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五十一、五十二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五十一章:闻友之言,我心沈默



译者:逆流


校对:小云





Loki让Stark继续睡,自己则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往货仓走去。当他走到那里时,Drongo正坐在一个大木箱上,身上穿着御寒的衣物,Hatchet则悠闲地半躺在不远处的另一个箱子上,拿着一张纸涂涂写写。

「谢谢你留在这里,Drongo。」当Loki走得足够近时,他说道。

「小事一件。」巨人回答,站起来伸伸懒腰。「Juyu也待了一会,但不久前决定去看她姐姐。」

「你去休息吧,吃点东西。」Loki说,「这边我能处理。」

「他有点烦人,但没惹什麽事。」Drongo在离开前告诉他,Hatchet笑了一下,显然在听他们交谈。

「所以他是在吃醋吗?」当货仓只剩他们两人时,Hatchet问道。Loki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但仍让精灵露出微笑。「不用客气。」他嬉皮笑脸地说。是啊,当然了。

Loki走到他身後,双手抚过他的肩膀,然後掐紧手指。Hatchet痛得呲牙咧嘴,立刻挺直了腰杆。Loki向前倾,没有减轻手的力道。

「别捉弄他。」他轻声警告,语气坚定严厉。

「好的,我的王子。」Hatchet说,从眼角看了他一眼。「谨遵吩咐。」

Loki点头,放开了他。Hatchet转了转肩膀,半心半意地看着他,之後他的视线依然停留在Loki身上,探询着,尝试把一切线索拼凑起来,搞清楚现在的情况。

「他不只是个情人,对吧?」他问。

「没错。」Loki简短地回应。Hatchet凝视着他,然後因为领悟而睁大了眼睛。

「你对这段感情是认真的,是吗?没有半点玩票性质。你是完全认真的。」

「是的,的确如此。」Loki说。还是越快把话说清楚越好。

「Loki,他是凡人——」

「一个字都别说。」Loki打断他,看了他一眼。

Hatchet知道最好别跟Loki吵,於是他移开目光,用了几分钟思考这个新消息。

「噢,那真是……嗯,我真没想到……那简直……哇喔……呃……那真是好极了,真的。非常好的消息……另外呃……我想我得跟你道个歉。」他总算决定好说词,「从现在起我会安分守己的。」

「这你可不怎麽擅长。」Loki立刻回应。Hatchet笑了一声。

「是呀,不过我会尽力而为。这将大大降低我的烦人程度。」

这是真的。Loki只希望这足以让Hatchet和其他人——尤其是Stark——和睦相处。

Hatchet起身,把他刚写好的那张纸递给Loki。

「我把你们东西能卖到的价格都写下来了。不过我猜你没有要把alyndor卖掉。」

「当然。」Loki证实他的猜测,接过那张纸。

「我还写了最低的出售价格,如果有人开出更低的,你就叫他们滚犊子去吧。如果zeDat很吝啬的话,跟我说,我再帮你找其他买家。但企业的人看到你们有知情人士帮忙,大概也不会想再坑你们了。」

「很高兴听到这些消息。」Loki点头。

「至於修理工作和补给品……Drongo有告诉我一些损伤程度,要修好可不便宜,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如果有合适的材料和工具,Stark可以自己动手修。」Loki告诉他,「他只是需要人手好加快速度。」

「哦?真的?那就不用花这麽多钱了。你可以写张清单给我,让我帮你问问看,帮你们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

「你就是借此维生的?」Loki问。

「主要是,这就是跟任何人都能沟通的好处。」Hatchet说。「我就像是个中介,给双方介绍买卖。所以我总是知道谁要卖什麽以及价格高低。」

Loki再次点头。「那好,我们就这麽办。」他说。「不过清单得由Stark来列,另外我们的确得先卖些货品。」

「我可以先从补给品着手,像是食物以及其他必需品。你们对此没有特殊要求。我可以把事情安排好,叫卖家几天後送货来,那时你们也有钱可以付款。」

「听起来不错。」Loki说,「不过我得去看看我们还剩多少东西。走吧。」

他步入货仓内部,Hatchet二话不说跟在後头。

「你之後会告诉我你为何不在Asgard吗?」在片刻的静默後,Hatchet开口问道。

「总归会的。」Loki说。

「事情很严重,对吧?不然你不会离开的。」

「我之後会说,Hatchet。我向你保证。」Loki看着他。Hatchet对上他的视线,几秒後他点点头。

「好吧,我可以等。」他说,「慢慢来吧。」

他现在还不会告诉他,因为Hatchet还没坦白他的真实意图。他必须得是那个先说出真相的人,之後Loki才会说出自己的故事。目前就连Stark都不知道事情的全貌,而他必须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隔天Vismio回来跟他们商议要卖的物品。虽然Stark对Hatchet写的清单投以不满的目光,他仍然物尽其用。这个企业人员对於他们非常清楚行情显得不怎麽高兴。他仍尽量把价格压低,但Stark太会做生意了。他说他们有zeDat以外的买家,如果Vismio不提高价格,大不了他们就直接付钱取得交易许可。最终他们卖了个好价钱,但此时他们显然已经不是Vismio最喜欢的客户了。

Stark坚持他们一定要先把钱还给Hatchet,他不想欠精灵的债。Loki确定Stark之前从未欠过任何人钱。这对他来说一定是种奇怪的经验。

Hatchet保证他会回来告诉他们要花多少钱才能补足船上货品。Loki没把事情交给他全权处理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知道Stark不会同意的。当他告诉Hatchet在下订单前要回来做确认时,对方只是会心一笑,摇了摇头。但他当然照Loki所说的去做。

