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四十九、五十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四十九章:异议



译者:小火





“他们迟到的原因有多少可能是因为琐事?” Drongo思索道。Bee给他一个怀疑的表情,那让他轻笑了起来。

“非常不可能,我早就知道了。” 他说。“但我在努力保持乐观。”

而再一次的,Bee不需要说话就传达了她对那个理论的看法。

“你太过悲观主义,” 他摇了摇头。“不管你有没有理由这样想,” 他继续说道。“这还是很可惜。”

Bee就只是叹气,然后将下巴枕到手上。

“我就是说说;你还有好多年可过。你有理由将未来想得美好些。”

这不是他第一这么跟她说了。他从没坚持或者逼迫她去认真思考,但是他确定一点点的推动不是什么坏事。她显然在恢复的路上,但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希望Stark的家乡会更平静,至少不像旅行一样充满危险。在一处有着新鲜空气和自然光照的地方停留一段时间,会让这两个Skrull都受益非凡。她们该知道行走在坚实的地面无需惧怕于藏于四周的敌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享受生活。

Stark是那种无限满足于跟他的造物永远呆在室内的类型。Drongo倒也不是多介意这个,但他还是更喜欢广阔的空间,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体型。他喜欢走在大道上,经过各式的景观,在清水间畅游,在高崖上攀爬。他觉得Loki或多或少也是喜欢这些的。他是自由的灵魂,也许他不需要在小路间徘徊,但他确实喜欢游历这广袤的世界。Drongo确信如此。

Juyu和Bee仍旧得明白过来哪个才是她们真正的世界。她们在船上看起来住的很舒适,但最大的原因其实是安定。她们从没机会能够自由的在星球上生活。他该问问Stark的世界是怎样的,好让自己心里有数。

Drake的信号再次启动了,他的思路因此被打断。

“是时候了,” 他说着带上了DNI。

“能听到我吗,小不点?” Stark问。

“当然,指挥官,” 他说。“一切都还好吗?我们以为你会早点联络的。”

“我们被牵制住了,” Stark说。“但是降落是安全的,我们还能把船修好。”

“这是好消息,” Drongo说。“你想要我现在就掉头过来找你们吗?”

“对,跟着Drake的信号到我们的坐标来。我想空中巡逻队应该已经知道了,所以没人会去烦你,但是如果真有人这么做的话,来找我。我就在Drake里。”

“明白,” Drongo说。“不介意我问的话,你们是被什么牵制住了?”

“呃,你到这儿后我再告诉你,” Stark说完就断开了连线。

“是我听错了还是他听上去就是挺生气的?” Drongo看向Bee。她微微皱了皱眉,点头。




Drongo上一次来到这样大的城市还是将近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次访问Tarnax IV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Skrull的王城。这座城市不一样,但相同的充满了生机。

钢铁法师的导航系统先进得不需要太准确的操作就能顺利降落。它轻轻松松的就扫描了周遭环境,计算出校正速度和角度以供降落。而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DNI系统,他也就是有点生疏了而已,所以整个降落过程非常顺畅。但是他绝对会让Stark去负责起飞。

一落到地面,他就关闭了引擎和导航系统。而当他们一进入星球上的引力区时,人造重力就已经自动关闭,所以那完全不需要他的介入。维生设施也同样自动提供起完备的通风效果,所以空气过滤系统也可以关掉。最后一项需要他做的事,就是开启货仓的主通道。

“好吧,让我们去看看是什么让我们的指挥官有了那样差的心情,” Drongo说着放下了DNI。Bee紧紧跟在他身边步出舰船。如果说他并没有因为“Bee对于自己的存在感到舒适”这件事而开心的话,那他就是在说谎。看起来她对触碰的固有排斥和推拒正在慢慢的减少,至少是在和他们接触的时候。Drongo得看到她置身于陌生人间再做判断。

因为体型,力量,和部落标识的原因,Drongo经常被当成是危险的存在,即使是在他无意恐吓人的时候。他也习惯了偏见,被认为是庞大,愚蠢而缓慢的。而Bee纯粹而敏锐的直觉却让他非常开心。

