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五十三、五十四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五十三章:应成之王



译者:小火





Loki从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一个字。从没解释过Thor的登基之日到来时他做了何种的计划,他还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原因。从没告诉任何人他是被愤怒和担忧所驱使而非嫉妒。他没想要从Thor手中抢夺王座,总之不是为他自己抢。他就是想拖的久一点,让Thor迟些再登基。那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计划,但又无比精妙。那原本可以让Thor拿不到宝座,同时又可以让众神之父看到Thor还没准备好。Odin本会震怒而Thor的登基本会推迟好几个世纪。现在回头看的时候,事态升级的速度快得令人吃惊。Loki的小计划演变成了巨大的灾难。就像是一个简单的火炬燃烧成了炽热的地狱。

他讲述的时候没有看向任何人。他就直直盯着眼前的一点,让词句一个接一个的从唇间滑出。他已经尽可能的让语气显得超然而漠不关心,但他的声音仍旧时不时的沉寂下去,他还是得停下来深呼吸,他还是会在几个词上变得磕巴。

即使在几个小时过去后,他的皮肤仍是令人恼火的蓝。Loki仍能感觉到中枪时那股奇异的能量渗入皮肤的后劲。但至少他能感觉到它在慢慢的消退下去了。越早能转变回他的平常形态就越好。他只是不得不再忍耐这番景象久一点。

他并不后悔搞砸了Thor的加冕礼。那雷电之人还远远没有准备好成为王,这简直令人发笑。Thor就是个自大又莽撞的毛头小子,还一点都不羞愧于自己的表现。他以为统治就意味着领军打响荣誉之战,在平民群众前游行而过对他们的崇敬之情回以微笑。Thor会在第一道外交关卡时就引发战争。

他同样也不会后悔杀了Laufey。不管他们体内是否流着同样的血。Jotun之王将他丢弃,大概因为他是个侏儒。Laufey还无比渴望Odin的死亡,以至于让自己掉入了一个明显的陷阱。他不值得Loki的怜悯。他的嗜血和对复仇的渴望造成了他自己的死亡。Loki仅仅是其中的导火索。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后悔于让毁灭者追杀Sif和三勇士。Loki是摄政王而他们则是背弃誓约的人,背叛者,就像Heimdall一样。Loki仅仅在Asgard的王座上坐了几个小时就被他称为朋友的人背叛。他别无选择,他得证明自己,得证明他能够在Odin沉睡间守卫王座。不,他们都跑去寻回Thor。他们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要将他所做的一切都钉为嫉妒的驱使。Thor的回归将会毁了他唯一能证明自己的机会。至少当时他是这么想的。他已经愤怒到无法保持理智。

好吧,是的,Loki在加冕仪式中断后调拨起了Thor的怒火,但一个合格的王本不该如此轻易的像个傀儡般被人引导,即使是被他的家人。Thor本身的怒火就让他渴求战争。Loki只需要说几句话而已。Thor可以拒绝的。他本可以听进Odin的话,证明他是值得并且睿智的。他本可以找寻其他外交和平解决的方法来惩恶。但不,Loki跟他说他对霜巨人的担心是对的而下一刻他就骑上了马,朝他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奔去。

Loki给了他大量的选择去做明智的事,但Thor就是要像个该死的蠢货一样一路进军。他没有料到Thor的流放,但他也不在意。Loki的诡计只是针对Thor缺陷。那些缺陷是他自己的,就像他自己犯下的错一样。Loki只是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已经看到的东西——Thor太不负责任,太易暴怒,而且太轻易就被花言巧语所影响。他能看到Thor所有的缺点,而他确保所有人都能看到,尤其是Odin。

当然Thor的朋友们并不在意,他们开心的盲目跟随于他,一有机会就背叛了Loki。他不该感到惊讶的,因为他总是知道他们是Thor的朋友而不是他自己的。但他还是跟他们认识了几乎大半辈子,几个世纪以来与他们一起狩猎,旅行,和他们一起跟随Thor。那激怒了他,远超过它应有的程度,当他们全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离他远去,当一切都分崩离析,当他最为怀疑起一切的时候。那恰好证明了他在Asgard是多么不被需要。

他惊讶于自己无法清楚记得那日后发生的一切。他的记忆一向是无可挑剔的,但当他试着回想的时候,有些细节在他脑中变得模糊。其时Odin陷入了沉睡而Thor被流放,Frigga告诉他坐上Asgard的王座是他的责任,而那之后,一切发展得太过迅速。他记得他是如何策划了Laufey的死来证明自己的忠诚,他是如何想要让它就在Odin和Frigga的眼前发生,但接着一切就……变得更糟了。

他知道自己试图杀了Thor,即使那想起来很是奇怪。Thor仅仅倒下去了片刻,接着就重新得回了他昔日的荣光。他知道自己因为Sif和三勇士的离去而生气,但他更为震怒的是当他听到Thor由衷的道歉的时候。“我做过的不论什么” 他说。苍白无力的词语,那些话正是这样。他怎么能够对自己犯下的事毫无头绪就说道歉?他怎么能以为Loki会被毫无疑义的漂亮话安抚?“我做过的不论什么”。伟大的Thor,与能力相配的Thor,愚蠢的Thor。他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得绕着他转,但并不是说他不需要寻求Loki的原谅。他该请求原谅,为所有他贬低Loki能力的时候。他该请求原谅,为所有他自大反驳Loki的时候。他该请求原谅,为没有平等的对待Loki。他该请求原谅,为所有他没能到场的时间。Loki也许会原谅他,如果Thor能有一丁点的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该道歉。但他没有。他期盼自己能够被原谅,就因为他愿意说几句谦虚的话语,而那让Loki的怨恨变得没有止境。

他确实后悔于向Jötunheimr出击。现在他终于能够清晰的思考。但他不会将这怪到别人头上,不是这个。他的世界在周围分崩离析而他差一点就拉着Jötunheimr一起坠落。那是个很好的提醒,提醒着当他被逼到角落的时候他都能做什么。提醒着他的愤怒能变得多具有毁灭性,他破碎的心是如何导向破碎的世界。他确实证明了他不是什么可以随便被推到一边的小角色,他是一方需要重新考量的势力,是个让人畏惧的存在。他证明了自己可以是他皮肤向他展示出的那个怪物。不,他证明了自己可以比那更可怕。