这感觉挺奇怪的,因为一切是如此熟悉,他很快就回到了跟Hatchet之前的相处模式。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相当有意思,虽然才过了一天,但看起来什麽都没变。Hatchet依然对他颇为尊重,但这并未阻止他回嘴或是咒骂。不过说真的,那些大部分都是关系好的玩笑式昵称。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把类似『混帐』之类的词当成亲昵的表示,但Hatchet就是如此。只有那些他不与之深交的人他才会叫他们『甜心』丶『帅哥』之类的,都是随口说说而已。只有在熟人面前或是气到什麽都不管时他骂人的频率才会增加。Loki已经习惯Hatchet对自己的称呼在几秒内就从『我亲爱的王子』变成『你这烦人的混蛋』,但看到别人对此的反应依然十分有趣。

当他说Hatchet忠诚可靠时,他是认真的。虽然他之前遭受背叛,学到了残酷的教训,发现有时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不能信任,但他仍相信Hatchet。Hatchet不在乎他是战士还是法师,不在乎他是否是个王子,也不在乎他是不是Odin之子。Hatchet是他唯一一个不是Thor朋友的同伴,他不是为了接近那个他所谓的『哥哥』才跟他来往的人。

Hatchet从来就对Thor自傲的性格没有好感,他总是认为Hatchet应该尊重且善待他,就像其他人一样。但是Hatchet不会轻易对别人表示敬意。这点一直都没变。当Loki问他为何不喜欢Thor时,他的回答是有太多东西Thor都拒绝去了解,认为它们不值得他去注意。Hatchet不止一次告诉过他,如果Thor不是靠自己领悟到这点,那命运会给他一个教训。

『而命运的教训,向来都是残酷无情。』

噢,事後看来他是多麽正确啊。只不过比起Thor,命运对Loki更加残忍。

所以此刻这是种对往昔的奇特怀恋。可以说是苦中带甜,因为他不知道这能持续多久。他迟早得告诉Hatchet自己先前在Asgard被囚禁,犯下叛国和弑君(或者说是弑父)之罪。他必须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精灵并不像Aesir那麽鄙视Jotnar,但他还是很难想像一切会顺利进行。不过目前至少他能享受旧时回忆中的这一点片段,而内心不会被怒火吞噬;至少他可以回忆过去时光,而不会想把自己的皮肤抓掉;至少现在他还有一些美好回忆可以重温,虽然他已经可以预见它们随着事实的浮现而消逝。

Stark对此的反应他则是想都不敢想。要告诉Hatchet已经令他烦扰不安,而要告诉Stark则让他感到足以麻木内心的恐惧。但最糟的是,他知道自己无法永远保持沈默。




「我的天……你长大好多啊,年轻的王子。」来者的声音很熟悉,Loki看着体型庞大的熊伴随一声巨响倒在湿润的草地上,一支矛从它颈处刺出,Loki的匕首则没入其身侧直至刀柄。

Loki已经对这片围绕在Frey城堡周围的森林——野狼林——十分熟悉。迷路一次已经够丢脸了,他不允许这种事再次发生。现在他知道该走哪条路,知道该把哪些老橡树和岩石当作路标。他从不过度深入树林,但他自认对森林外围已经足够熟悉。这种事不该发生的。

今年他们的母亲决定早点造访Alfheim,虽然这个国度被称为永春之地,但有些季节仍较为寒冷。Loki并不在意冰冷刺骨的空气,这反而令他精神一振。这时节森林里的植物才刚开始冒出新芽,尚未长成茂密的灌木丛,让他比较容易找出正确路径。这个地带应该是安全的,不该有野兽在此出没。

精灵从巨石上一跃而下,朝Loki和那头死熊走来。

「我自己能搞定。」Loki说,总算从地上起身,把溅到脸上的血抹掉。精灵把矛从熊的脖子拔出来。Loki也弯下腰把匕首抽出。

「也许吧。」精灵耸肩,「但你可能会留下狰狞的伤疤。还是你就想那样?我听说你们Aesir就喜欢这麽做。」

Loki不屑对此作出回应,他抽回匕首,上头沾满鲜血,就跟他的衣服一样。当矛刺穿熊颈时,血喷得到处都是,站在它面前的Loki首当其冲。

「所以说……你又在独自狩猎?」精灵问,引来Loki一瞪。为什麽又让他遇到同一个精灵?虽然已经过去三年的时间,但Loki依然认得出来。他比之前看起来更加邋遢,衣服也更破旧,而且满身泥泞。

「我只是出来散个步。」Loki告诉他,把匕首收回皮带上。「我以为这些熊会在靠近丘陵的地带逗留。」他皱眉加上一句。

精灵点头。「没错,不过最近溪水暴涨。」他说,「几乎淹没了所有交叉道路,还冲垮了几座桥,动物都被困在这边或对面,其他生物就更不用说了。」

「这里离城镇很近,为何它们不避开这片区域?」Loki问。

「如果这边食物充足的话,它们是会这麽做。」精灵对他说。「但是对城镇的恐惧阻止不了饥饿的野兽。」

「那该有人去警告一下。」Loki说。「我舅舅必须知道此事。」

精灵耸肩。「也许吧。」他边说边蹲到熊旁,「反正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你在做什麽?」Loki问。