他们穿过通道超货仓口走去,他能感受到冷空气擦在皮肤上,希望其他人没有忘记带他们的衣服。他有厚实的皮肤,但与其说是保暖,不如说是保护他不被烫伤。

Stark,Loki和Juyu已经在货仓里了,离敞开的门有点距离,他们躲避着外面的寒风。

“你没说错,真是挺冷的,” 他立刻说道。

“见鬼,衣服!” Stark看到他们的第一秒就诅咒了起来。“我们还不能交易,抱歉。”

“那我们暂时就先呆在里面,” Drongo说。Bee同样也在打颤,她已经不再像是个Skrull了,但此刻她抱着双臂,聪明的又在手臂,上身和腿上长出了些灰色的皮毛。“当然你也可以这样做,” 他低头冲她微笑道。

其他人都往里走了些,大概是为了要谈论些私密的事。Stark皱着眉,所以Drongo说的关于他坏心情的事是对的。Loki倒是很平静,既不是在担心,也没有激动。这倒是个奇景。他们这两人通常对事情的反应都是非常相似的。Juyu看起来也没在担心,但鉴于她通常是跟在Stark或者Loki的后面决定有什么事可担心,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所以……你说你们被牵制了?” Drongo在他们三人都陷入安静后试着提到。

“我们撞见了Loki的朋友而Stark不喜欢他,” Juyu简洁的说。

“不是喜不喜欢他的问题,” Stark立刻抗议。“我不信任他。他出现的太可疑了。”

“他已经解释过了,” Loki说。

“是啊,他解释说他在找你呢。那只是让他变得更可疑了。他肯定有什么目的。”

“对,他的目的是找到我,” Loki对他说。

“但是为什么?你不是真的觉得他就在某天突然间想到“哦天啊,我好久都没见到我的好朋友Loki了,让我花个三年去找找他吧”。没人会毫无理由的就做这种事。”

Loki在胸前交叉起双臂,深吸了口气,像是在让自己冷静。那永远都不是个好征兆。

“我没说这一点都不可疑,” 他开口道。“我适当谨慎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但我同样也了解他。我认识他非常久了,而他从没有给我任何理由去怀疑他的忠诚。”

“但你同样也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 Stark争论到。“上次你们见面还是在……操,在我出生之前。五十年里很多事都能变。”

“那有可能,” Loki同意。“但是几十年没见不能抹杀之前的所有那些百年。我仍是了解他。关于一个人,有些特定的事永远都不会变,而Hatchet不是个倒戈者。”

“你不能真的期盼我就这么去相信这家伙!” Stark沉下脸,提高了音量。

“我没叫你相信他。我让你相信我。我能够客观的判断他和他的说辞。”

“是吗,看起来并不是这样!” Stark立刻回击,而Loki的唇在愤怒中抿成一条线。

“你能跟我们说说关于他的事?” Drongo问。“我们的意见可能能够帮你做决定。”

Stark和Loki两人都转头看向他,好一会儿没出声。虽然争论无疑仍没有被忘记,但他成功让紧张的气氛舒缓了些。

“他是一个朋友,我们认识了几乎大半生,”Loki开口道。“没错,他不是个最高尚无私的同伴,但他忠诚可信。”

“他是个低俗,鬼祟的人而且显然长期卷在麻烦里,” Stark说。“他有张大嘴巴和比那更大的自负。”

“你是说像你一样?” Drongo提到。相似的人经常会产生冲突,那就能解释Stark的愤怒了。

“不!不像我,完全不一样!他是个混蛋!”