奇怪的是,谈论他的……从Asgard的坠落和所有之后发生的一切,不知为何让他觉得更糟。Stark已经知道那些了,所以他是为了其他人而讲述。没花多少功夫他就意识到谈论那个比谈起Asgard还让他浑身战栗的原因。那时他做的那些事都是出于他自己的决定。受愤怒、痛苦和疯狂的驱使,但不论如何仍是他自己的决定。所有在他被Thanos找到之后发生的事不是。他只得打出命运发给他的牌,以活下去,以逃离。他那时就是一只被痛揍的疯狗,绝望的想要逃离他的枷锁。那更加的可耻,因为那恰好说明了他堕落得有多深。

Jötunheimr的事该怪他,他不能推脱也不会推脱。但是入侵Midgard?他仅仅只是一盘大局中的一小片拼图。他做了他能做的,拖慢Thanos的计划,不让宇宙魔方落到对方手上以及警告Asgard。他引发混乱,导致死亡,但那时有比凡人性命更悬于一线的事。也许会有一个更加高尚的方式来解决,伴着较少的破坏和鲜血,但Loki不是什么英勇的英雄,而当为自己复仇的渴望仍在他皮肤底下燃烧的时候,那就是他破碎的神智所能得出的所有办法。他太过愤怒以至于不再费心约束自己,太过疯狂而不再关心成堆的尸体。

但做过的事已成定局。他知道自己的罪孽,他也无法否认。那么他是一个恶魔吗?他不知道。那不由得他来决定,因为那个审判者不能是他。




Loki沉默之后没有人开口。Drongo看上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两眼只是盯着身前的某一点。Bee的沉默有自己的意义,但她的凝视并不具有攻击性,Loki觉得那是个好征兆。Juyu则坐立不安,挑着指甲又抖着脚。那意味着她很紧张,而且也许是陷入了矛盾中。Hatchet很安静,但当Loki扫视他的时候,他也坚定的看回来。如果有什么人是能在Loki对局势失去控制之前就能明白他的意图的话,那人就是Hatchet。他了解关于Thor和Asgard的一切。他能看到Loki的计划不是一场因幼稚的嫉妒而生的争权夺利。

“好了,今天发生的已经够多了,”Stark说。“不如大家就去……随便吧。我们能明天再开始修复工程。”

“那时剩余的工具和材料就都能到了,”Loki说。

“那很……好。让我们今天就放松点。”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同他的提议。

“我明天会回来,”Hatchet说着从他靠着的那堵墙边直起了身。“如果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就去Hani的酒馆,她知道怎么联系我。”

Loki点头。他奇异的因为这些话而放下心来。他还记得那些将Hatchet的忠诚当做是预期之物的日子。他曾将它视之为理所当然。而现在,他觉得那是个令人充满感激的东西。如果这几年的时光教会了他任何事的话,那就是没什么是他能当做理所当然的。不是他的名号,他的地位,他的朋友,他的家,家人的爱,甚至不是他的自由。那让他现在拥有的每一件东西都显得更加珍贵。那同样也让他更加害怕失去。

“我送你出去,”Juyu对Hatchet提议。接着所有人都开始走出了货仓。

Stark在他的工作椅上磨蹭着没有动身,眼睛看着Loki,但没有说一个字。Loki刚要开口Drongo就上前一步靠了过来。

“如果你能就给我们点时间,指挥官,”他看向Stark,后者片刻后就点了点头。

“好的,我……就……”他退了几步然后走了开去。

“你想要与我谈的事是什么?”Loki问。

“无需再次变得疏远,Loki”,Drongo说。“你过往的错误并没有抵消丝毫你对我和我的人民所做出的援助。所以即使没有别的,我也还是欠你一份救我性命的感激之情。”

“好吧,所以你要说什么?”

“我并无立场评断你。那是被你伤及之人的权利,”Drongo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帮助我的原因此刻变得清楚了很多,至少是在我看来。但我同时想让你记住一点。”

“那是?”

“你志在成为一个绯红之王,因为你无法忍受只做一个被偷走的孩子,但绯红之王的路充满了血腥,愤怒和凄苦,而失落的灵魂总会在适当的时候找到归处。王位不适合你,”他坚定的说。“而那不是诋毁。”

“我无处可得王位,”Loki说。

“噢,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会有的,”Drongo说。“你很聪明,有心计而且强大。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宝座的话没太多东西能够阻止你。但你知道那不是你真正渴望的。而我想要你记住这点。那会帮你坚持你自己的道路。”

“我比你年长,我才该是那个明智的人,”Loki说。Drongo轻声笑了。

“年龄与之无关,”他说。“你没受到正确的教导。”




“想要我在别的地方呆几晚吗?”Loki在迟些的时候找到正坐在他们床上的Stark。他没在和Drongo谈完后马上就去找他,他想给他多一点时间思考。

Stark抬头看向他,但Loki真的没法读懂他的表情。

“什么?不,不,到这儿来,”他举起一只手。“还是蓝的?”

Loki走近了些,瞥了眼自己的手。“我明天应该就会好了,”他说。

“我不介意,”Stark说。

“我介意,”Loki说着坐了下来。

“你不该的,”Stark反驳道,而那只是让Loki叹息。“如果比起你出生就有的形态你更喜欢另一种模样的话,也没什么不对的,”Stark接着说。“我就是不想让你觉得你是……你是犯了什么与生俱来的错,只因为你是谁。”

“那我做的那些事呢?”Loki问。“那不就证明了我是错的吗?”

他说完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狂跳的心平静下去。再次生气毫无用处。

“我实在不是判断这个的最好人选,”Stark说着耸了耸肩。

“好吧,我在意的只是你的判断,”Loki对他说。Stark叹了口气,揉着他的脖子后方。

“我明白的好吗?”他说。“我明白你的意图是好的,或者说大部分是好的。我明白你和你的……和Odin之间的问题,那个我真的懂。只是……一时间有太多需要消化的了,好吗?”

