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五十五、五十六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五十五章:童话故事



译者:逆流


校对:小云





当Stark告诉他——虽然态度不怎麽情愿——他不介意Hatchet跟他们一起走时,Loki吻了他。他以前从未如此坦率地向他的情人表示爱意,但Stark是特别的,让他自然而然就这麽做了。当他们双唇相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亲吻过这个男人了。於是他把人类压到墙上,几乎是不顾一切地紧抓着他,贪婪地索求他的唇舌。Stark任由他这麽做。他带着一如既往的热切回吻,搂着Loki,将他拉入怀中。他们直到彼此都喘不过气时才停下,但Loki站在原地,并未後退。他感到内心最後一丝悬而不定的担忧终於得以放下,此刻他们是如此亲近。虽然Stark已经说过爱他,而且也不会离他而去,但话语和行为不是同一回事。现在他可以借由肢体接触去感觉。这是真切具体的证明。

「我不想放开你。」Loki低声说。

「那就别放开。」Stark回应。

Loki知道他们最终会没事的,在此之前他就知道,但现在他可以真心相信这一点。

由於他们已经把来Sarka要处理的事都做得差不多了,所以Hatchet把身上全部的当地货币都拿出来,叫他们去买些需要的物品,因为这些货币无法在别的星球上使用。於是Loki按照他之前的计划,带Stark去第十区。Stark就如他所预料的一样,对於能见识到更多新科技感到兴奋。他那孩童般的热情和喜悦有种奇特的魅力,Loki发现自己有几次都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他们还买了一些无论去到何地都依然保有价值的物品,大部份是宝石。这是Loki的主意。就算它们不需要用於交易,Loki也可以用它们来练习魔法,不管怎样都能派上用场。只不过Stark对於又要用Hatchet的钱而有点不高兴,但Loki叫他把这当成Hatchet对他们回家之旅所做的贡献,Stark很快就被说服了。之後他们并未在这个星球多做停留,因为众人都很想赶快远离城市里的寒冷和永不停歇的喧嚣。

船上还有两间空的卧舱,Hatchet选了较小的那间。他把所有的随身物品都拖进来後就迅速躺到舱内的单人床上沈沈睡去。他睡了整整两天。等他醒来走到货舱跟其他人会合时,他们已经在太空中了。他看起来已经没那麽苍白,大部份的伤口也都变成浅色的瘀青。

他信守承诺,没有一直去烦Stark,但这意味着他一直在烦Juyu和Drongo。Drongo依然像座由冷静和沈着构成的坚固堡垒。Loki不用想就知道Hatchet一定会把这视为一项挑战。Juyu已经放话说要开始朝Hatchet的头部丢掷利器。而Bee似乎不可思议地被他逗乐了。她看着他的眼神好像觉得他是只奇特的动物,有时候很烦人,但整体来说还是颇有娱乐效果的。

几天之後Hatchet才再次提起Loki的继承权。Loki没想到精灵能忍这麽久,他总是一直刺探追问那些他不该提起的事。这次他问Loki知不知道他的生母是谁,Loki当然不知道。然後他提出一个想法,认为是Loki的生母把他藏在神殿里的。他觉得这个人选比恶名昭彰的冷血Laufey王要合理。Loki不想去思考这件事,他不愿再次去探究这件事的可能性。这会把他逼疯的。

「我一直提这件事不是为了伤害你。」Hatchet说道。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坚定严肃。Loki有时候真讨厌他严肃的样子。不知为何这仍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小孩。

「我是要让你不再感到伤痛。」他说。

「一直戳弄伤口并不会加速它的愈合。」Loki告诉他。

「如果它需要先清理消毒的话,这才是正确的做法。」Hatchet反驳,「如果你只是包扎完後就放着不管的话,你的血肉会腐烂,然後被它吞噬。」

「那你有话就直说吧。」Loki说道。最好早点把这事做个了结。

「我知道你觉得真相是个沈重的负荷。」Hatchet开口,「但它可以不只如此。是你的想法决定了它是什麽,而你可以把它变为盔甲或是一把利刃。如果你只把它当作负担的话,那它就只会伤害你,其他人也可以伤害到你。这是项可以利用的资产。你绝不能以自己为耻,我的王子。」

「但我有很多理由感到羞耻。」Loki低声说。

「这不代表你不能有尊严地面对那些错误。」Hatchet对他说,「永远都要抬头挺胸,别忘了你是谁,也别忘了你的身份,一刻也不行,因为其他人可不会遗忘。」

「我从未遗忘,相信我。」Loki争论着,双手交叉在胸前。

「不,你从未遗忘其他人对你的看法。如果你给他们定义你身份的权力,那你就属於他们,而不是属於自己。他们就像是镣铐和枷锁,让你无法呼吸。」

「你听起来又像个妖精一样了。」Loki说,对此Hatchet笑得明亮又灿烂。

「而我永远不会以此为耻。」他高声说。「从血缘来说你是个Jotun,但从养育方式来说你是个Aesir。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吧。因为我绝对不会让你忘了这一点。」

Loki看不出有争论的必要,因为Hatchet比他固执得多。

「好吧,我有义务先警告你一下。」Hatchet再度开口,「我接下来要拥抱你了……别摆出那种表情嘛,我是个热爱肢体接触的人。你总要时不时地纵容我一下吧。」

然後他真的把Loki拉入怀里紧紧抱住,并在Loki无奈叹气时放声大笑。




Loki溜进Thor的房间内拿了几件衣物,因为他虽然并不矮小,但精灵仍然穿不下他的衣服。幸好Thor目前不在房间里,不然得花上许多时间解释为何Loki身上全是血污。他希望在自己选择的时机展示那件熊皮丶诉说它的来历。

当他回到自己房间时,看到精灵站在窗旁,跟他离开时一样。

「Thor几乎跟你一样高,所以这些你穿起来应该会合身。」他边说边把门关上。

「我不该久留。」精灵说道。

「至少等你把洪水造成的灾情告诉我舅舅後再走。」Loki说,「而你去见他时不能穿着沾满血污的衣服,他是这里的王。你可以用我专属的浴室,就在那里。」他补上一句。精灵对Loki从Thor那里拿来的衣物投以半信半疑的目光,然後低头看着自己破旧的皮衣。

