳膊抡飞我。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美国队长已然拎起了他的盾,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从容得仿佛他只是去吃个午餐,而不是从距离地面足有十层楼高的直升机上往下跳。

接着就是猎鹰捉着我振翅飞去。

伙计,虽然这种飞行很刺激,但你再多绕两个圈,我就真的要吐了。

下次麻烦你们对待俘虏也用正常的方式可以么?



很快我也就看见了Chirs,他缩在墙角,身上依旧是那身西装,然而已经皱得再也没有了形象。

而他身边淡定开枪的人,显然就是冬日战士,那个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憔悴,邋遢,几乎有了流浪汉的样子,然而依旧是杀戮的机器,是夺命的幽灵。

快、准而狠辣,敌人在他的枪口前并没有了招架的力量。

我在半空中,就好像在看一部全息立体投影的电影,精彩绝伦,让人屏住了呼吸。

Steve Rogers的盾划过一道白光,将对面掩体上的狙击手打落。冬日战士也停顿了动作,远远地望了他一眼。

如果这真是一部电影,此刻我耳边应该响起《我心永恒》高潮部分的旋律了。

两个人只是这样简单地协助了一下,可所起的化学反应真的太TMD带感了!

然而这是真实残酷的战斗,不是拍电影,不会为了照顾观众的情绪而将画面变得唯美而缓慢。我看到对面的人丢了个手雷,不偏不倚滚到了Chirs脚边,模样和我在第二部用来袭击黑寡妇的那枚毫无区别。

一瞬间什么背景音乐唯美电影都被我抛在了脑后,Chirs苍白的脸让我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他可不是有血清的美国队长,也不是有铁臂的冬日战士,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会被子弹打穿、从高处跌落会断裂的普通人!

我只记得自己在大喊大叫,猎鹰大概都差点抓不住我,然后我和猎鹰同时被震惊得动弹不得。

冬日战士毫不犹豫地跳到Chirs身边,金属手臂抓住了那枚手雷迅速向对面那群九头蛇投掷回去,另一只完好的右手几乎是同时提起Chirs的衣领将他反方向狠狠地甩向正奋力奔跑过来的美国队长。然而美国队长却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句:“Bucky,危险!!”然后我便只模糊地看见本该飞向九头蛇的手雷如同半空中撞到了一堵墙,改变了方向又跌落到距离冬日战士不远的地方。

霎时间便是火光与硝烟的摇曳,还有震得人耳鸣不息的巨响,两旁多是废旧楼房,坍塌的碎石瓦砾弥漫出巨大的尘雾,呛得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我都咳嗽不已。

“该死,肯定火力太密集,手雷被子弹给撞回来了。”猎鹰落地把我放下来,咬牙切齿地又飞了过去。

大概只有美国队长那样异于常人的视力,才能离得那么远就及时看见那可怕的危险,可惜他终是没有快银那能超越时间的速度,哪怕一秒钟的赶不及,也极有可能致命。

黑寡妇的直升机已将试图聚起来的九头蛇残部打散,冬日战士那一掷让Chirs足足飞出去十几米远,幸好美国队长本能地接住他,否则他大概也会被摔坏了。

现在的Steve Rogers显然完全没兴趣知道冬日战士丢给他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那片废墟前,猎鹰也跑到他身边,两人的背影看来一筹莫展。

我也顾不上其他,连忙扶起了哆嗦得说不出话的Chirs,使劲拍拍他的两颊:“嘿,伙计,你还好么?”

Chirs勉强地点了点头。

我打量了一下他,确认没有外伤和血迹之后,才将视线转到正忙碌地拨开碎石、似乎已经有所发现的美国队长身上。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冬日战士救了Chirs,简直是用牺牲自己的方式。

我希望他平安无事。

我是个毫无用处的演员,我只能祈祷而已。


9、冬日战士:

那个拿盾牌帮我打退敌人的,叫Steve,是博物馆里展出的那个人,是我的任务,唯一的没有完成的任务。

如果他的双胞胎兄弟死了他一定很难过。

我不想他难过。

我把他兄弟丢还给他了,他一定会高兴的。

他这样兴师动众来追我,不就是要救回他的兄弟么?

炸弹造成的冲击砸在身上很痛。我还没找回自己的记忆,我其实不想死。

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拥有什么。

我希望那个Steve不要难过。

我认识他。

我一定认识他很久很久了。

评论
热度(502)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