“但没有Loki那么混蛋,” Juyu评价道。

“我想不到我会说这个,但是谢谢,” Loki看向她。

“我们是要忘了那个鬼祟的部分吗?” Stark问。“或者在酒馆里的那场打架?我可没忘!他绝对就是个罪犯。”

“我们基本上就是海盗,Stark!” Loki着恼的提起了音量。“我们在道德尺上也没有那么高尚,尤其不是我。事实上,相比较于我犯下的那些罪,他就是个正直的市民。”

“好吧,我不想让他接近女孩儿们,” Stark说。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Loki问。

“他显然就是个……花花公子,你得警告他离Juyu远一点,” Stark说。

“我警告他的不是这个,” Loki对他说。“他反正也不可能碰她。”

“我不知道应该觉得松一口气还是被侮辱了,” Juyu皱眉。

“这不是针对个人,” Loki看向她。“他就是对这些事不在意。” 然后他转而再次看向Stark。“他甜言蜜语,但他只是调情而不会再近一步。他就是享受调情和引诱本身。我警告过他,因为他口无遮拦时就会说出些不适宜的评论。”

“我还是不明白,” Stark说。“你是个王子!你到底见鬼的怎么会跟这种人成为朋友?尤其是你还有那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Loki眯起了眼睛,下颌紧闭。Stark在说完那句话的一瞬间就像是想要收回所有的话语。

“我们迟些再讨论这个如何?” Drongo提议道。“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尤其是修复船身。”

“对,你说的对,” Stark点着头,手指耙过发间。“Loki和我可以——”

“我会去见Hatchet,然后给Drongo和Bee找些衣物,” Loki插话道。“你可以开始和Vismio讨论具体细节。”

“好吧,可是——”

“我不会耽搁太久,” Loki说着转过身,迈步离开。Stark盯着空气看了会儿。

“我觉得他被惹毛了,” Juyu说。

“是的,我发现了,谢谢你Juyu,” Stark沉着脸。

“别怪到我头上,你才是那个点火的人。”

“我的关心是正当的,好吗?我们完全没有理由相信那个家伙,” 他说。

“只有Loki的话,而且通常来说你相信他的判断,” Juyu还嘴道。“你就是不喜欢Hatchet。”

“是啊,我不喜欢他!他是个……我们得停止谈这个了。我们有一堆的狗屎要做而我们已经浪费够多的时间了。”

语毕他转过身,也朝货仓走去。

“他绝对也生气了,” Juyu评价道。

“非常准确的观察,Juyu,” Drongo对她说。




Loki信守承诺的挺快就回来了。但那个叫Vismio的人来的更快,而虽然Drongo没法听懂当地的语言,Stark却完全能够跟他谈话交流。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Juyu注意到他的视线。“Stark说那是魔法。”

“我迟些肯定会问问的,” Drongo对她说。他知道Loki的魔法能力,尽管只见识过几次。好奇心不停的在蚕食他,即使Loki兴致到时不吝于分享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Drongo会知道他现在并不拥有全部的魔力。他非常能理解这个。他知道那就像是上古之力在他可及范围外。那感觉就像是知道他能力的核心就在那儿,但却无法抓握住。他知道他的人民将上古之力植于银色星系的众多星球上,但Sarka不是其中之一。他好奇Stark的家乡会不会有上古之力,又或者Loki的魔力源是否也是类似的东西。未来确实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探索了。

但现在他的注意力大部分还是集中在新来者的身上——那个名声已经坏了的Hatchet——那个让他们的指挥官陷入疑神疑鬼的坏心情的人。他只比Loki高了一点,但是跟Loki一样有着相同的精瘦健壮的身形。他也许比Loki还要再瘦一点,但是鉴于他们两人都裹在斗篷里,很难说。勾起Drongo兴趣的是那对Skrull一样的耳朵。他从没有机会了解银色星系和它之上栖居的种族们。

当Vismio的眼睛落到那个白发男人身上时,他猛地陷入沉默,然后对着Stark说出了句像是问话的东西。

“不,他是经我们允许留在这儿的,” Stark显然说得颇为勉强。“所以750,那包括了……”