「我想你说得对。」他表示同意。「那件毛皮应该在妥善包裹後放入冰内,之後再进行解冻并清除残留的血肉。那些肉块如果没冻起来的话就该风乾处理,以免腐烂。」

「这就交给我吧。」Loki提议,「你先去把自己弄乾净。」

精灵犹豫了一会後点点头,带着乾净的衣物往浴室走去。

当他带着熊皮现身时,宫廷的制革师非常热心地提供帮助。他说这是个好猎物,也对他剥皮的方式赞赏有加。他对Loki说,如果他有意一起完成毛皮的最後处理工作的话,可以稍後再来,Loki欣然同意。制革师满意地向他点点头。Loki已经知道如果他愿意靠自己的力量做事的话,精灵们就会对他另眼相待。随後他把肉拿到厨房,并严格嘱咐它必须受到妥善保存,因为这是客人的物品。

当他回到自己房间时,精灵已经打理好并坐在窗台上。他看起来没那麽邋遢可疑了,他的头发变得更白,当阳光洒在上头时,看起来就跟刚落下的雪一样亮眼。这看起来仍有点奇怪。或许他是来自某个遥远的Ljósálfar族,所以他看起来才那麽与众不同。他想要问,但又不确定精灵是否会回答。

Loki仔细地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洗得乾乾净净,因为他已经受够全身都是尘土和乾掉的血。

「如果你还坚持我必须把事情告诉你舅舅的话,我们现在就该去见他了。」当Loki穿戴整齐回到房内後,精灵对他说。

「你在急什麽?我以为洪水冲走了你全部的家当。」Loki说。「反正住在森林里也没多舒适吧。」

「至少比住在城市好。」他说。

「大部份的精灵都喜欢跟同类住在一起。」

「我跟大部份的精灵不同。」精灵回应。

「是的,我注意到了。」Loki告诉他。「你一直都住在森林里吗?你在那里长大的?你说过你没有家人,但你不可能从小就完全独自一人吧。」

「你问题真多。」精灵说。

「我生性好奇。」Loki告诉他。精灵露出微笑。

「没错,我在森林里长大。」他说道。「而我确实也不是一直都独自一人。」

Loki眯起眼睛。「你是被狼养大的吗?那就能解释很多事情了。」精灵仰头大笑。

「不是,但也相当接近了。」他说。「你能保守秘密吗?」他问道,他蓝紫色的眼睛闪着顽皮的光芒。Loki在靠近窗户旁的床边坐下。

「当然可以。」他立刻点头。

「妖精。」他说。

「什麽?」

「我跟妖精住在一起。」

Loki睁大了眼。「可是……可是……妖精既邪恶又残忍,他们会让你受焚身之苦,还会偷走你的牙齿!」

精灵翻了个白眼。「别傻了,孩子。」他说,「只有一些森林妖灵会这麽做。」

「噢,那可真是……令人安心……呃,等等……你是……你是妖精吗?」

那白发男人轻笑几声,看着Loki,调皮的光芒又回到他眼里。「不,我是个精灵……至少大部份是。」

Loki仍直直地盯着他看。他从未见过妖精,也许他们长得跟精灵很像,或者是拥有改变外貌的能力,他无从知晓。他说他是个精灵,但妖精时常说谎,他可能是在骗他。

男人看了他一会儿後叹了口气。

「我不会偷你牙齿的。」他说。

「我相信你。」Loki立刻回应,或许有点太快了。

「我不是真的妖精。」男人说,「你可以冷静下来了。」

「我怎麽能肯定?虽然你看起来没有翅膀……呃,还是你有?」

男人叹了口气。「唉,你们这些Aesir啊。」他说,「并不是所有妖精都是仙子的。山怪和地精也没有翅膀。妖精的种类多如天上繁星,不只是有妖灵丶仙子和仙精而已。」

「看来你对妖精所知甚多,那你能告诉我关於他们的事吗?我以为妖精和精灵处不来,所以如果你真是个精灵,他们为何会跟你待在一起?」

男人盯着他看了片刻,正打算开口回应时,Loki卧室的门突然打开,Thor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弟弟,你回来了!」他喊道,「我一直在找你。整个宫廷的人都在找你。」

「我去了森林一趟。」Loki告诉他。

「你知道你不该独自前往的吧?」

「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的,弟弟。」

「上次你说你没时间『看我采集杂草』。」

「因为那很无聊啊,但我还是会陪你一起去的!你只需要开口跟我说。」Thor反驳。然後他总算注意到房内的精灵。「这是谁?」

「一位朋友。」Loki说。

「我从未见过他。」Thor说。

「因为并不是我所有的朋友你都认识。」Loki说,这当然不是真的。Thor双手抱胸,他臂上发达的肌肉因此鼓起。真爱炫耀。

「那传言是真的了?」Thor说,「你回来的时候真的浑身是血。你受伤了吗?」

Thor愚蠢的姿势稍微改变了,他的声音里带着真诚的关心,Loki感到自己的怒气逐渐平息。

「我没事,Thor。我们杀了攻击我的野兽。」

「什麽样的野兽?」Thor立刻问道。

「一头巨大的黑熊。」Loki说,「至少有八英尺高。」

「这麽大只的熊不会跑到山脚下的。」Thor争论。

「这只就这麽做了,它的毛皮目前在宫廷制革师手上。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等处理好後我再把它拿给你看。」

「息怒,弟弟,我当然相信你。那快告诉我你怎麽杀掉那头野兽的,一定是个精彩的故事吧。」Thor催促着,嘴角勾起,笑容灿烂。如果这举动是别人做的话,Loki会认为自己正遭受奚落,但暗自嘲笑他人不是Thor的风格。他如果要嘲笑人的话,会是公开又直接的,就跟他做的每件事一样。

「不,我会在晚餐时告诉你,连同妈妈和舅舅一起。」Loki告诉他。

「你为何不现在就说?我以为你会急着分享你的故事。说嘛,弟弟。这是个值得骄傲的壮举。」

「你说的没错,但我还有别的事要跟我朋友谈。」

「是吗?」Thor问,打量着精灵。「什麽事?」

精灵说这是个秘密,所以Loki不会多言。

「我们在谈关於妖精的事。」他说。

「哦,那些邪恶的小生物啊。我听说如果你动作不够快的话,他们会偷走你的牙齿,还会把你的眼球挖出来。」

「别傻了,Thor。」Loki说,「只有一些森林妖灵才会偷牙齿。」Loki听到精灵低低笑了几声。

「你有些关於妖精族的精彩故事吗,精灵?」Thor问道。「说来听听吧!」

Loki正准备让他哥哥打消留下来的念头,但精灵抢先一步开口。

「我可没说要讲给你听。」他说。

「什麽?」Thor皱眉看着他。

「我没说要告诉你任何事。」精灵把话说得更直白了些。

「我是Asgard的王子。」Thor话里带着他一贯理所当然的自信,但他眉头仍然皱着。

「我应该要感到印象深刻吗?」精灵回问。

「这代表当我叫你说的时候你就得说。」Thor一本正经地告诉他,眉头皱得更深,表示他真的动怒了。

「他只是要说妖精魔法的事而已。」Loki插话进来,转移他哥的注意,「还有水中幻象。」

这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哦,妖精族的把戏啊?那我不听也罢。如果你有学到对付他们的技巧再跟我说吧,弟弟。我听说西边有几个村民一直受到那些哥布林害虫侵扰。」