「不让这些好肉和毛皮留在这里腐烂。」精灵说,「所以我要把它的皮剥下来,拿走所有能利用的东西。」

「你打算吃熊肉?」Loki问,皱起鼻子。

「如果你够饿的话,什麽肉都可以吃,年轻的王子。」他把矛插在地上,调整了背上十字弓的位置,从皮带上抽出一把猎刀,开始动手。

「我之前从未见过带十字弓的精灵。」Loki注意到。精灵都是拥有绝佳视力的出色弓箭手,他们以高超的技巧使用长弓,有些精灵会用短弓,但那非常罕见。

「这是钢弩。」精灵纠正他,「你要来帮忙吗?这些血会引来掠食者。」

「我为何要帮你?」Loki问,双臂交叉在胸前。

「它也是你的猎物。」精灵说,抬头看了他一眼。Loki只是盯着他。「如果你帮我的话,毛皮就归你了。目前我用不到。」

Loki看着那头死亡的野兽。它体型庞大,当它用後脚站立时至少有八英尺高,看起来超过一千磅重。它的毛皮目前沾满了泥土和血,但毛根茂密纤长,颜色近乎纯黑。它是个好猎物,一头值得猎杀的野兽,把它的毛皮当作战利品来展示会很不错,尤其是在Asgard。事实上,这会非常非常好。现在他已经可以加入狩猎,但他目前最大的猎物也远远小於这只熊。就连Thor去年猎到的野猪和前年的雄鹿都没那麽大。

「我的匕首不适合用来剥皮。」他说,同时蹲到精灵身旁。「你有别的刀吗?」精灵转头看着他,那双紫蓝色的眼睛好奇地盯着他,然後他从靴里抽出一把较小的刀。

「我希望你知道该怎麽正确地剥皮。」精灵说。Loki接过那把刀,朝他轻蔑一笑。

「我当然知道。」

「不怕弄脏你的手,嗯?很好。」精灵点点头,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他没再给Loki任何指示,也没问他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麽。这跟Asgard的宫廷狩猎活动比起来是个不错的改变,那些较有经验的战士总是不断重复告诉他该怎麽做。好像他们不相信他真的知道怎麽用刀似的。但在Asgard,这就是他决定学习魔法的後果。

「你叫什麽名字?」在一阵沈默後Loki问道。「你应该知道我是Loki。」

精灵只是埋首於手上的工作。Loki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应,但之後精灵深吸了一口气。

「我没有名字。」他说。

「你没有名字……」Loki怀疑地重复他的话。

「是的。」

「那不是真的,每个人都有名字。」

「我就没有。」精灵简短地回答。

「不可能,你的双亲一定有帮你命名。」

「他们不觉得有必要。」他说。

「但是——」

「鲜血会引来掠食者。」精灵说,严肃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做你的事。」

虽然没几个人会相信,但Loki确实知道什麽时候该闭嘴。精灵眼里冷酷危险的光芒就是个明显的暗示。他没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沈默地继续做手上的事。




後来他陪Hatchet到别的区域去,Stark对此没有一句怨言。他忙着准备修理工作,而且他也不想让Hatchet独自一人去采购工具材料。Drongo和Juyu都说可以跟他们一起去,不过Loki回绝了。虽然他挺确定Hatchet还没准备好要坦白,但最好还是让他有这个机会,Hatchet在其他人面前是不会开口的。

另外,能跟团员分开一段时间也挺好的。不是说他已经受够他们了,只是在封闭空间相处那麽久使得Loki很想出去透透气。

第十区人潮不多。街道宽敞,许多车辆呼啸而过。这里的行人没有港口区那麽多,也没有小型商店和烟雾缭绕的酒馆。Hatchet向他说明几个主要区域的注意事项,Loki把这些讯息记在心里,以防修理工作让他们得在这里多待一些时间。Hatchet自己目前住在第九区,说那里是他的『行动基地』。它位於城市边缘,但那边并没有遍布企业港口和小型机场,比较像是内陆的贸易中心。

他们来第十区寻找最好的材料,以修补在上次攻击中被飞行舱切开的船身。Stark有明确指示他们该买哪种金属。那里有许多适合的材料可供选择,价格也不尽相同,最後他们选了有免费送货服务的商家。

而采买合适的工具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这区的商人大部分Hatchet都知道,但仍需要花费许多时间寻找。Loki知道Stark拿到他的新玩具会很开心的。他完全可以想像那画面。Stark会仔细研究每一样工具,测试它们的性能。接着他会开始工作,就像平常在工作室里那样,全神贯注且活力充沛。

他也确定Stark会想亲自来第十区一趟。Loki和Hatchet知道修理船身需要买什麽,但那里有许多其他种类的工具和器械,都是Loki从未见过的。Stark会兴高采烈地四处浏览,买下令他眼睛一亮的东西,探索崭新的科技。他们离开前绝对要再回来一趟。

後来他发现如果想补充药柜物品的话,必须到第四区去,它位於城市的另一端。Hatchet说魔法事物在这里十分罕见,虽然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但也只找到一些有卖此类物品的人。他建议Loki如果没有急着要用魔法补给品的话,应该等到了别的星球再买。在这里,它们的价格相当高昂。有时Loki会对这种事感到无奈,Stark也是。在Asgard,如果宫廷里没有他要用的东西,他就骑马到森林里自己找。现在他却得受限於金钱之类的事物。当他提到这点时Hatchet只是笑了几声。