“喔哦,喔哦,喔噢!” Hatchet突然停了下来,朝Stark和Vismio走回去,两手间拖着个大包,Drongo猜测是Loki去取回来的冬装。“那个小飞机可不算是第二艘船,老兄!” 他对那个蓝皮肤的男人严正说道。“一个港口,一艘船,500 nu-ek,多一个子儿都没有,你他妈的的心里明白为什么。”

那人对着他沉下了脸。Hatchet将袋子移到了一边胳膊上,将它甩上肩头,然后伸手进他身后的口袋里。

“我现在先来负责这个,” 他说。“越早跟这些企业家伙们打完交道让他们赶紧走得远远的越好。”

“我们不需要你来支付任何东西,” Stark坚决的说。

“你宁愿把你的货都卖掉换些垃圾回来然后还被坑一笔?” Hatchet反而问道。Stark张口想要继续争论些什么,但他一定是意识到这没意义,于是他保持了安静。

“这不是个礼物,” Hatchet说着从口袋里抽出几张钱——显然是当地货币——然后开始数起来。点清数量后,他一把塞进Vismio的手里,顺带一句沉稳而明显不屑一顾的“祝你一日顺利。”

那个蓝色的人拿着钱转身带着个告别的瞪视离开了。

“规则第一条,孩子们,” 等那人不见后,Hatchet说着转身。“永远别相信一个企业里的人。如果任由他们来的话,你就得为你呼吸的空气付钱了。”

他们朝里移动走去,Stark瞪着Hatchet的后脑勺,但没有说什么。

Loki已经在给Bee递过一堆的衣物了,她毫不犹豫的就接了过去。Hatchet在终于看到Drongo的一刻响亮的吹了个口哨,然后他瞟向Loki。

“你在提到身高的时候不是在开玩笑,” 他说,然后坏笑着扔给Drongo那个大包。“给你,大家伙。专门为你挑选的。”

“真的吗?” Stark问。“一切会跑的生物都不放过,嗯?”

“噢你别担心,” Hatchet看都不看的对他说。“你绝对仍是我的最爱。怒瞪着眼睛让你显得更加迷人。” 当然了Stark只是更用力的怒瞪过去。Drongo看见Loki对此翻了个白眼。

Drongo打开了包裹,在里面搜寻到了他能穿的外套,货仓的门开着,舰船内变得有些凉。终于穿上厚织物的感觉让他松了一口气。

接着Hatchet转而去查看Bee,而瞬间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上了。Stark目不转睛的盯着,但看起来似乎连Loki也好奇于她的反应。Drongo同样如此。他能够依靠自己的观察来做判断,但在感知某人的意图时,Bee的直觉无疑更加绝妙。

在Drongo看来,那男人显然十分危险。他走进货仓的第一秒,迅速观察四周的方式,显示这人已经习惯身处险境。而他移动和观察事物的方式也无可否认的带着些蹑手蹑脚。他的目光尖锐而谨慎,不是恶毒,但仍旧有掠夺性。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控制中,致命的优雅,而且随时准备在眨眼间跃起行动。

Bee双臂间缠着她的新衣服,同时盯着男人看,而Hatchet冲她盯了回去,自他到来后第一次,四周陷入了寂静。他好奇的偏过了头,Drongo几乎是着迷的看着他整个气场的变化。那不是个显而易见的变化,但他站立的方式,他肩膀的弧度,他眼中的神色,所有他的一切都变得柔软了。他迅速的表现得不那么危险,不那么像一个随时准备在险情出现的第一秒就猛扑上去的人,而是更加无辜而好奇。

Bee看了他好一段时间,然后她轻声喷出口气,随意的转过身带着她的衣物离开了,轻易的将后背对着他。

“这位有点野啊,对吧?” Hatchet沉默了会儿后问道,并且朝Loki再次看去,脸上带着个惬意的笑容。

“公平警告,” Juyu说。“她不说话而且不喜欢被触碰。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她就会把你切成碎片。”

“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Hatchet雀跃的宣布道,而Loki发出声轻笑。

“我不知道怎么解读她的反应,” Stark皱眉道。

“她没表现出敌意,” Loki说。“那足够了吗?”