Loki安静得点头,然后他们又保持了一阵的沉默。

“你嗯……知不知道那些破坏的程度?我是指……也许那不重要,我只是……”

“我不知道,”Loki说。“我被从Asgard带走的时候我的审判还没有结束,”他继续说。“最开始的几个月他们仅仅是走完了所有的手续,我的罪行那时候甚至都还没被列出来。”

沉默再次降临,但Stark仍旧是他身边一个坚定的存在。他们坐在床上,大腿和肩膀抵着彼此。

“你真的……从Asgard……掉下去了?”Stark轻声问道,极其小心。Loki握紧了拳,片刻后又松了开来。那不再重要了。

“不,”他说。“是我放手的。”

“但你知道你会生还,”Stark坚持道,握着从他的语调声中伸出的稻草。

“我没期盼死亡,但我也不曾预计会生还,”他回答。那是他能给出的最好的回答。有时候回头看的时候真的很难说清他当时在想什么。他就只是想要离去,但是离开Asgard还是彻底离去……他没法说清。

接下来的一阵子,沉默变得很有压迫性,但Stark的存在仍是坚定而不移。他没有抽身离开或是拉远两人间的距离。那让Loki心中纠结的东西舒展了些。

“给我几天让我整理下我脑子里的这些东西,好吗?”Stark接着问。Loki点头了,没有质疑什么。他有很多的时间,他给得起这个。




Hatchet第二天回来了,就像他保证的那样。但他穿着厚实的衣服还拿着两把十字弩。Stark正在整理着早些时候送来的工具,但他抬头看去的时候也惊讶了。Loki挑起一边眉,而Hatchet坏笑了下。

“我们去狩猎,”他宣布着,举起十字弩。

“不,”Loki说。

“来吧,拜托了!”Hatchet走近了些。“我已经好久没有狩猎了,我还做了十字弩!而且我有完美的坐骑。比马好多了。”

“我不觉得这是个好时机,”Loki说。

“免费的,新鲜的肉,你不能说大家都不喜欢这个!”Hatchet坚持道。Loki就只是在胸前抱起了胳膊,回瞪着他。

“你可以自己留着十字弩,”Hatchet戏谑地哼哼着,将那把武器悬在Loki面前晃了晃。“它还配有些非常特别的弩箭。”

Loki哼了声,然后一把将弩抓了过去。

“你就是不能对贿赂说不,对吧?”Stark问,一个坏笑在他唇角跳了出来。Hatchet瞪向Stark夸张的揪住了胸口,假惺惺的倒吸一口气。

“Loki,他知道你的秘密。你完了!”

“我几年前就知道这小秘密了,”Stark说。

“真的?你贿赂了他什么?”

“装备,大部分是,”Stark回答。

“真的?”Hatchet拉长声说着看回Loki。

“几天前你看到的那个,”Loki告诉他。

“那是他做的?”Hatchet问。

“你该看看他自己的盔甲,”Loki又意味深长的挑起一边眉说道。

“是这样吗?”Hatchet惊叹于这个新知识然后转身再次看向Stark。“非常精细的活,Stark大师。”

噢,他现在表现得太不公平了。Loki的脸色一定出卖了他的想法,因为Hatchet又朝他露齿一笑。而Stark就只是看上去对那个敬称感到挺困惑。

“狩猎!”Hatchet宣布。“穿戴好,快点,走走走!”他催促道,将十字弩拿走然后推着Loki的肩。“别穿黑色,现在是冬天。如果你能在十分钟内回来我还会给你一桶我的晶尖箭。走!”




Loki的形象一定被自己弄得非常不体面。他仍旧浑身都是土,还有太多干涸的血迹。当Thor像这样出现在宫殿里时从没人惊讶过什么,但Loki一到门前就得到了一堆惊异又欣赏的瞥视。

精灵跟在他旁边,因为Loki没法自己把所有的东西都扛回来,又因为Loki仍旧坚持让精灵来对那场洪水和其他连锁损失和危险做出相应声明。他也许看上去邋邋遢遢的,是个无名的陌生人,但他看起来非常了解森林,还掌握了很多珍贵的消息。

Loki最终负责扛肉,因为精灵更高所以能扛着那张巨大的熊皮而不会让它一半拖在土里,它已经血淋淋又脏兮兮的了,不需要更多的破坏。

精灵一开始挺沉默的,但随着他们接近宫殿开始话多了起来,那也促使Loki多说了些。他只在需要专注于什么的时候才更加喜欢安静,所以听着精灵一个句子里多说几个单词其实是件挺不错的转变。

门卫们不知道从哪跳了出来,说真的Loki没注意到他们,他为什么要呢?上一刻他还在听着精灵的说话,下一刻他就被扯了开来推到了几个高大的身躯后面。

“你们在干什么?”他立刻就抗议道,但挣脱开手臂上的抓握倒是花了些功夫。

“您还好吗,Loki殿下?”他们中一人问道。

“我当然很好,这是什么意思?”他愤怒的问。他不再是个孩子了,他不能忍受再像个孩子一样被推来推去。当他终于从那两个挡住视线的人身边走开时,只见他的白发新朋友被抓了起来,而那张宽大的黑色熊皮落在了地上,一个守卫甚至踩在它的一角。

“你们在干什么?”他再次问。

“您消失了一整天,王子殿下,”一个守卫对他说。“Frey大人和Frigga王后十分担心您的安全。我们已经搜寻了几个小时了。”

“好吧,但现在我回来了,我没受伤,让他走,”他说。

“您现在应该进去了,”一个守卫说。他试着再次让他离开,将他引向门那边。但他们没有放开那个白发精灵,他们甚至还更紧的握住了他,想要将他拖向另一个方向。而且他们又踩上他的熊皮了!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看着点脚下呢?他再次从那个精灵族守卫的掌控下扭身出来。他在瞬间就生气了。盛怒,甚至是。

“如果你们没有挡着我的路我早就已经进去了!”他尖刻的说。“而我已经说了。让他走!就现在!”

“但王子殿下……”他们中一人反对道。

“你是聋子还是蠢货?!”Loki猛地打断了他。“让他走!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抓着白发精灵的守卫们互相递了个眼色,但最终还是放开了他。他从他们身边移开了,小心的没有踩到那张熊皮,然后朝他们送去一个刻薄的假笑。

“他是个小偷,王子——”

Loki无视了那些词,小心的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他是那个在我被一头凶残的猛兽袭击的时候救助于我的人。他陪同我保证我的安全并且有紧急要事需要告诉我的叔叔。而现在你们在这拖累着我们,还几乎毁了我的战利品!”

于是那些守卫们终于从那张熊皮上移开了脚。那白发的精灵将它从地上挖了出来,又甩到了肩上。

“别再像一群蠢货一样,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命令你们不会再动我的同伴一根指头,”他不停的对着他们狠狠的皱着眉头,虽然他知道那大概不像他叔叔的怒视一样令人心惊,但那似乎也挺有效的。他再次提起了那堆绑好的肉然后扫了一眼白发精灵。

“您先请,我的王子,”他说,用手里的小弓弩指了指门。于是Loki转了个身再次走起来。那些守卫没有跟上。

直到那扇巨门在他们身后闭紧后Loki才大大的松了口一直绷着的气。

“那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精灵说。

“我从没有那么做过,”Loki说,他的心跳仍旧过快。

“我可看不出来,”精灵说。“你勇猛而又威严,干得好。”

Loki说不上为什么,但那赞赏立刻就让他平静了下来。

“你真的是个小偷吗?”他接着问。

“不,我只是有次凑巧被抓住了在偷东西,”精灵回答。

“如果你不是小偷,为什么你要偷东西?”