「欢迎来到平民的世界。」他说,「希望你在这里待得愉快。」




当他们把工具都买齐後,两人坐下来吃了热腾腾的一餐。Hatchet不断说着关於Dalekanium和当地居民的事,也有说到他去过的其他星球,分享他在这个星系的见闻。Loki也告诉他关於仙女座星系以及它所拥有的各种爬虫族。他当然也必须说说团队里的其他成员。如果Loki把他们介绍得足够详细,Hatchet就不会把他们视为陌生人,这会大大改善他对他们的态度。所以他用了许多时间谈论Stark聪明绝顶的头脑和Drongo的冷静强悍,当然还有女孩们。他告诉他Bee有着怎样不可低估的力量,而由他亲自训练的Juyu,学习速度又是多麽地快。

「如果Bee能说话的话,她会更加有用。」他说,「光靠外表很难骗人。Juyu说谎的技巧还不够高明,而且她对变形术的掌握也没有Bee那麽迅速准确。」

「哦?他们是变形者?」Hatchet问道。「能跟相似的人待在一起是挺不错的吧。」

「因为他们是Skrull族所以他们能变形——」

「什麽?!」Hatchet突然靠近,嘶声说道。他迅速看了看周围,然後视线回到Loki身上。「他们是Skrull?」他厉声低问,显然不想被别人听见。

「是的,我之前没说吗?」Loki问。

「我操!」Hatchet骂道,「完了完了,我他妈当然就是这麽倒霉,操他妈的我就是不能喘口气,该死!」

「怎麽了,Hatchet?」

「起来!走人了!快点!」他催促着,已经起身朝桌面丢了几张纸钞。「快点,走了!」他再次催促,抓着Loki的手臂,把他拉离桌边。

「怎麽了?」Loki用要求解释的口吻问道,同时Hatchet仍拉着他。

「情况很糟。他妈的糟到不能再糟了。就像有个勃起的山怪想跟你来一发那种糟!」

「我们先把这吓人的画面放一边,到底发生什麽事了,Hatchet?」这次他紧抓着精灵,让他停下脚步。

「事情就是我们该死的很靠近Kree族的地盘!」Hatchet怒道,「事情就是Skrull曾经侵略过这颗星球!事情就是他们有他妈的安全措施来防范潜在的Skrull入侵者!变形术可一点都帮不上忙,而且城市警卫队会定期检查停靠港口。操,现在他妈的几点了?」他骂完後又开始前进,Loki跟在後头。「如果他们发现那两个女孩的话,场面可就不怎麽好看了。你们会深陷前所未有的麻烦里!你们全都会完蛋。我们得用跑的了,希望还来得及赶到!」

Loki很确定自己曾遇过比这更严重的麻烦,不过这仍然……

「该死!」他骂了一声,然後他们开始狂奔。






第五十二章:Laufeyson



译者:逆流


校对:小云





这次他们有个不错的开始。唯一让Tony心烦的,就是Hatchet实在是恼人地有用。那混蛋一直在帮忙。Tony倒是会乐得能有更多理由不给精灵好脸色看,但除了Hatchet的态度和烦人性格外,他实在没理由对精灵发怒,至少现在还没有。他已经向Loki保证自己不会干涉,会给他几天去处理Hatchet的事,看精灵能否通过Loki的诚实测验。一方面来说,Tony不希望他通过,因为那家伙实在太可疑,不可能这麽简单就说出是谁他妈的派他来找Loki。如果他保持沈默,那他们就有理由赶他走,再也不去管他。但同时他又希望精灵能通过,因为看看Loki所背弃的一切,还有他和家人间的那些问题,如果连朋友都让他失望就太惨了。Tony真的真的很不喜欢那家伙,但他是所有来自Loki过去的人里面第一个不让神族陷入凶暴状态的。如果他希望Loki失去最後一位来自过去的朋友那他就太恶劣了。

所以撇开Hatchet不谈的话,他们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直到一个五人小队——看起来是全副武装的士兵——走入他们的停靠处。他脑中立刻响起一个声音,喊着:『有危险,Will Robinson,有危险!』*他绷紧神经,转身面对他们。当那些人迫近时,只有Juyu跟他一起待在外头,Tony不知道是否该叫Drongo和Bee过来。对方已经很靠近了,他的呼喊可能会被听到。於是他决定先打消这个念头,希望能靠话语解决一切。

「什麽都别说,好吗?」他看了Juyu一眼,女孩坚定地点头。

当那些人走到他们面前时,他露出自己最迷人的记者会专用笑容。

「有什麽我能效劳的?」他问。

「这艘太空船的负责人是你吗?」他们的队长问。

「没错。」Tony毫不犹豫地答道。

「我是Ulcan,现在要依据议会法第五条进行例行检查,搜索你船上是否有敌对生物,你必须配合我们。」

「这里半点敌意也没有。」Tony对他们说,露出微笑,「这我马上就可以告诉你,我们只是纯良的商人。」

那队长看着他,眼神表示这种说词他已经听过上百次了。

「先感谢你们的配合。」他说,「这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只要你们没有藏匿Dire Wraiths丶Gramosians丶Kodabaks丶Chitauri丶Skrulls丶Yirbeks丶Ul’lula’ns或Solons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什麽问题。」

Tony从来没有为自己处变不惊的能力感到如此骄傲过,在听到『Skrull』时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然面带微笑。他也非常庆幸Juyu听不懂他们在说什麽,因为她实在是不怎麽擅长掩饰情绪反应。此刻他的思绪正以跑百米的速度疯狂运转,在他还没想好前嘴已经开始动了。