「我一定会的,哥哥。」Loki告诉他。Thor点点头後就离去,没有再跟精灵多说一个字,精灵盯着Thor离开的背影,在门关上後仍未移开视线。

「他没那麽糟,我向你保证。」Loki说,「他只是……让人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而且他很担心我。」

他曾听过传闻,有些妖精会对粗鲁无礼的人实施残酷的报复,所以他现在很希望这个精灵是真的精灵而不是某个妖精伪装的。

「祈祷他不会遇到真正的妖精吧,他的傲慢会让他惹上不少麻烦。」

「我会确保他不会惹上麻烦的。」Loki说。「你还会告诉我你怎麽会跟妖精待在一起的吗?还是你已经不想说了?」

「你问的时候很有礼貌。」精灵说,「所以我不介意。」

Loki忍不住露出微笑。这一定会很有意思。Asgard没有妖精,所以他的导师们都没提过。虽然他们教过他怎麽杀掉山怪,但也仅止於此。而另一方面,Alfheim的精灵很忌讳公开谈论妖精,他们说这会招来厄运。Loki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你对一件事物了解得越多,你就越没有理由感到恐惧。目前他只听过一些关於妖精的故事和传闻,但它们都没有提供什麽明确资讯,不过现在他有机会能更深入了解他们一些。然後他想起了某件事。

「这是你没有名字的原因吗?」他问道。那个男人丶精灵丶妖精,不管他真正身份是什麽,扬起他的眉毛。「如果你知道一个妖精的名字,你就能抓住他。这是真的吗?」

「聪明的小子。」男人咧嘴笑道。

「所以你有名字,只是你不愿意告诉我。」Loki作出结论。

「不是的。」精灵摇摇头。「就算我真有个名字,我自己也不知道。」他说,「它早已佚失,或许从未存在过。」

Loki坐回床上听着。

「我的母亲,至少我认为她是我母亲。」精灵开口,「我记得她的嗓音,也记得她带着我一起走在野狼林里,我记不起来她的样貌,而且我觉得自己那时还太年幼,记不住她的名字,就连她呼唤我的方式我都早已遗忘。」

精灵再次转头看着窗外。「我记得她流的血。」他接着说,「记得它是如何将草地染得猩红,也记得白天变为夜晚,然後又无声无息地变为白天。我记得当夕阳再度西下时,缕缕光芒点亮了一条小径,也记得随之而来的笑声。我记得一群长相奇特的人在一棵高大的橡树旁跳舞,也记得他们争论着是该喂养我还是把我淹死在小溪里。」

「为何他们没有淹死你?」Loki问,他的声音像耳语一样轻。

「几位长者认为夺去一条无辜孩童的生命会为他们带来不幸,於是他们决定抚养我。他们在我身上施展他们的魔法,并且让我远离精灵的城市,以免我像个粗心的孩子般泄漏他们的秘密。」

「他们从来没有为你命名?」Loki问道。精灵转头看着他。

「妖精把真名看得比矮人对黄金还紧。他们说我的真名已经佚失简直是再幸运不过的事,因为我不用担心它会被人知道。」

「他们一定得给你起个称呼吧。」Loki继续问道。

「大部份的妖精都用昵称作为名字。」精灵说,「只愿意对极少数特定人透露真名,所以没人知道我的真名也不足为奇。他们有些叫我『男孩』或『小伙子』,但大部份都叫我『精灵小子』。」

「我不会叫你『精灵小子』。」Loki皱起了鼻子。

「在这些精灵之中,这麽叫确实很奇怪。」男人表示同意。

「所以你真的是个精灵?」Loki问。

「我出生时确实是一个精灵,但我跟他们不一样,而他们也知道这点。」

「他们看得出来?是这个意思吗?你头发和眼睛都跟他们不同,是妖精的缘故吗?是妖精魔法造成的吗?」Loki问道。

「你比我想得还聪明。」男人轻笑。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夸智商高了,多来几次他也不反对。

「所以我该如何称呼你?」

精灵耸肩。「随你高兴。」他说。

看来他必须想个昵称。Loki皱眉,环视四周。他可以精灵族的命名方式想个名字,但这不合适,因为这个精灵是不同的,他的名字不能跟其他精灵一样。他跟一般精灵完全相异。他用的甚至是钢弩而不是长弓。老实说,Loki实在无法想像他使用优雅的长弓或是长剑等精灵常用武器。钢弩和矛很适合他,流星锤也很适合,也许是斧头或短柄斧*。没错,轻巧又致命,擅於劈砍。绝对是把短柄斧。



「我的妈呀,他是你的神仙教父。」在听完Loki所说关於为何Hatchet有个那麽不像精灵的名字的故事後,Stark惊呼。

「我的什麽?」Loki皱眉。

「原来如此!」Stark继续说着,没有回答Loki的问题。「我确实觉得你们两个之间有点挚友的感觉,但好像又不只如此,我就是不知道该怎麽形容这种关系。我知道你们之间不只是友情而已。Hatchet对此不愿多谈,但他确实有说他在你小时候就认识你了。所以一开始我以为你们大概是亲戚之类的,但你们相处的样子又不太像兄弟。我简直快被搞疯,现在总算有个完美的解释了。」

「看在理智的份上,你到底在碎碎念什麽?」Loki问,「而且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都不是我父亲,别搞笑了。」

「不不不,相信我,我指的不是父亲,他简直是有史以来最糟的父亲形象了。我说的是神仙教父。」

Loki皱着眉,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他认为Stark已经疯了。

「这是什麽意思?」他怀疑地问。「而且他不是仙子。他是精灵,只是碰巧有点妖精的特质。」

「都差不多啦。」Stark说。

「我认为你这段话是真的有重点的,可以说出来了吗?」

「没错,我们地球上有些故事,通常是说给小孩听的……童话故事*。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故事有时候还真的会有仙子在里面。想不到吧?然後有种角色叫『神仙教母』,她会帮助公主……参加舞会丶遇见真命天子丶保护她不受邪恶怪物攻击和诅咒之类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这样,你懂的。」

「你们中庭人的故事真是愚蠢。」Loki告诉他。「大部份的仙子才不会保护你,他们只会拔掉你的指甲丶啃食你的血肉。」

「这形象真是让我心灵受创,但这不是重点。」Stark咧嘴笑道,「你是位王子,而他是某种精灵仙子。」

「他不是仙子。」

「而且他还比你年长,一开始我以为你俩年纪差不多,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样。这让他对你的保护欲变得没那麽诡异了。」