“我告诉你了,洪水造成了太多的损失,我的藏身之所跟我的粮储全都没了。如今不仅仅是野兽捕食艰难了。”

“所以你去偷食物?”

“不,我偷了些工具好重新造些武器,以替换我丢掉的那些。用完之后我就会还回去的。”

“那还不太坏,”Loki决定道,然后引着精灵走向他的住处。他想要在去见他母亲前事先清理一番。他还要让那个精灵看起来更……像样一点。




他们骑着的那些猛兽确实比马匹要好,毕竟它们是某种掠食者。它们有些像狼,但还有些猫科的明显特征,宽头,短尾而圆耳。皮毛是脏脏的白色,眼睛是黄色的像猫一般。即使是在奔跑中,它们也很能顾及背上的骑乘者。Loki打算留一只,就算他知道一艘太空飞船可不是这种大型野兽能呆的地方。那太可惜了,真的。

Hatchet的特制晶尖箭原来跟Stark能造出来的那些能量子弹非常相似。它们在能量模糊的嗡声中发着光,并且在进入猎物体内时裂开来,造成大量的伤害却又不会损坏毛皮。那是个非常巧妙的发明,而且显然是受到能量枪的启发,但Hatchet明显是用魔法而不是技术造出来,因为它们上面发着一层淡紫色的光。Hatchet确实给了他一整桶的箭,附赠一个了然的调笑。

Loki感觉有点念旧,就一点点。和Hatchet一起狩猎勾起了太多回忆,而在那远离城市和一切的几个小时里,他可以忘记。忘记所有他在近几年里失去的。他几乎能勾画出Frey的大厅中的宴席,就在那儿,在他们回去的时候等着他们。想着这些,他并没有生气。他的对Alfheim的回忆是最甜美的。他那时远离着Asgard,远离Odin永远审视着的眼睛。他感觉到一种在Asgard永远无法拥有的畅快。他开怀大笑,开些小玩笑,他能炫耀他的魔法并且因他的天赋而被赞扬。

Thor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是陪着他们一起,但在最近几个世纪里他几乎是完全的停止了前往。他宁愿和Sif还有三勇士一起计划各种旅行,伟大的探险,而不是和Frigga、Loki一起造访Alfheim。那片精灵之地让他无聊至极,而他想要去探索新国度和未知的土地,但并不是说他不能在那些年间的其他时候做这些。Loki猜测那只是一个借口,所以他总是在每年的那个时候生Thor的气。但当他迎上Hatchet的笑脸时,他就忘记了Thor并不想去那儿的事。

现在就跟那时一样。和Hatchet狩猎让他暂时的忘记了那些担忧。那比任何冥想都能更有效的让他思维明净。他很确定他的朋友正是因为如此才拉着他跑出来。

当太阳快要落下的时候他们开始往城市返回,战利品被牢牢绑在鞍上,仍需要掏净内脏并且剥皮。那些猛兽——它们被称为North Cait——小步的慢跑着。

“我得告诉你些事情,Loki,”Hatchet在他们靠近城市边缘的时候说。Loki只是扫了他一眼让他继续下去。“我并不是某天突然决定要来找你,”精灵说完了。

Loki想要放松长叹出声并且笑出来。他就知道!他就知道Hatchet不会保持太久的沉默。他就是知道!但他没有表现出他的释怀;他只是微笑了下然后再次看向Hatchet。

“我在听。”

“啊,你一直都知道,”Hatchet郁闷的咕哝。

“你不是个高明的骗子,”Loki对他说。Hatchet叹了口气,但仍继续说下去。

“我一直呆在九大国度周围,”他说。“期待那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下有人真的会去Midgard附近。但奇迹没有发生,我还是想要呆在附近。所以呃,大概在四年前我做了个奇怪的梦。说是梦,我指的是某人穿过星界找到我然后在我脑子里留了个信息。”

“谁?”

“Frey。”

“我就知道是Frey,”Loki说。

“你早就什么都知道了,我到底干嘛还在说呢?”

“继续说。”

“好吧,所以他没告诉我太多,”Hatchet说。“他说你消失了,要不是自己离开了要不是被强行带走。他说我得去找你,因为你很可能有麻烦了而且他有需要你的地方。他一个字没提关于Asgard和Midgard发生的事。”

“那就是所有?”

“我没法真的转头去联系他询问更多的信息。”

“所以你就动身去找我了?”

“啊,是啊,”Hatchet耸肩。

“跟从Frey的命令不太像你,”Loki评论道。

“我不是因为Frey需要你干什么才开始去找寻你的。我那么做是因为他说你有麻烦了。”

“他当然那么说了,否则你连一根手指都不会抬。”

“你叔叔真是个狡猾的混球。”

“他确实是,”Loki轻笑出声。“几乎难以相信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血缘关系。”那念头立刻就让他清醒过来了。他失去的所有那些东西,让他甚至不能再把Frey称为他的叔叔。他其实挺喜欢Frey,于是那个念头在他嘴里留下了个酸涩的滋味。

“你觉得他需要你干什么?”Hatchet接着问。“我不觉得有什么是他自己解决不了的。为什么他会需要你的帮助?尤其考虑到你不再是——”

“不再是个Asgard的王子了?”Loki接了下去。

“我相信你还是个王子,”Hatchet说。“Odin得公开与你断绝关系并且剥夺你的名号,那才能让你不是王子。而相信我当我这么说,亲爱的Frigga王后在让那事发生之前就会把他剩下的那只眼睛给抠出来了。”

“我不知道,”Loki耸肩。

“相信我这点,”Hatchet说。“但如果这么说能安慰到你的话,基本上要剥夺你Jötunheimr的王子身份是完全不可能的,”他又说。“Laufey死了而所有……嘿,也许你是个待冕王子,Laugey有其他的儿子吗?我是说,比你年长的?”