「哇喔。敌对种族可真多啊。我才刚来这里没多久,请问我该担心吗?我们需要采取哪些预防措施?有哪些星系是该避开不去的?我是说,那些种族会在附近攻击船舰之类的吗?」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尽可能拖延时间,趁机想出更好的办法。幸好Ulcan看来正准备满足他的愿望。

「没有担心的必要。」他说。「这些种族大部分都居住於仙女座星系,不太可能跟我们有接触,但其中一些种族拥有可用於秘密潜入的能力。你也不需要担心会受到攻击,贸易商船通常不是他们的目标。」

「但你们也会定期巡逻停靠区,对吧?」Tony问。他需要争取更多时间,越多越好。Loki还没有回来,意味着他不能直接开船逃走。

「城市警卫队会确保所有居民和旅客的人身安全。」那男人说。「你没有必要担心。虽然街上是有一定的危险,但这对大城市来说再平常不过。」

「那真是太好了!」Tony再次微笑,让自己的肢体语言维持热情且毫无保留的样子。如果他们开始怀疑他为何要问那麽多问题的话就完了。虽然他们大概已经完了,但事态仍可能在瞬间变得更糟。「你自信的态度让我觉得更有保障了。我是说,你们明显是这方面的专家,而且要巡逻这麽多停靠区也不轻松吧。我希望他们没把所有事都丢给你们做。在有些我去过的星球上,像你们一样的警卫都工作过度。我的意思是,整个机构就那麽几个人而已,想也知道那里的安保措施有多烂,我在那里就不像在这里觉得这麽安全。不过我确实希望你们的人数能再多一点,也希望这城市没给你们繁重到不合理的工作量。那些混蛋高层都不懂你们做的都是最辛苦的工作,维持治安,对吧?这是最辛苦的,治安不好还怎麽赚钱啊,我说的对不对?你们是让公司得以经营下去的最大功臣,而高层却吝於增加你们的薪水。如果城市不够安全的话,谁在乎那些公司高层啊?安全保障,这才是吸引商人停靠的最大因素。但谁赚的钱比较多?那些坐办公室的白痴。」

「是啊,说得没错。」一名队员咕哝着说。队长瞪了他一眼,但他只是耸耸肩。Tony早就忘记之前是哪个工会的家伙曾对他吼过这麽一段话,不过他很庆幸自己还记得其中几句,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怎麽就说到这里来了。但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必须继续说下去。

「对吧?对吧?」Tony点头如捣蒜,「我就知道你们会懂。所以我只是想知道我在其他星球看到的破事这里是不是也有。我是说,我已经在停靠区外面看到好几个可疑人物,所以我有点想知道这里的安保措施做得好不好。而且——」

「虽然你说的这些事都非常有意思,」Ulcan打断他,「但我们还有其他地方要去。首先,我需要你回答几个问题。」

「好的,当然当然。我也不想耽误你们的时间,完全不想。有什麽问题尽管问,我会尽力回答。」

他见鬼的到底该怎麽办?这些家伙就是不走。而且那队长看起来不打算继续听他胡扯下去。不过他们看到Juyu时也没什麽特别反应,所以大概不知道她的身份。他们有办法检查吗?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女孩们时她们颈上的项圈,代表这种技术是存在的。这些家伙有类似的东西吗?他不清楚。

「之前造访过的星系?」Ulcan问。

「呃,天炉座和天龙座。」他答道。他是绝对不会把仙女座说出来的,门都没有。而他们是从天龙座的方向过来的,不提就太蠢了。

「团员人数?」Ulcan继续问道。

「五人。」Tony说,「只是个小团体,其实更像一家人。」

「团员的来源地?」

「我们都是本地人,我是说星系,我们都是这星系的人,还有天炉座。我们有个团员是天炉座来的。」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认出Drongo的种族,所以最好把话说得越贴近事实越好。队长朝他点点头。

Loki到底跑哪去了?Tony不记得他之前是说什麽时候会回来。他迟到了吗?还是正在回来的路上?情况糟透了。如果那些家伙决定搜索船内,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麽办。虽然他可以跟他们战斗,但然後呢?

Ulcan看起来已经把问题问完了。

「现在我们只需要——」

「嘿!夥计们!你们在做什麽呀?」Tony和警卫全都转过头去。刚才那句话是Hatchet喊的,Loki则紧跟在他後面。Tony想要松一口气,但他又不想让警卫看出自己之前的紧张情绪,於是他依然保持一副轻松的模样。现在如果情况恶化他们就可以直接起飞走人了。希望如此。




Tony没有忽略Loki把自己挡在Juyu和警卫间的举动,他平常的保护欲没那麽强,所以Tony只能假设他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麽事。Hatchet站的位置非常靠近警卫,但没有挡住他们的视线,不然意图就太明显了。

「你们是第六队吧?」Hatchet问道,看着警卫队,「这是在做什麽?」

「例行检查。」Ulcan回答。

Hatchet哼了一声。「真的?在这麽多停靠口中,你们偏偏来查这里?是Vismio干的好事对不对?一定是他。你要知道,我住在这里,而他们是我朋友,我已经跟他们做好几年生意了。他们没什麽可疑之处,别因为ZeDat没法骗到他们的钱就派你们过来,他们没权力这麽——」