「跟我们漫长的生命比起来,这其实没什麽差别。」Loki说。Stark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後继续说下去。

「是啊,我懂,一旦你们长大成人後几个世纪对你们来说根本不算什麽,但说真的,他到底比你大多少?」

「他的年龄是我的两倍。」Loki说。Stark吹了声口哨。

「我还以为两千年的岁月会让人成熟一点呢。」他说。Loki忍不住笑了。

「他在妖精群中长大,所以别指望他会成熟稳重,他们生来就是要烦人的。他们真的有为此举办比赛。你该庆幸收养他的是森林妖精而不是哥布林,後者就是些贪婪的小混蛋。」

「我永远无法习惯我们的生活能一下子从太空船跳到仙子魔法。」Stark无奈地说。Loki低声笑了。

「这宇宙既无垠又充满奥秘。」他说,「它有着无数面貌。就算我用一千年的时间去探索,也无法得知它所有的秘密。」

「不过你可以这麽做。」Stark说。

「可以怎麽做?」

「用一千年的时间去探索,抛开那些在九界等着你的破事。」

Loki抬头看着他,眉头紧皱,但是Stark靠在桌边,别开目光不去看Loki。

「我已经说过我会回去。」他说。

「我知道。」Stark点头,「只不过我之前并不知道你回去要面对的是什麽样的处境。」

「但我知道。」Loki说。他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但他仍然下了这个决定。

「是啊,只不过现在看来,为了几年时光去面对那麽多麻烦不太划算啊。」

Loki本来躺在床上,听到这句话他立刻起身。

「你在说什麽?」他问道。

Stark揉着脖子,叹了口气後回答。

「在我离开之後,你仍要应付许多麻烦。」

「这是什麽意思?」他在说什麽?离开,他为何要……「我以为你说过……」他深吸一口气後才再次开口。

「你说过不会……」

「不是!」当Stark意识到Loki要说什麽时,他立刻出声反驳。看他反驳得那麽激烈也让Loki内心翻腾的情感平静下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Stark说,「只是,你也知道……我是凡人。」

「喔。」Loki的确不愿去想这一点,至少不愿时常去想。

「这其实没什麽关系,毕竟我们俩都心知肚明。」Stark说,「我只是觉得,你为了跟我回地球,让自己惹上这麽多麻烦,而我却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认真算起来,我大概还能活个几十年……吧。」

「我以为你希望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确实希望。」Stark说,「我当然希望。只是我无法不去想之後会发生什麽事。我是说,你现在调适得还不错。我只是希望没有我你也能好好的。」

他们的距离近得足以碰触,但目前谁都没有伸出手。

「这当然不可能,你应该知道。我怎麽会好?」Loki质问。

「但这就是重点。」Stark说,终於伸出手紧紧抓着Loki的双臂。「我必须确定在我走了之後,你没有我也能过得好好的。我必须确定你不会悲伤过度而决定毁灭一切。我必须确定,Loki。」

「Tony……」

「没有我你也能过得好好的。」

「我不想过没有你的生活。」

Stark凝视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彷佛有人朝他胸口揍了一拳,而他正试图找回平衡。

「别让我成为你生活的全部。」最终他开口,「这对我来说太过沈重丶太过困难。我应付不来。」

「但你是我仅有的一切啊。」Loki低声说。他们互相扶持,一起逃出艰险的黑暗,他们并肩走在这条路上。

「不,我不是,我也不应该是。」Tony说。「难道你看不出来这就是你之前发狂的原因吗?你不能把一切都寄托在单独的事物上,更不应该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因为如果他辜负了你,你就会分崩离析,像一叠纸牌般垮下。像你之前认为你家人不复存在的那一刻。你不能把我当成你世界的中心,我只是一个负伤的凡人,甚至都不能陪伴你多久。」

「这你不能确定。」Loki摇摇头,「我可以……搜寻……想出某种办法,或许……」

「这不是重点。」Tony说,「我可能明天就会中枪或是被陨石击中。只要……告诉我就算没有我你也能过得好好的。」他出声要求,好吧,是恳求,该死的,他在恳求Loki。「女孩们绝对能陪你很长一段时间,Drongo可能也是,还有Hatchet那混帐,我怀疑你现在根本甩不掉他了。他一不在你就麻烦缠身,他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他的视线了,至少不会太久。」

Loki把他拥入怀中,只为了让他别再说下去。

「Loki,告诉我。」人类再次开口要求。

Loki深吸了几口气,也许把他怀里的人类抱得太紧了些。

「我会试试看。」他最终说道。这是他唯一能说的,他唯一能给予的承诺,没办法再多了。

「好吧。」Tony点头。「这就够了。谢谢你。」

「先别谢我,你这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傻子。」Loki说,「我现在对你感到非常恼火。」他说,但没有放开他, 手也没有移动分毫。

「不过你还是爱我的吧?」Stark轻声问道。

「一如既往。」


译注:
1. 短柄斧(hatchet):就是Hatchet这个词的意思。
2. 童话故事(Fairy Tale):直翻的话应该是仙子(Fairy)故事(Tale)。


作者後记:
各角色的身高:

Tony: 5'9 (175cm)
Loki: 6'2 (188cm)
Bee: 5'1 (155cm)
Juyu: 5'8 (173cm)
Drongo: 7'6 (229 cm)
Hatchet: 6'3 (191cm)






第五十六章:永不无聊



译者:逆流


校对:小云





最近想要跟Stark独处又更加困难了。他跟Loki基本上是形影不离,就连当初Juyu把他们锁在自己房间後他们都没有黏得这麽紧。另外Hatchet简直是无所不在。他就是个祸害,一个聒噪烦人的祸害。他竟然有脸在Juyu想吃点他和Loki带回来的肉时把她赶出厨房。他说她在糟蹋那块肉!什麽叫糟蹋那块肉?肉的处理方式不就是把它放到火上烤吗?但Hatchet就偏要在上头洒高级香料,然後把它切成小块小块的。她都不知道他们还有这些调味料。显然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要跟他们一起走,因为他们的补给品里明显充满了精灵自己要用的东西。狡诈的混蛋。就算他厨艺很好又怎样?如果Juyu想吃一块纯火烤的肉,那她就可以吃到一块纯火烤的肉,才不需要Hatchet的高级调味料。