“我不知道,”Loki回答。

“你得去查查这个,”Hatchet说。

“我没兴趣接手Jötunheimr的王座,”Loki斩钉截铁的说。

“我不是说接手王座,我是说得到九大国度之一的待冕王子头衔的好处,”精灵解释道。“就想想吧,当我们回到九界时你会需要用到所有你能得手的优势。”

“我会想想的,”Loki在长久的停顿后说。他会的,他不得不,他知道。他没有余地说不。如果他想要让事情变得顺利哪怕那么一丁点的话。






第五十四章:千面之神



译者:小火





Tony不知道是该觉得惬意还是反胃,Loki和Hatchet开始对着他们的猎物开膛破肚剥皮了。那是个挺奇异的画面,彻头彻尾的怪异。但Loki也比之前放松了很多。要么是因为Hatchet的陪伴,要么是狩猎本身的作用,又或者两者都有。Tony从没真的想过狩猎和给动物开膛会有让人放松的效果,但他又不是奇怪的外星维京海盗。虽然相比起看到Loki炸毛,他还是更乐意见到给动物剥皮的场面。那是个发泄的出口,Tony知道Loki带着一堆积压已久的暴力倾向,而那绝对能让那些情绪缓解一些。

这样看着Loki是件有些奇怪的事。Tony了解他,在这许久后Tony已经非常的了解他,但现在一些额外的信息在Tony的脑子里翻飞,叫嚣着要他给予关注。他知道Loki都能做些什么,他在地球上就看到了第一现场而他仍旧爱他。Loki在Asgard做的那些事不应改变这个,那没有改变这个,他确实爱他。但Tony也知道回家后一切都将变得比他一开始预计的还要复杂。Loki挺久之前就对他说过,在九大国度,除了牢狱在等着自己外别无其他,但他仍旧不管不顾的同意了要跟Tony呆在一起。那才是重要的,不是吗?他愿意面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只是为了Tony。他愿意以某种方式承担自己犯下的罪。他们还没有对此讨论更多,但他知道Loki一定有些计划。他知道他不会让自己就那么被抓起来。Tony很早前就决定了回地球后要尽力帮他,帮他收拾残局,但那是关于那场入侵的事。Tony对此相当有信心,一旦神盾局和其余的复仇者们知晓了关于他者和疯狂泰坦,还有所有宇宙中那些更大的威胁后,他们就会意识到他们有比Loki更大的麻烦。事实上,如果Loki做的那些事是他们需要面对的星际斗争中最坏的一种,那他们就是非常——非常幸运了。

所以他知道Loki有些计划,而Tony对于重返地球也有自己的打算,但其他的呢?Tony无能为力。那完全就是一堆狗屎,而Tony毫无头绪该如何清理。他甚至不知道这有没有可能被清理干净。这对他们都意味着什么?Odin会再次派Thor去寻回Loki吗?Tony没法对抗Thor,不是在这事上。他不能就把Asgard翻到一边。他对Odin的看法不重要,Loki确实犯下了可怕的罪。也许不是Asgard,但至少Jötunheimr有权力要求伸张正义。但他同样也不能对Loki背过身去,他做不到。他不能就站在一边看着他被拖走,囚禁,再也无法相见,甚至是被处决。那必然也是摆在台面之上的事之一,即使Loki没有提过。

这整件糟心事快把他逼疯了。Loki没有说话,给了他需要的时间和空间,即使这导致了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暂时无线电静默状态。这已经过了一天了,Tony思考了很多,但他仍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希望思绪变得明晰的那一刻能够尽快的击中自己,这样他就能得出正确的答案了。如果一份正确答案真的存在的话。




他没太注意Loki和Hatchet。Tony正好好的想着他的计划,同时为移除飞行舱和修复船只主体做着准备,而另外那两人正忙着处理他们的动物尸体。但当“Laufey”这个名字钻到他耳朵里时,他开始分了些注意力过去。

“他怎么了?”Loki简略的问。

“就是挺奇怪,你知道,”Hatchet耸肩。“让我挺困扰的,这毫无道理。”

“我是个侏儒而他不想要那样的东西当他的继承人。没什么特别复杂的,”Loki说着,语调变得冰冷。Tony不知道为什么Hatchet又要提起这事。

“不,我明白那个,就是……为什么是神殿?”他问。

“什么?”Loki终于放下了小刀看向Hatchet。

“Jotun的魔法掌控者是巫师,你知道的,”Hatchet说。“他们供奉Ymir和他们的先祖。没有信仰他们无法施咒。”

“所以?”Loki示意他继续。Tony停下了手里的活,小心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所以他们的神殿是他们先人的圣堂,”精灵说道,同样也放下了手里的小刀。他再次开口前像是迟疑了下。“如果你想要把什么扔掉,想要摆脱它,为什么不把它留在水沟里呢?从悬崖上扔下去或者留给外面的野兽们。将不想要的东西留在一个神圣的地方,在我看来真是毫无道理,”他最后说道。

Loki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猛地站了起来。“不,”他说。“不,不,不那是……不!”

“Loki……”Hatchet试着叫他。

“不!”Loki再次说,这次更加大声。他踱了几步然后停住了,攒紧了拳头。Tony只能看到他的半张脸,但那足够他认出至少好几种迅速变幻的情绪了。

Tony花了些时间才意识到Hatchet在说什么,暗示什么,而Loki猛然的反应也立刻就能说得通了。相比于Loki告诉他们的一切,那只是整个故事中很小的一部分,很渺小,几乎完全不起眼的部分,但Tony确实记得。Odin说他在最后一战之后,在一间神殿中发现了Laufey丢弃的侏儒。说Loki被留在那等死。

“Loki,我并不是说——”Hatchet试着再次说些什么,但Loki又一次打断了他。

“不,那不是……那不可能,因为那样我就……”Loki又陷入了沉默,而Tony此刻可以看到他的肩膀在快速的升起落下。他甚至在Hatchet看向他这边之前就从工作台的后面走了出来。

“Loki,”他也叫了一声,但他的声音同样没有得回任何回应。Loki又开始说起什么来,这次他的愤怒让他扬起了头。他的语调变得尖刻而狠毒,怒火沾染了他的每个字眼。

“他当然那么说了,当然了!一朝骗子,永世骗子!他会把自己描绘成高尚的英雄,怜悯于可怜的被遗弃的孩童,把他从残忍的霜巨人父亲手中救出来!他当然会那么说了!用些关于怪物Jotun的故事把我养大还远远不够,不,他得将一切推过临界点,将最后一根钉子钉死。他得保证我明白他是从什么样的怪物手中救下的我!”他啐出最后的句子,那狠毒的语调甚至是Tony都鲜少听他用过。Hatchet又看向了Tony,他的眉毛停在介于惊讶的提起和试图谨慎的皱起之间,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哦,当然了,他也许跟Loki做了很久的朋友,但他从没有见过他这样暴怒过。他也许对他有着几百年的认知,但他从没见过这个Loki。幸运的是(或者不幸的是),Tony有过。他得以更早的认识这个Loki。