「没人派我们过来。」Ulcan打断他的话,「这是每位新访客必经的例行程序。」

「那就不用了啊,因为他们不是新访客。我已经跟他们在生意上往来一段时间了。他们在邻近的星系已经接受过各式各样的检查。而且你们也知道Milsys公司的停靠区才是不受欢迎人物的大本营。你们为什麽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刚说自己才来这里不久。」Ulcan朝Tony那边点了点头,该死,他刚真那麽说了?如果这会让他引火上身的话……

然而Hatchet处变不惊,若无其事地耸耸肩。「他是啊,但其他人可不是。」他说。

「那好吧。」Ulcan说,拔出一把造型奇特的枪。Tony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打中了,他完全没时间蹲下或闪身躲离那道黄色光束。於是他手立刻伸到胸口紧紧抓着,等着迎接随之而来的疼痛。

但他感觉到的并非疼痛,而是某种渗入皮肤的诡异冰冷感。他边喘气边破口大骂,脚步踉跄。

「刚那是什麽鬼?」他朝警卫大吼,重新挺起身,他看到Hatchet仍站在原地,而Loki跟他的距离却大大缩短了,神族看起来无比震惊。他一定也以为Tony真的中枪了。Juyu已经把枪举起来,瞪着警卫看。她仍听从嘱咐保持沈默,但眼神愤怒,等待着Tony的指示。他对她摇摇头。

胸中冰冷刺骨的感觉仍未减轻,真他妈不舒服。

「喂,我问你问题呢!」他怒视着Ulcan,「你他妈的干嘛开枪打我?」

那警卫似乎丝毫不受他的愤怒影响,这只令Tony更加火大。

「就像我之前说的,有些敌人拥有特殊的能力,其中一项就是改变外表。我们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来找出变形者。」他边说边举起枪,「看来你通过了测试。」

「是啊,我他妈的不是变形者,这我本可以直接告诉你的。」Tony狠狠瞪着对方,揉着仍感刺痛的皮肤。然後他瞥了Loki一眼。神族几不可察地睁大了眼。Tony也同样意识到了,如果这些该死的家伙朝Juyu开枪的话,他们就得赶紧上船走人了。

「好了,你们已经检查过了也玩够了,别再骚扰我的生意夥伴。」Hatchet开口,「而且说真的,你们应该去Milsys的停靠口才对。」

队长挺起肩膀站到Hatchet面前,怒气冲冲。他比精灵还矮一点,但看来丝毫没有受这个事实影响。

「你没有权力告诉我该去哪个停靠口检查。」他说,「所以我会在这里行使职权,你最好把嘴闭上。现在给我让开。」

Hatchet的站姿稍微改变了一点,他挺起身,肌肉绷紧。他仍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警卫,这对他们的情况可没有帮助。Loki看着那些警卫,眼神警惕,再次把Juyu挡在身後。

「Hatchet。」Loki低声呼唤。精灵转头看着他,等待着。大概是在等Loki告诉他怎麽做,看起来像是这麽一回事。Loki抬手将一缕发丝顺到耳後。这个举动看起来自然平常,但Loki从来不会拨弄头发,更不可能在目前他那麽警惕的情况下这麽做。

Ulcan看起来已经不想在这里耗费更多时间了。他推了Hatchet一把,再次举起那把蠢枪。

Tony一颗心都悬了起来,不过当光束打到Loki而不是Juyu身上时,他还是稍微松了口气。Loki看起来不像他这麽如释重负,随後Tony记起了自己被击中後那冰冷的感觉,所以Loki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缓缓。

接着某种亮紫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转过头去看着Hatchet和那些警卫。精灵的手在发光,指上有种脉冲燃烧的能量,一时间Tony以为那跟很久以前Loki用过的能量光束是相同的,就是在他的大厦里,在这一切开始之时,他见过的那种。

但没时间让他去仔细观察,因为Loki的呼吸声变得急促响亮。Tony还没意识到自己看见了什麽就朝他走去。Loki的身体微微弓起,几缕头发滑落下来遮住他的脸庞。他的呼吸声那麽粗嘎刺耳,让Tony立刻感觉到一阵恐慌在胸膛里蔓延。然後他总算注意到了:Loki的双手变成了蓝色。

不是当地居民那种暗沈的灰蓝,而是更深丶更饱满的宝石蓝。Loki低头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剧烈喘息,屈伸着他修长的手指。

「Loki?」Tony忧心忡忡地呼唤他,想伸手去确认他是否安好,但Loki看起来情绪极为不稳,於是他收回了手。他看不到Loki的脸,被头发挡住了视线,但他可以看到深蓝的色泽缓慢地爬上Loki的脖颈,逐渐取代他苍白的肤色。一条条凸起的纹路也随之浮现,一开始看起来很像伤痕,但定睛一看就会发现它们对於伤痕来说太过精致平滑。

「Hatchet,动作快点!」Loki厉声说道。

「已经在快了。」精灵喊道。Tony抬头,不确定自己看到了什麽。Hatchet手上的紫色能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半透明的蓝紫色迷雾。Ulcan和其他警卫困惑地环顾四周,眼神失焦,脸上表情空洞呆滞。Tony完全不知道精灵在做什麽,只知道那是魔法。不过目前他没心思去管,只希望警卫快走好让他搞清楚Loki到底怎麽了。

「你想要我怎麽——」Hatchet回头看了一眼,倏地噤声了,他倒抽一口气。好吧,看来他跟Tony同样震惊,所以情况并不寻常。那这究竟是怎麽回事?