她姐姐不应该被此事逗乐。她应该充满杀意地瞪他,而不是饶富兴味地轻哼。没错,这就是赤裸裸的背叛。Juyu惨遭她的亲生姐姐背叛了。还好Drongo似乎跟她一样恼怒,不过他并不太表现出来,而且当Hatchet没办法从他身上得到什麽反应时他就有一阵子不会去烦他了。所以到头来只剩下Juyu一人恼火地咬着牙,看着精灵嬉皮笑脸地在船上随意闲晃,每件事都要插上一脚。

所以她用了比预期更久的时间才找到机会跟Stark独处。

「我想跟你谈谈。」她开口。Stark正在捣鼓他新买的科技玩意,Juyu的声音让他抬起头。

「嗯?好啊。」他说,放下手上的工具,「不过这可真不寻常。」

「为什麽?」

「因为你最近有什麽事通常都会去找Loki。」他说,「自从那些训练开始後。」

Juyu耸肩,这是真的,不过……「我现在想跟你谈。」

「好啊。」Stark点点头,向後靠上椅背。

「是关於Loki的事,关於……他告诉我们的那些事。」

Stark做了个『继续说』的手势,於是Juyu接着说下去。

「我只是觉得……Loki他……我不相信他会……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他不是有史以来最和善的人,但我仍无法想像他会做出那种事。我也无法想像你们敌对的样子。」

「我们不会再度变成彼此的敌人,所以你想像不出来也没关系。」Stark说。

「我猜那是件好事。」她说,「只是我感觉好像自己的认知都被否定了。」

「他仍是一样的Loki。」

「我知道,但是……很难想像那个会在我踢到他後放声大笑的Loki会伤害那麽多无辜生命。」

「他已经不是那样的人了。」Stark说,「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他备受折磨,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他正在进步。」

「你的意思是那种事不会再发生?」

「我说的是它发生的机率非常渺茫。」

「这意思不一样。」

「没错,但我只能这麽说。」Stark说,「听着,Loki就是Loki,他是那个被你揍了一拳後大笑的家伙,同时也是个犯下许多严重错误的人。」

Juyu点头。「那你怎麽调适的?他曾与你为敌,但你现在却爱着他。这是怎麽办到的?」

「你和我是不一样的,Ju。没有一星半点相似,所以无论我跟你说什麽,你大概都不能理解。」

「你还是说说看吧。」Juyu要求。

「好,事情是这样的。我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说什麽,懂吗?我不是个好榜样,更不是个完美的英雄。我曾犯下大错,虽然跟Loki的不太一样,但仍很严重。那些错误在我家乡夺去了许多生命,而我还引以为傲。我为自己能造出毁灭超过数千条生命的武器感到骄傲。我那时常说我觉得自己在做好事,制造这些武器让盟友能自保,但事实上我对此毫不在乎。众人为我的聪明才智喝采,赞赏我发明的物品,而这就是我所需的一切。我饮酒作乐丶狂欢庆祝,完全没有想过那些在交火中被误杀的无辜生命。一次都没有想过。」

「然後我遭受背叛,被迫目睹那些由我武器造成的死伤和毁灭,最後我被囚禁在一个非常漆黑的洞穴里。我本以为自己再也无法重见天日。最後我从鲜血与火焰中爬了出来,不得不去面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从那天起,我试着改变做法。」

Stark摆弄着工作台上的工具,陷入沈思。

「但有件关於Loki的事你要知道。当我总算从那个梦魇中脱身丶重获自由时,我有敞开双手迎接我的朋友。我有关心我的人照顾我、帮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尽管同时也有其他人选择背叛我。Loki没有像我这麽玩世不恭。他没有纵情享乐,也没有对什麽事都不在乎。他有关心的事物,就是他的家人和王国,而他的生活也为此四分五裂。当他试着爬出一个比我当初待的更幽深黑暗的洞穴时,他落到某些全宇宙最恐怖的造物手上,而他们只是把他毁得更彻底。他腹背受敌,无处可逃,只能前进,不管那条路是多麽艰险。」

Stark深吸了一口气後才继续说下去。

「我并不是说接受他过去所做的事有多容易。而且他仍然有能力做出骇人的事,但他也是那个在你觉得自己不够强悍时决定教你如何战斗的人。我想说的只是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你必须自己去决定是否要接受它是处於灰色地带。因为事情永远都是处於灰色地带的。」

「噢,我认为事情远不只如此。」

Juyu和Stark都转向声音来源,但货仓里就只有他们两人而已。Juyu皱眉,但她还来不及开口,Hatchet就从一团淡如雾般的紫光中现身,字面意义上的。前一秒还什麽都没有,下一秒Hatchet就站在那里了。

「你刚是……瞬移了吗?」Stark怀疑地问。

「当然不是,你也知道我瞬移的技巧有多烂。」Hatchet回答,用手把自己撑上工作台,从容地坐在上面。

「那你是……隐形了?」

「当然。」

「他说『当然』。」Stark举起双手。「他当然可以隐形啊。这让我觉得不舒服。」

「真是太遗憾了。」Hatchet耸肩。Stark深吸了一口气,但没有再说什麽。

「这是我们俩的私下对谈。」Juyu怒视着他。

「这谈话仍是私下的。只不过变成我们三个人的。」

「你想干嘛?」

「我想指出,Stark少爷的解释并不完全正确。这不只是关於接受或原谅Loki而已。」

「那这是关於什麽?」Juyu问。

「这是关於当其他人看到你站在Loki这边时,他们对你会有什麽想法。」精灵解释道,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当你安全地待在这艘船上,身旁都是亲爱的朋友时,你当然可以接受他过去的罪恶。但是,当你身处於那些知道他过去行为的人丶那些曾被他伤害或利用的人之中时,情况可就不一样了。这是关於不论发生什麽事,你是否都愿意接受他人对你的批判和轻蔑。」

「你还在质疑我的决心吗?」Stark问道,「你以为我一回到地球就会改变心意?」

「不。」Hatchet说,「我确信你不会这麽做。但这一切都是假设。我希望你们能仔细考虑清楚。你们会被批判。他们会把Loki视作魔鬼,而你们就是帮助魔鬼丶爱上魔鬼的人。你们会被烙上恶名。甚至受到比Loki更严厉的批判。」

「这我已经知道了。」Stark说。

「很好。」Hatchet微笑。「我不希望你到时候措手不及。」

「那你呢?」Juyu问,「不担心被视为魔鬼的朋友?」

「噢,我亲爱的Juyu啊。」Hatchet轻笑,「我会骄傲地把这说给所有想听的人听。」

话说完後他便消失了,跟他现身的速度一样快。Juyu确定自己有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但她仍无法准确指出精灵的位置,也不确定他是真的离开了还是决定留下来继续偷听。真是个鬼祟又狡诈的混蛋。