“过去的已成定局,”Tony说。他的声音平稳,但他知道Loki不会立刻就冷静下来,于是他没要求他去尝试冷静。“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做到什么地步。别让这事再抓住你。”

“这不仅是关于他!”Loki大声打断道。他的面容愤怒而忧伤,整个身子绷紧得像是有无尽的重量再次压到了肩上一般。“如果……他没有,如果Laufey不曾——”

Loki狂怒的双眼中清晰的印着满含的泪光,而他的双手则轻微的颤抖着。Tony意识到这正在慢慢的失去控制。Loki真真实实的在失去控制。他立刻就行动了,直直朝他走过去,即使那个神族的身子仍封闭着被怒火包围。

“不,别,”Loki在Tony走近到能碰触的范围内时猛地离远了,但没错,不,他必须要做些什么。于是他伸出了手,一只放在Loki的脑后,另一只在他的颈背上,只是让他们靠近着,额头相抵。Loki僵硬起来并且再次移动了,他挣动着离开,但Tony紧紧的抓着他,不让他退后丝毫。如果他真的想的话他大可以挣开,但他大概会在那过程中伤到Tony。

“就跟我一起呼吸,”Tony平静的说。“我只请求这个,就跟我一起呼吸。”

Loki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肩头,那绝对会留下淤青,但Tony控制住了自己的瑟缩,没有移动分毫。Loki的呼吸快而凌乱,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才得以去尝试跟上Tony更为平稳的节奏。第一下缓慢的吸入摇晃而破碎,Loki整个身子都随之颤抖,而呼出的过程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那是愤怒,Tony知道,那种令人心智麻木的愤怒,推动着让你爆发让你将一切都折毁,让你徒劳的想要甩脱那些威胁着要将你从内撕开的感觉。Tony什么都没说,而Hatchet也聪明得保持着沉默。

当Loki的呼吸慢下来些许后他又开始说话了。仍是愤怒的,但某些其他的情绪此刻已经占据了主导,让他的声音放轻了些,语调也不再那么尖刻。

“我杀了他,”他说。“而也许他……他甚至不曾……”

“这是……”Tony开口道,但他又陷入了沉默。他不能说这不是Loki的错。“你不可能知道这个,”他最后说。

“我应该意识到的,”Loki说。

“现在这不会改变任何事,”他说。也许这样说听起来残酷,但这是事实。相比于友善的腔调,Loki永远更需要事实。“你仍然不知道真相。你对真实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而死去的人不关心。”

那是Loki教会他的众多事情中的一个,也是Tony不得不亲身领悟的一课。Loki不能跌回到无尽盘旋的憎恶,愤怒和愧疚中去。他如今能够将自己从中拉出来已是某种奇迹。如果任由他的黑暗本能再次吞噬掉他,能否还会有出路就很难说了。

Loki的身体缓慢的放松下来了。并不完全,但现在已是足够了。Tony动了动,将一只胳膊环上Loki的背,好替他分担些重量。Loki默许了他。

“我恨他,”Loki说。他的声音很轻,有些破碎,但很平稳,而Tony知道他不再是谈论着Laufey。

“那没什么,”Tony说。如果Loki能将他的怒火集中在某个确实活该的人身上,而不是对所有事所有人都发怒,Tony就能把它算作胜利了。他过去的几年间都做得挺好的。他也能挺过这一次。

当Loki过了很久后往后抽身的时候,他没有阻止。

“我把血沾了你一身,”Loki说。对了,动物血,Tony耸肩,那不重要。

Hatchet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一语不发的沉思着。他的胳膊在胸前交叉,脸色严峻而坚定。一丝狠毒的怒火在他的眼中闪过,Tony仅仅捕捉到了片刻。

“我来收拾好这里,”精灵说道,对着那堆皮毛和猎物剩余的部分做了个收拾。愤怒从他眼中褪去,而他脸上的严峻也消失了。他看上去几乎就像往常一样雀跃,但Tony明白并不是那样。“就快去清理好自己,”他说着回身坐了下去,拾起他的小刀。

“不会花太久,”Loki说。

“不着急,我的王子,”Hatchet对他说。“我哪儿都不会去。”他并不只是指的现在,那即使是对Tony来说都显然太够了。但他没有对此发表任何评论,他一个字都没说,直到他们离货仓很远了。

“好些了?”他于是问,

“不,”Loki说。“但是我不会摔成碎片了,如果这就是你想问的。你不用担心我的噢如此娇弱的神智。”

Tony伸出手碰触他的胳膊。“我不会丢下你的,”他说。“我不能……我不想。这……这不太容易,让我自己去思考那个,思考那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拒绝放开你,罔顾一切,但我就是不能。也许是因为我太他妈容易就会落得跟你一个下场。如果Pepper和Rhodey没有注意到的话,如果Obie没有试图杀我……”

Loki终于转过了身。

“你不会的,”他说。“你比那好太多。”

“你能够变得更好,你已经证明过了。”

“我能变得更好,而我也能变得坏得多,那不会有什么改变,那永远不会改变。别忘记那个。”Loki说。“我们很相似,但我不会变成你,就像你不会变得跟我一样。”

“那不太坏,”Tony说。“我们不需要变得一样。”

“但我们的差异是否太过巨大?”Loki回问道。

“不,”Tony摇了摇头。“我不认为……至少我希望没有,”他退缩了,因为他对这些仍旧不够自信。“你有计划吗?”他转而问道。

“关于?”

“我们回去后你要怎么办,”Tony说。“我知道你不会就让Asgard把你抓走然后给你定罪,所以我想知道你在计划什么。”

“不,你想要知道我是打算施伎躲避罪罚,还是准备诚实的纠正一些错处。”

Tony没法反驳,那确实就是他想要知道的。“所以是哪个?”

“两者皆是,”Loki简单的说。“这不该让你惊讶。”

Tony摇着头喷出了个小小的笑来。

“不,我真的不惊讶,”他说。“但你打算告诉我吗?你确切的计划?”