「让他们离开。」Loki说,依然低头盯着双手。他的整副身躯看起来非常僵硬,每一条肌肉都很紧绷,Tony依然看不清他的脸。这让他吓坏了,简直是惊慌失措。Loki是否感到痛苦?他受伤了吗?Tony应该怎麽办?当别人突然变蓝的时候你该怎麽做?他真的很想碰触他,但Loki全身僵硬,肢体语言尖叫着他不愿被碰触。

「变形者,但非敌对种族。」Hatchet的语调平缓冷静。

Tony再次看向他们,蓝紫色的迷雾正逐渐淡去。Ulcan眨眨眼,把枪收回枪套,接着伸手凑近肩上的小三角形。

「我是第六队的Ulcan。这里有变形者,但非敌对种族,这个停靠口已经检查完毕,准备前往第十八号停靠口。」他回报。「感谢你们的配合。」他对他们说道,随後转身离去,其馀四人一言不发地跟在後头。

正常来说,Tony会非常想知道刚才那绝地控心伎俩是什麽鬼,不过现在他有更严重的问题要处理。

而Loki在警队转身的那一刻就拔腿跑进船内,半句话都没说。

「Loki!」他喊道,但神族一秒都没有停下。「Juyu,把船锁上。」他说,然後追了上去。




Drongo在Tony飞奔过他身旁时试着开口问他发生了什麽事,但Tony只是朝他喊了句『等会再说!』就跑走了。该死,Loki的速度真快。他大概是要往他们房间跑去。Tony心中困惑,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但他很庆幸Loki决定跑进船内而不是跑出去。他现在大概想一个人待着,但Tony不会让他这麽做的,至少现在不行。

「放开我。」他听见Loki低声说,这让他在走廊上慢下脚步。「拜托你了,小蜜蜂。」

当他走过转角时,眼前的景象令他呼吸加快,Bee——维持Skrull原本的样貌——正抱着Loki的腰。而Loki全身依然是蓝色的。

「看来她抓到你了。」他说,Loki立刻抬起头。红。红色的双眼。Loki几乎马上移开视线,但仍被Tony看见了。跟Bee的眼睛的红色不同,他的眼睛有着深红色的虹膜,虹膜周围则环绕着较浅的红,形成渐层,只有他的瞳孔是墨黑的。

Tony走过去,他的气息立刻平稳了些。他甚至都没空去对Bee竟然愿意碰触别人的事实感到惊讶,因为Loki看起来仍非常紧绷。他依然站在原地的唯一原因是如果他要走,就必须用暴力把Bee从身上扯下来。她抬起头,一双红眼平静地看着他,眼神专注而锐利。

当Tony伸出手时,Loki躲开了,不想让他碰到。Tony吞咽了一下,坚定地无视自己心如刀割的感受。

「别这样,Loki。说句话啊。」他出声请求。他想不出自己还能说什麽。不管那把枪的原理是什麽,显然都是用来对付变形者的。这表示Loki变蓝的原因只剩下几种可能。而枪的效果显然也尚未消失。

「这就是你真正的样子?」他问道。Loki紧咬着牙,深吸了口气,点点头。「这就是你不想告诉我的事。」Tony说。这不算是个问句,但Loki还是点点头。

Tony知道这就是Thor提过有关收养的事。这就是一切的根源丶所有问题的导火线。这就是为何Loki不愿称呼他们为家人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而已。Loki的种族跟他们完全不同。但问题不只如此。他们是皇室家族,事情一定还要更加复杂。他的思绪又开始运转,把所有他对於Thor丶Odin和Frigga的了解和他所知在Asgard发生的事都拼凑起来。包括所有Loki对他说过关於Aesir和自身过往的事。这方面他说得不多,但每一次Tony都认真倾听,仔细地留意每一点零碎的信息,并记在心里。Loki对此不愿多谈,所以要拼凑出真相十分困难。他必须加入自己的观察还有这些年来他对Loki的所有了解。

然後他恍然大悟,就像有个灯泡在头上亮起来似的:Odin,那个战争贩子丶狡猾的国王和他所有窃得的宝藏。

「你就是他带走的那位王子?」他问。当初Loki的故事里有两位王子和一位公主。Frigga和Frey这对被带离Vanaheim的兄妹先出场,然後是那位在地球之战後和Jötunheimr之心一起被带走的王子。他不太确定但是……Loki点头。

Tony呼出一口气,走得更近。这次他不让Loki有躲开他碰触的机会,他一只手抚上对方的脸颊。神族的皮肤冰冷,但还不至於令人不适。他感觉起来像是在外面吹了一整天的冷风,而事实确实如此,所以Tony不知道之後他会不会变暖。

当Bee发现Loki不再试着离开时,她就放手了。不过她并未走远。说实话,Tony也哪都不想去,他不想破坏自己设法取得的片刻平静。必须要让Loki开口才行。

「过来吧。」他低声说,後退一步,靠墙而坐。Loki也照做了。Bee则坐到Loki另一边,没有再去碰他,但仍靠得很近,只是个安静的存在。Tony一向很感激她敏锐的直觉,但这次更甚以往。

Loki看着前方,Tony趁机端详他的脸庞。他的轮廓没有丝毫改变,不一样的地方只有双眼和肤色,以及皮肤上的精致纹路。

「让我看看你。」Tony出声请求。Loki只是再度咬着牙。他不需要是天才也能看出Loki并不喜欢自己的外貌。「你是巨人族,对吗?」他问道。

「冰霜巨人。」Loki说。不,他简直是用啐的,彷佛这词脏了他的嘴。当初他在故事里提到这个种族时,语气还没有这麽轻蔑,显然他之前把内心的情绪藏得很好。但现在他已经没有这麽多层伪装了。