「Loki!」Stark喊道。Loki举起手,於是Juyu退後一步,姿态放松下来。

「怎麽了?」他问。Stark低着头看着工作台,眉头皱着。

「我的头发又太长了。」他大声宣布。Loki叹了口气。

「你现在应该能自己剪头发了吧。」Loki说。

「这个嘛,你也知道,这又是一件只要我想就可以自己来的事,但让你来做会让我感觉更好。」Stark坏笑。

「呃,这话留在你们房里说行不行?」Juyu抱怨,但她已经知道他们要暂时休息一会了。Juyu自己剪头发,Drongo剃头,Bee则是完全不剪。只有Stark会要求Loki帮他。

「好吧,你先坐下。」Loki边说边走向他。於是Juyu去倒了些水,拿些东西吃。

当她回来时她惊讶地看到所有人都在里面。Drongo丶Bee,就连Hatchet也在,同时Loki修剪着Stark的头发。

「发生了什麽我不知道的大事吗?」她问道。

「我想要提出几个安全且值得造访的星球名单。」Hatchet说,「我不会说自己对银色星系了若指掌,但这至少能让我们避开一些危险地带。」

「听起来挺有道理。」Drongo说,「只不过我不确定你对『安全』的定义是否跟一般人相同。」

「别这样嘛,大家伙,你应该要更信任我一点的。」Hatchet说,「而且你生活中需要一些刺激。我觉得Janstak星系的Ovoids星会挺适合你的,你可以找些女士……或男士乐一乐。不过他们有着十分巨大的头部。你喜欢大头吗?我没有批判的意思。如果你喜欢一位八英呎高的大头男士或女士的话,我绝对可以帮你介绍。」

「请你别再说话了。」Juyu打断他。

「我可是在跟你们分享宝贵的知识啊,女孩。」Hatchet说,「传授我的智慧。」

「你有时真该控制一下你传授智慧的冲动。」Juyu告诉他。

「噢,我赌Drongo很喜欢我的智慧。不是吗,大家伙?你一次都没有叫我闭嘴,我就把这视为鼓励了。所以……你想要个八英呎高的大头女士跟你作伴吗?」

「我们应该计算一下还需多少时间才能到达地球。」Drongo说,完全无视了Hatchet,「然後再决定走哪条路。」

「等等,我觉得他眼角刚动了一下。」Hatchet说,热切地看着Drongo。

「别闹了,Hatchet。」Loki说,但他的语气既不愤怒也不严厉。Juyu确信如果Loki严肃地叫Hatchet停下的话,他就会照做的。

「为什麽?」精灵问。

「因为你大概不会喜欢他生气的样子。」Loki说,而Stark立刻大笑起来,他笑得连肩膀都在抖。Juyu不觉得这有那麽好笑。Loki用手固定住Stark的头,好让自己能继续帮他剪头发,然後问道:「发现什麽有趣的事了?亲爱的?」

「我一直很期待看到你们跟Bruce见面的时候,但现在我不太确定在那之後Hatchet还能活下来。」

「噢,他知道什麽时候该收手的,不是吗?Hatchet?」Loki抬头看了他一眼。

「当然。」Hatchet狡黠地笑了。「就拿大家伙举例吧,他可能看起来可爱得让人想抱一抱,但我知道如果我太过分的话,他会把我的头扯下来,拿我的头骨当茶杯。」

「说得没错。」Drongo态度冷静地同意,坐在他身旁的Bee笑了几声。

「这是我们之间不用明说的共识。」Hatchet说。

「继续说这些安全的星球吧。」Juyu催促着。

「这其实只是个想法而已。」Hatchet耸肩,「我也还不清楚。所以我们到底有多急迫?」

「嗯,」Stark想了一下,「鉴於我已经离开了那麽久,其实也就没多急着回去,但我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一旦回到中庭後,我们就会变成容易下手的目标。」Loki加上一句,「我们应该仔细制定好计划後才能回九界。因为当我们抵达中庭後就没时间可以准备一切。」

「这也是个重点。」Stark表示同意。

「也就是说你们不反对慢慢来,但也不希望绕任何不必要的路。」Hatchet总结道。

「基本上是这样没错。」Loki表示同意。

「为什麽你们回家前还要用那麽多时间做准备?」Juyu问。

「嗯,首先,因为Loki的敌人简直见鬼的多。」Stark说。

「我们也必须确保你们知道我们所有的盟友丶重要关系人和其他在这个棋盘上的重要棋子。你们也必须了解中庭和九界的其他国度。」

「中庭就是地球。」Stark补充,「我们说的是同一个地方,只是名字不同。还有一点,我们地球人把这个星系称为『银河』,就是让你们知道一下。」

「最好让他们都拥有通语。」Loki说。

「你这样随意把我们最大的赠礼赐与别人,那些Aesir会气死的。」Hatchet窃笑着。

「那是什——」Juyu开口。

「那就是Stark丶Hatchet丶和我能够跟任何人沟通的原因。」Loki在她把话说完前就开口解释,「无论他们是用什麽语言。」

「好酷。」Juyu说,她之前就一直很好奇。

「我们是要准备迎接一场战役吗?」Drongo严肃地问。

「比较像是对峙。」Stark说,「可能还有一些气氛紧绷的谈判吧。」

「情况也可能会恶化,但只要我们事先计划好,就有机会能够避免直接开战或是暴力事件。」Loki说。

「但我们应该有要作战的心理准备。」Juyu说。

「跟我们在这里需要打的仗不太一样。」Stark说,「大概会有很多协调和衡量。大部份是政治上的问题。但不用担心,我们对此很在行。Loki可以在幕後做他拿手的事。而我可以善用大众舆论和媒体。」

「真的?他是Bragi的那种受欢迎还是Thor的那种?」Hatchet问道,明显是在问Loki。

Loki想了一下。「比较像Thor的那种。」他说,「不过他头脑比较好。」

「嗯,好的,我可以看出你们能怎麽利用这些了。」Hatchet点点头。

「我觉得自己受到夸奖了。」Stark露出愉悦的笑容。Loki扯了一下他的头发,让他的头换个方向。

「那你也有盟友吗?Loki?」Drongo问。

「你说在九界?还没有,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一回去就会开始结盟。」

「好吧,我们能活着把计划都实现的机率有多大?」Juyu问。

Loki和Stark交换了一个眼神。

「够大了。」Stark最後说道。看起来其他人都对这个答案感到满意。而这对Juyu来说就够了。

「这让我想起一些事情。」Hatchet说。

「什麽?」Loki问。

「剪发惯例。」精灵说。

「别。」Loki立刻出声阻止,Juyu看到Stark因为头发被大力拉扯而皱起脸。

「你知道我现在必须得问剪头发有什麽重大含义了吧?」Stark说。

「不,你不需要。」Loki说,然後拿着剪刀指向Hatchet的脸。「你给我闭嘴。」

「不说这个的话,我就改说山羊事件了。」Hatchet说。

「什麽山羊事件?」Juyu问,同时Loki则不满地大声叹气。

「为什麽?为什麽你要提起这件事?」他抱怨,「我已经都快要把它忘记了。」

「好吧,现在我比较想听山羊事件而不是剪发事件了。」Stark说。

「其中一个涉及Thor丶一些树脂丶和一场史诗般的雷霆暴怒。」Hatchet说,「另一个则涉及一些上好丝绸丶两只山羊丶几位尖叫的女士丶和一位非常非常愤怒的雷神。」Hatchet说到最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我真恨你。」Loki说。