Stark在鼻子下轻声的抱怨着什么,但那太小声了没人能听见。

“我觉得我错过了什么,” Hatchet说着看向他们两人。

“让我们来谈谈交易,” Loki说。“我们该把东西卖给企业吗?”

“看情况,” Hatchet耸肩。“我得看看你都有些什么。”

“为什么我们需要他来查看我们的东西?” Stark问道,同时在胸前抱起了手臂。

“因为我知道当地的价格,所以他们没法坑我?” Hatchet给出了个答案。“我还觉得我已经是个投资人了。”

“我们一旦卖出东西你就拿回你的那份钱,” Loki对他说。

“你觉得我会接受我亲爱的王子的钱吗?” Hatchet着恼的问。

“是的,你会,” Loki露出个假笑。

“是啊,我会,” Hatchet也假笑回去。“但是,我会帮你争取到个折扣的。”

“我们真的就这样让这家伙一路跳着华尔兹进来然后开始掌控事情吗?!” Stark爆发了。“卖些什么和在哪里买入,就决定于他懂得更多?因为我他妈的不乐意!事实上,我现在离乐意还差着两个星系和六个行星系统远呢!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他,所以我们不会相信他!”

Stark停下说话后,仅仅只安静了片刻。Loki对上他的视线,深吸了口气,显然在做着什么决定。

“Stark,跟我来。现在,” Loki无甚语调的说道,接着开始朝外走去,大概是走向他们的房间。Stark绷紧了下颌,再次的怒瞪了Hatchet一眼,接着跟了过去。

Drongo,Juyu和Hatchet沉默的看着他们离去。

“所以,我猜我就来查看货物了,” Hatchet在他们两走远后说道。“可能需要好几个小时他们才能搞定他们那爱人的小拌嘴。”

“你看起来对这事异常的平静,” Juyu对他说道,同时男人已经开始扫视着周围的货箱和木桶了。

“没什么是从没发生过的,” Hatchet从今。“Loki就是不能跟无聊的人呆在一起。但这次我甚至都没被捅刀,所以一切都好。”

“捅刀?” Juyu问道。

“哦对啊,Amora和Lorelei,” Hatchet轻笑着回答。“可惜,那不是我该讲的故事,” 他又露出个微笑,然后爬上了些货箱好查看他们的物资。

“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离开,” Drongo对Juyu说。“我会留下来看着他。”

“我不确定自己想要去靠近Stark和Loki的房间,” 她回以一个尖刻的表情,然后走到些盒子上坐了下去。Drongo也跟过去,从包裹中又抽出些衣物好让自己穿上。

Hatchet一语不发,轻巧的在货箱间移动跳跃,查看着。Drongo对他完全不确定。Loki的信任和Bee的无敌意可以是个好的征兆,但是男人那伴随于身的蹑手蹑脚的天性让Drongo仍有些警惕。他究竟是猎人还是掠夺者?这两种角色非常相似,而且有时很难区分。两者都很危险,但只有一种是能让人安全作伴的。Drongo还不能确定他是哪一种人。

Hatchet注意到Bee是不一样的,于是对她区别对待,甚至都不需要经人警告。她离去的样子就像是说他不值得多少关注,不是个需要盯着的威胁,但同样也无趣得不值得一看。但他的行为改变得就像一阵微风,起先是凌厉的,然后有了谨慎,接着是明亮的雀跃和冷漠。简单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混乱,或者说难以预料。他能看到为什么Loki会享受这样的人作为同伴。但仍旧,一阵野性的微风甚至能将小火苗煽得炽热,更何况Loki绝不只是什麽稳定燃烧的微火。

现在为止他只确定一件事;Stark不会想让他们留Hatchet独自在这与货物和他的工作室同处。所以Drongo将自己裹在他的新厚衣服里,盯着Hatchet,同时也在观察着。




第五十章:永远



译者:小火





此章有铁霜肉,所以走SY連結

评论
热度(35)
  1. 安达提卡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