“当然,”Loki回答。“我将不对你保有秘密,如果那是你所期望的。”




修复舰船花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一般来说,Tony会对花费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感到厌烦,但他不想要陌生人围在旁边。如果不是Drongo和Loki(还有时不时出现的Hatchet)都见鬼的强壮的话,他就得被迫雇些陌生人了。他知道,理论上说,他们都有着超越人类水准的力量,但这仍旧是个让人惊叹的画面。Drongo在做些扛举重物的活时看上去并不算太奇怪,因为他身形巨大,但Loki和Hatchet就不一样了,他们看起来真的挺诡异,尤其是Hatchet。好吧,他不像Loki一样强壮,但那仍旧让人印象深刻。

当他们忙着修理的时候,Tony有时能够将他对未来的担忧塞回到思绪后面去,但不总是这样。这就像是他和Loki回到了他们关系的最初时一样。那些长久以来变得舒适而熟悉的东西再次变得有些不确定了。他们的睡眠习惯回到了正常的状态,但除此之外没太多其他的。他一次又一次的指责起自己,因为事情没有任何改变。Loki没有就因为坦白了关于过去的事实而改变,只不过是Tony对他的看法转变了些。即使那并不是个巨大的转变。所以没错了,他跟自己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应该就让这事过去。他不会离开他,所以他就是需要接受事情原本的样貌然后向前走。说起来比做容易,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Tony脑后的那点不愉快的瘙痒也开始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了。那把在他脑中提醒着他Loki做过的那些事的声音也确实变得轻了。Loki再也不像那样了。是的,可能性将永远在那儿,他将永远都可能做出些大型的事件,或者是好的或者是可怕的。但Tony确实相信如果他再次做出那样毁灭至极的事,他会有他的理由,他会有非常棒的理由。

总的来说,事情有些许的紧绷,但一切都在往再次变得完美的方向发展。他们就是需要点时间。

Tony早该知道有些事是命中注定该发生的,因为每当他们有了几天的平静之后某些事就会发生。这次发生的就是Hatchet在一个午后半身都是血的走了进来。

“喔哦,糟!”Juyu惊呼起来,她是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Bee和Drongo转过了身而Tony也闻声从工作台前抬起了头。Loki片刻就站了起来穿过了货仓。

“你受伤了?”他问他。

“我会活下去,”Hatchet轻巧的说,往里又走近了些,远离开门口。

“这是你的血?”Loki接着问。

“大部分是,”精灵回答道。

“你的肩膀处在一个非常奇怪的角度,”Juyu颇有些帮助的指出。

“是啊,脱臼这事很可能跟这有点关系,”Hatchet回道。

“别咬了你的舌头,”Loki警告道。接着在Hatchet甚至能移动或是抗议之前,他就抓住了他的手臂飞速的将肩膀推回了原位。Hatchet痛得大喊出声,同时诅咒着,很多。Tony只听到最后的几句。最初的几句话就是一堆混乱的愤怒之词。

“……你这可悲操蛋的狗娘养的!啊操!!我现在恨透你了!”

Loki对Hatchet的长篇大论无动于衷。“发生了什么?”他转而问道。

“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Hatchet说着微微的转动了下肩膀,痛得发出了几个嘶声,很快就放弃了移动它。

“这跟在酒馆里的斗殴有关系吗?”Loki问。

“没有……就一点……好吧,很多。”

“他们跟踪你了吗?”

“没有。”

“你确定?”

“是的,我他妈的很确定,Loki。你觉得我是什么见鬼的白痴吗?”

“唔,从你现在的样子来看,”Loki说着伸手抓住了精灵的下巴,将他的头转到一边,观察他太阳穴上血淋淋的伤口。“如果你惹上了麻烦,你现在就马上告诉我,”他命令道。“你知道你该——”

“别对我说教,小子!”Hatchet大声打断,从Loki的掌控中挣脱开来。Loki咬紧了下颌,但有段时间没有说话,只是严肃的看着对方。

“你知道厨房在哪,”他然后说。“去把你自己弄干净。”

Hatchet就只是喷了口气,擦掉了鼻子下的血没有争论。他走了几步后就变得更为顺从而不是恼怒了。

“好吧……”Tony等到他走后开口道,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觉得他能说的一切都挺明显的。

“他以前在Alfheim的时候不会像这样惹上这么多麻烦,”Loki说着深深皱起了眉。

“也许他现在也没惹上很多的麻烦,这就只是个坏时机罢了,”Juyu说。

“不,酒馆的那个侍女显然指出了他有多经常卷入到斗殴中,”Tony说。

“他不怎么善于管住自己的舌头,”Drongo继续道。那解释了很多,他们都同意这一点。

“不,不仅仅是那个,”Loki摇了摇头。“大城市对他来说毫无益处。他不善于跟人群长期相处。那让他……神经紧张。”

“好吧。而万一Hatchet对偷溜进这里不太在行的话,我们最好还是小心些,”Tony决定道。他真的希望那个精灵卷进的不论什么麻烦都没有尾随他到这儿来。“Juyu,关闭舱门,”他说道。“我们最好还是低调行事,反正外围已经修理完了。”没人反对。

Loki脸上仍然挂着那个不开心的皱眉,Tony真的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他个人倒是期盼这种事情能更早就发生。

“好吧,我也许是错的,”Juyu的声音从门边传来。“但我觉得外面那儿有一堆Hatchet的东西。”

Loki转过了身看向他,而哦操啊,他就知道这会发生,他就是知道。Loki的神色意味着他想要问他一些问题,而那问题是什么简直操蛋的明显。尽管Tony仍旧不喜欢那个小混蛋,但他真的不想看到这事引向他猜会引向的地方。

“他是个比你更糟糕的麻烦磁铁,”Tony说。

“并不总是这样,”Loki说。“他就是在这过了艰难的几个月。”

“我不信任他,”Tony说。“我知道你信任,但……操,好吧,就把他的东西暂时先带进来,”他退缩了。“你可以和其他人讨论下这个小状况,”他对Loki说。“而我会亲自去跟他聊几句。然后我们再说。”

Loki张开了嘴,但Tony没给他抗议的机会。“这段谈话早就该来了,”他说。

“好吧,”Loki勉强同意道。




Hatchet从水池里抬起头来,Tony正走进房中,但他片刻后就又低下头回去清理面庞了。血粘在他的白发和苍白的皮肤上显得非常明显,而现在由于大部分的血迹都被清理掉,他的伤口和淤青也显得更加的引人注目。就简单说吧,他看起来糟糕透了。疲倦至极而又糟糕透顶。

“我会想要请求你让我跟你们一起走,”Hatchet沉默了一阵后说道。

“所以你会吗?”Tony应道。

“什么?”