「你自己选一个吧,不然我就要把两姐妹的事搬出来讲。」Hatchet说。

「唉,你这流氓。」Loki低声抱怨。「那就剪发吧。」他说。

「不要,我想听山羊的那个。」Stark坚持,「姐妹的也行,不过你是在说哪种姐妹?那是个色情故事吗?」

「不是。」Loki坚定地说,「不存在那种故事。」

Hatchet只是再度窃笑起来,然後随意地坐到地板上,开始讲述。

「这发生在很久以前,那时大部份Asgard无畏的战士们都留着及腰的长发。别问我为什麽,他们就是有这种留发又蓄胡的习惯。大部份的人还把头发绑成跟矮人一样的辫子。所以Thor这位年经的战士当然也决定跟其他人一样把头发留长。当皇室家族来到Alfheim进行一年一度的造访时,Thor的金色长发就是他的骄傲与喜悦。他那时还不是满身肌肉的大块头,而且脸上连一根胡子也没有,所以我觉得这让他看起来不像个勇猛的战士,比较像个……女子。」

「当然没人会在他面前提起这事。」Loki插话进来,「除了……」

「除了我。」Hatchet替他把话说完。「英俊的男人年轻时通常都长得颇为『标致』,Thor也不例外。金色的长发真的对他想塑造的『男子汉』形象没什麽帮助。」

Juyu知道他们口中的男人是Loki的『兄弟』。但她也只知道这麽多了。当Hatchet说话时,Loki的脸上是谨慎的一片空白,令她觉得有趣。他显然完全不想听这个故事。

「Loki和我计划要来趟小旅行,顺着溪流到尽头的湖泊去,或许顺道拜访我的几位友人。而也是那年Thor决定Loki不该没有他陪同就踏上旅途,因为他不想独留在宫里陪母亲和那些精灵。你们不认识他,他是个十分倔强顽固的人,所以你根本没有拒绝的馀地。当时我提醒他,那些战士在远征或行军打仗前把头发绑成辫子不是没有原因的,但他听不进去。」Hatchet说。

「因为你一直称他的长发为『性感的发丝』还不断跟他说那让他看起来很美。」Loki再次插话,手指仍在Stark的发间穿梭。Juyu不确定还有什麽地方需要修剪,但是Stark显然不介意。

「他就是开不起玩笑。」Hatchet说。

「你的玩笑都烂透了。」Stark回应。

「胡说,我可是极具娱乐效果的。」Hatchet反驳,「说到野狼林啊,离城市越远的地带,树林就越茂密,也更危险。那里有着各式各样的生物,潜藏在树丛下或树枝上,所以一定要随时保持谨慎。更何况那里还有各种妖精。」

「森林地精是有趣的小家伙。」Hatchet接着说道,「虽然他们会咬人。幸好我交友广阔,所以当我们遇到他们时只会被捉弄一番,不会受到什麽实质性的伤害。其实还挺好玩的。」

「你会这麽觉得是因为他们不会捉弄你。」Loki说。

「因为他们很早以前就知道别来惹我。」Hatchet咧嘴笑着。「我都还搞不清楚是怎麽回事,大概是其中一个地精对一些藤蔓施了咒语,反正最後的结局就是我们的其中一位王子被卡在某些大型蕨类底下。」他边说边指着Loki,「而我们金光闪闪的天之骄子则跑到了一棵巨大的雪松树上。」Hatchet又再度吃吃窃笑了起来,而Loki只是翻了个白眼。

「尽管如此,」Hatchet继续说,「当那些地精欢乐地离开後,Loki轻轻松松就挣脱束缚,但花了些时间才把Thor从树上弄下来,当他总算再次回到地面时,那副模样真是一言难尽啊。他的头发全被树脂缠在一起,上头都是松针和泥土,他全身都黏搭搭的,情绪暴躁又不悦。从那时的情况来看,他的反应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而你笑得合不拢嘴。」Loki说。

「当然啊。」Hatchet说,「如果换作是我变成那样,Thor也会笑我的。」

「所以後来发生了什麽?」Juyu问。「我想我知道为何需要剪发了。」

「之後呢,我亲爱的大家,就是Thor不愿意就此打道回府。他坚持我们要继续前进,说他可以用溪水把自己弄乾净。那不怎麽成功。你试过用冷水洗掉头发上的树脂吗?洗不掉的。他只是把自己搞得更狼狈。在几个小时後我差点就笑不出来了。」

「然後Loki说他无聊了,不想管那座湖了,借此帮Thor挽回一些尊严,然後我们就回宫廷去。想知道他究竟有没有把头发上的树脂洗掉吗?给你们个提示:完全没有。这让他大发了一顿脾气。我发誓,我人在宫廷花园里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他不让理发师帮他剪头发,也不让他母亲帮他。他看起来就像个树人,头发乱七八糟地竪着,还插满一堆松针。噢,那时他真气炸了。」

「你有在半夜溜进去把他头发剪掉吗?」Stark问。

「没有。」Loki说。

「在经过一番哄诱,加上Loki同意也陪他一起把头发剪了之後,他总算愿意让Loki剪他头发。这样他就不会是Asgard宫廷中唯一一个短发的年轻人了。之後他就一直让Loki帮他剪头发,而你也会在那时剪头发,不是吗Loki?」Hatchet的故事就说到这里。