“请求我。”

Hatchet气呼呼的喷了口气,将用来清理的布重又扔回水池,然后才转过身。他瞪着随意的一点盯了一会儿,然后终于对视上Tony的眼睛。

“求你,让我跟你们一起走,”他说。

“那比我料想的还要礼貌。”

“傲慢和自大从来不是我的缺点之一,”Hatchet回答。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Tony说。“别试图对我胡说八道。我们都知道请示我只不过是个流程,因为Loki不想把你留在这里。所以我不喜欢你这点并不重要,我不能就对他说不。我不能要他丢弃朋友。”

Tony没法对他要求那个。他不知道当他要Loki拒绝Hatchet的时候,他是否甚至愿意去那么做。如果他们留Hatchet在这儿Loki会生气,不满,或是更糟。他会想着他的朋友是不是还活着,又或者是陈尸于哪个水沟里就因为他的大嘴巴把他卷进了无法收拾的麻烦中。那太他妈气人了,但Tony不喜欢他这事并不重要。见鬼,如果他们把他留在这,连Tony都会想着这个混蛋是死是活。

Hatchet对Loki是忠诚的。不仅仅是普通程度的忠诚,那根本是到了被标记的鸭宝宝程度的忠诚。那真的非常诡异,但话说回来,Hatchet整个人都是诡异的。Tony几乎可以确定,如果他告诉Hatchet就滚得远远的,对方也会找个办法偷溜回来然后藏着直到他们起飞。他没法甩开他而Loki不想要甩开他。Tony就期盼着也许那精灵想要留下来,因为他看起来在这儿还有些生意在做着,但好耶,不走运。这基本上就已成定局了,而Tony唯一能做的就是来收集些见鬼的信息。

“那看起来挺公平的,”Hatchet说。“我保留回答的权利,但我不会回以谎言。”

Tony不会再得到更好的条件了,于是他继续下去。

“你知道在九大国度有什么在等着Loki,”他说。“但还是想要站在他身边?”

“啊,多特别啊,”Hatchet惬意到。“我自己都想问你同样的问题,”他给出了一个小而挑衅的笑容。“但我的回答是,唔……让我们就这样说吧,如果在他不得不领军进行那场入侵的时候我还在他身边,你跟我就也会有一段敌对的历史了。”

“同甘共苦?为什么?”Tony问。他从那回答中得到的比他预计的还多。

“他值得,”Hatchet简单的回答。“他引领我跟从,”他继续道。“他看起来决定暂时跟从你的指引,所以我亦会如此。”

“但你不喜欢这样,”Tony说。“因为你不喜欢我。”

“为什么,Stark大师,我觉得这种感情完全是相互的,不是吗?”

“我不喜欢你,因为你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去信任你,还因为你真的很烦人,”Tony说。“你的问题是什么?是因为Loki,对吗?你觉得我不够好配不上他还是什么?”

“噢,不是针对个人,”Hatchet耸肩。“我不觉得有任何人能配得上他。”

“你知道,我仍旧搞不懂你们两之间的这种……奇怪的,亲密的,保护性的友情之类的东西。所以你何不告诉我,至今我见到的这些是否就真的是你们之间曾有的全部。”

Hatchet真切的大笑出声了。“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的,”他说。“但我想我会对你诚实的,你已经值得这么多了。我是什么感觉?这就是你在问的,是吗?这是爱吗?是的。仰慕?是的,甚至是这个。被吸引?不。那样想着一个我当初遇到的小男孩太令人困扰了,甚至是令人反感,你不觉得吗?我会说我们的关系更倾向于‘兄弟’,但那个头衔只属于Thor。”

“Loki如今恨着Thor,”Tony指出来。Hatchet又喷出了个笑。

“是的,但他还是爱他,就像他仍然爱着Odin,即使他同时也恨着他们,而如果他否认的话;他就是在说谎。”

“所以你不喜欢我,但不是因为你对Loki有意思。所以又是为什么?我知道你有个真正的理由。”

Hatchet陷入了沉默,看起来像是在思索他的回答。那让Tony有点不舒服。他愿意承认说他并不那么了解Hatchet,但如果对方如此认真于回答这个问题,那么他的理由就不是什么Tony能够轻易推翻的小气而可笑的东西。而没错操蛋的见鬼了,也许他不想要Loki烦人的BFF(死党一辈子)恨他到骨子里,但那又如何?这是为了Loki又不是为了那愚蠢的精灵。

“Loki的爱很深沉,”Hatchet开始说道。“一旦他让谁进驻了他的心,没有任何事能将他们从那儿剥离。他的感情永远汹涌而不移。他倾尽所有去爱。有时当我看向他时我觉得他就是纯粹的情感。一旦我这么想了,我就意识到我并不惊讶于发生过的那些事,因为如果他对爱,奉献和忠诚的感受是如此之深,那他对背叛,嫉妒和心碎的感受也就会同样深刻。”

他说的话对Tony来说不是什么新闻。他非常明白这个。从Hatchet的口中听到这些进一步证明了他是真的了解Loki,而不只是对方戴上的众多面具之一。

“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Tony问。

“我在说他爱你,”Hatchet说。“爱你胜过于任何我曾见他爱过的时刻。我在说你已经如此之深的扎根于他的心底,深得你将永远都不会从那儿消失。就算你伤害他或是背叛他或是离开他,他也不会停止爱你。”

“我不会离开他,”Tony稳稳的说。“而我见鬼的肯定不会背叛他。”

“你始终会离开,”他抢在Tony能反驳之前继续道。“你是凡人。他不是。你应该已经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他当然知道,但是……

“我能看到你束缚住了他,你能仅仅靠着出现在那儿就给他的愤怒划上句点,就像一盏指引他离开黑暗的灯塔。你让他快乐。我很高兴你可以,别以为我不为之欣喜。但几十年后又如何呢?一百年?一千年?我仍会跟随于后,不论他变得如何,但我实在不期待于那些没有你的年月。”

Tony无声的站在厨房中,Hatchet的话语在他脑中奔窜着。他对未来思考得如此之多,但从来没到过那么遥远,远过他凡人的生命极限。

他清了清喉咙,然后暂时停下了思绪的火车。

“是啊,嗯……你可以跟来,”他恍惚的说。“我们一两天后就启程。”

“我明白了,谢谢,”Hatchet说着微微欠身行了个礼。然后他转身重又对着水槽继续清理,没再说一个字。




作者的话:

平均寿命:

Loki:Jotun,霜巨人,约5000年
Hatchet:Ljósálfar faeling,近乎永生
Juyu和Bee:平均Skrull寿命,约210年
Drongo:平均Grey Sakaaran寿命,约200年
Tony:平均人类寿命,约70~80年

我会在接下来的章节中分享更多的数据(身高,现年龄等等)。

评论
热度(50)
  1. 安达提卡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