「我不知道你为何坚持要提起这件事。」Loki说,总算把剪刀放下。「剪好了。」他对Stark说。然後坐到工作台上。

「我不知道。」Hatchet耸耸肩。「我只是觉得你都离开那麽久了,Thor现在的头发大概已经又密又长了吧,至少跟你头发的长度一样。」

「别傻了。」Loki说。「我知道你想干什麽。」

Hatchet只是举起双手,无辜地眨着眼。

「是啊,Thor的头发一定会很长的。」Stark说。Loki只是看着他。「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Loki只是不以为然地叹了口气,没说什麽。Juyu感觉有些事她没看出来。这不只是头发的问题而已。她从Loki说的故事里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家人,也知道他痛恨他们口中这个叫Thor的家伙,但似乎又不只如此。她无法想像自己能对Bee产生恨意,就算受她欺骗或是抛弃也无法。她会发怒,但不会停止爱她。也许Loki只是感到愤怒,也许Hatchet是在试着提醒他愤怒只是一时的。她听说Loki痛恨他的哥哥,但她没听到他哥哥是否也恨他。从Stark的表情判断,应该不是如此。或许他哥哥仍留在当初Loki离开他的地方,仍盼着他回来。

「噢,看啊。」Stark轻声说,Juyu随着他的视线转头。看到Bee平静的睡颜,她的头和肩膀都靠在Drongo的手臂上。他当然不以为意,但Juyu注意到他尽量不做太大的动作,避免弄醒她。

「最近她睡得很多。」Juyu解释,「在Sarka时她大部份时间都保持真实型态,那里的低温让她头晕。」

「她应该几天後就会恢复了。」Drongo补充。

「好,那我想事情都说得差不多了。」Stark说。

「我想提出一条新规矩。」Juyu说。

「跟外星探访有关?」Stark问。

「不是,是跟我们一般生活有关。」Juyu说,「除非我们遭受攻击,否则Hatchet不得在船上隐形。」

「我赞成。」Stark点头。

「什麽?不能这样!Loki!你看他们!」

「不行不行。」Stark打断他。「你不能每次不如意就去找Loki讨救兵。」他说。「当Loki管不住你时,我可不喜欢你那些妖精魔法丶心灵控制丶和隐形能力。」

「呿,Loki是一个比我更强大的法师。」Hatchet说。

「我现在不太能使用魔法。」Loki说。

「什麽?为何?」Hatchet问道。

「因为我们离Yggdrasil太远了,还用问吗?」Loki告诉他。

「是没错,但还有宇宙能量可以用啊。」Hatchet说。

「我无法使用宇宙能量。」Loki告诉他,「我可以感知到它的存在,但无法使用它,我够不到它。我忽略了某件事,我就是没办法控制它。我已经学会取用水晶里的原始能量,但最多也只能做到这样而已。」

「这怎麽可能?你已经在这里待了好几年了啊。」Hatchet问,眯起眼睛。「你都在做什麽?你是怎麽进行尝试的?」

「大部份是靠冥想。」Loki说。

「什麽?!你突然变成某个弱智的娘娘腔术士了吗?」

「并没有。」Loki皱眉。

「我用世界树发誓,你应该要更聪明才对,Loki。」Hatchet边说边起身。「来吧,别坐着了。」

「为什麽?」

「因为你显然在Asgard待太久了,以至於忘了怎麽当一名法师,你个白痴。」

Loki站起身,朝Hatchet走了几步。

「那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麽做?」他问。

「跟着你的直觉走。」精灵答道,同时手上泛起蓝紫色的光芒,形成一个小型能量光球,然後未经警告就丢向Loki。

「你在搞什麽鬼?」Stark见状立刻大吼,眉头愤怒地皱起。

「别紧张,这不会杀了他的。顶多会有点疼而已,对吗小子?」他问Loki,同时狡黠一笑,Loki怒视着他。

「如果事情有那麽简单——」他开口,但被Hatchet朝他丢来的小光球打断了,还因此蹒跚退了几步。

「别想那麽多。」Hatchet说。「你永远不可能只靠冥想就净空杂念。你对周遭环境变化太敏感了。」

「而你现在的行为到底是想达到什麽目的?除了让我想拧断你的脖子之外?」

「不,我们还差得远呢。」Hatchet说。这次他双手都被光芒笼罩,看起来彷佛流动的火,好似有了生命。

「Loki?」Stark问。噢,他看起来怒不可遏。就连Drongo都注意到了,这场骚动也让Bee醒了过来。

「没事。」Loki说,「Hatchet现在就会停下他那无理取闹的行为。」

「不,我不会。」精灵回应,而Loki设法闪过了下一道闪着光芒的攻击。

「停下!」Loki怒道。

「看到没?你已经很接近了,别去思考。要不是你那麽难搞,我也不需要用这种极端的方法了,但你总是爱把事情搞得很复杂。我简直为你操碎了心啊。」

虽然在下一道攻击後Loki看起来很愤怒,但Juyu实在没法责怪他。她有种想用脚踹精灵某个重要部位的冲动。

「如果你不立刻停下的话,我会——」

「你会怎样?你没有法力。你需要它才能反击,所以你何不拿出点真本事?你这模样我都快看不下去了。」他的手再度泛起光芒,Loki眯起眼睛。

「Hatchet……」他出声警告。

精灵露出一个令人火大的笑容,然後又开始朝Loki丢光球。这次的速度像子弹一样快,Loki几乎要躲不过。然而当紫蓝色的光芒碰到Loki时,它停了下来,同时变成明亮的金绿色。Loki站在原地,指尖碰触着那股能量。

「这就对了。」Hatchet灿烂地笑了。「你生气时就会停止思考。然後就会靠直觉行事。你是位法师,你得让魔法渗入骨髓。让它的力量流进血肉,然後再紧紧抓住。宇宙能量不会轻易屈服。你必须强迫它受你掌控。」

Loki动了动手指,那能量变成一道明亮橙红的火焰,然後倏地变成烟雾消失。

「好吧。」Stark插话进来,「现在是『痛揍Hatchet一顿』的时间了吗?还是……」

他话还没说完,两个Loki就凭空出现,接下来又有两个,位置全都不同。

「我有别的打算。」Loki说,怒意已消失无踪,他咧嘴笑着,笑容灿烂又狡黠,每次他别有用心时就会露出这种表情。

「噢,尽管来啊。」Hatchet说,脸上也挂着笑容。「我可不会让你好过。」

当他们开始朝对方施咒时,Drongo和Bee立刻闪得远远的,Juyu也是。Stark双手抱胸站在原地,但他眼里的怒火已经熄灭。

「所以这是坏事还是好事?」Juyu一脸狐疑地看着那场『打斗』。她无法看清一切。Hatchet有时候会消失,而Loki的数量一直在改变。有时候两人会近身肉搏。她原本以为Loki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看来Hatchet比他更快。

「这是……不无聊的事。」Stark最後决定,然後搂着她的肩,把她带离货仓。「既然神力双子正在忙,你可以决定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颗星球。」他说。

「太好了。」Juyu说。她可以接受『不无聊』这个答案。这很适合他们。




作者後记:
下一章:地球!



评论
热度(57)
  1. 安达提卡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