「Jotun。」Tony说。

「Asgard的宿敌。」耳边传来另一道嗓音,Tony转过头去,看到Hatchet站在转角。Loki的牙咬得更紧,手握成拳。

Tony不确定是否该叫精灵走开,但他知道就算说了Hatchet也不会听,於是他保持沈默。

Hatchet动身走近,在Loki面前停住,然後单膝跪下。

「你,」他开口,「让我大吃一惊。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说,然後沈默地看着Loki,几乎跟Tony不久前做的一样。「你简直是我看过体型最小的巨人。」他冷不防说了这麽一句。

Loki抬头冷冷瞪了他一眼。「是的,我知道自己是个侏儒。」

对此,Hatchet只是若有所思地哼了一声。「好吧。」他说,「但你也是我看过最英俊的巨人。」他加上一句,狡黠地微笑。

Loki愣了一下,Tony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Bee则轻轻哼了一声。Hatchet只是笑得更开。

「怎麽?你竟然还会为此感到惊讶?你也知道我这张嘴就是这样。就算你是邪恶的冰霜巨人我也不会因此饶过你的,兄弟。」

Loki叹了口气,头向後重重靠在墙上,抬头看着天花板。

「真受不了你。」他说。

「你也知道我就是这样。」Hatchet说道,然後他瞬间严肃起来,玩味的笑容变成某种更温柔的表情。「但说真的,」他再次开口。Loki的视线回到他身上,然後Hatchet伸出手,掌心朝上。「可以把手给我吗?」他问,手指稍微动了动。

Loki叹息的样子彷佛在诉说一场他早已溃败的战役。Tony可以确定这已经不是精灵第一次提出这种要求了。从他做出这个手势的样子以及Loki无奈的叹息中都可感觉到一种亲密的氛围。Loki把手放到精灵掌中。Tony注意到他黑色的指甲以及手背上的纹路。那些纹路一定覆盖了他的全身。Hatchet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也覆了上去。

「你是Loki。」他说,直视着那双深红的眼,「除此之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Loki回望着他,然後点点头。Hatchet再次微笑,捏了捏Loki的手後才放开。

虽然Tony仍对那家伙没有好感,但他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他之前显然也不知道Loki是个Jotun。现在他知道了,但他对Loki的态度不会因此有丝毫改变。一切都维持原样。

接着Tony遵从内心的渴望,把手覆上Loki修长的蓝色手指,他很庆幸Loki并未抽回他的手。他现在比较平静了,一部分的肌肉也放松下来。

「可以让我们独处一会吗?」他问。於是Bee起身,临走前碰了碰Loki的肩膀,而Hatchet只瞥了Tony一眼,然後探询地看着Loki。等到Loki对他点头时才起身。

等到只剩下他们两人时,Tony却完全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不认为你真的在担心我对你真实模样的反应。」他说道,「因为你要知道,我对此并不在意。」

「真的?你不在意我看起来跟你完全不同?」Loki问,「不在意你所知的一切都是谎言?不在意我真正的模样是个怪物般的异——」

「不,你不是。」Tony打断他,「你为何会这麽想?还是你觉得我也把女孩们视为怪物?她们是绿皮肤的变形爬虫族,跟我完全不同。」

「这不一样。」Loki说。

「哪里不一样了?」Tony反问。

「问题不只是出在我的肤色而已。」Loki说,「冰霜巨人都是残忍愚蠢的野兽。」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这麽想。」Tony说,「难道你也觉得女孩们是某种恐怖的野兽?因为我们所听到关於Skrull的传闻都是这麽说的。」

「我当然不这麽觉得。」Loki说。

「Sakaar的帝国人也认为Drongo的族群只是愚笨的大型动物。事实真是这样吗?他只是某种愚笨的大型牲畜?」

「有时我觉得他比我们两个还要聪明。」Loki说。

「是啊,老实说这想法挺吓人的。」Tony点头。

「这还是不能相提并论。」Loki说。

「能。」Tony坚持,「或许冰霜巨人在Aesir的故事里都是邪恶的怪物,但历史向来是由胜者所写的。这你一开始就告诉我了,所以我知道你对他们的想法不是那样的。」

「你还没见过真的冰霜巨人。到时你就会知道他们究竟是多麽野蛮无知。」

「我现在就坐在一个冰霜巨人旁边,而他证明了他们并非如此。」

「我是在Asgard长大的。」Loki反驳。

「这并不会神奇地赋予你高於平均水准的智商,那是天生的。更别提你的魔力了。那些都存在於你的基因丶血肉丶骨头和你顽固的脑袋里。单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你甚至都不可能是唯一一个这样的冰霜巨人。没有人是独一无二的,就连我也不是。我现在就可以想到五到十个可以跟上我思考的速度,甚至在他们的专长领域里超越我的人。而你很聪明,所以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我知道你至少想过几次。」

「难道这该是种证据?证明一定有几个聪明的冰霜巨人?」Loki问。

「我怀疑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数量。」Tony说,「我怀疑你根本对他们一无所知。他们有法师或术士吗?在他们战败之前,在Odin夺走他们的……心,让他们陷入无尽的严寒和黑暗之前,他们的城市是什麽模样?」

「这些都不重要!」Loki怒道。Tony并未多作争辩,因为他确定Loki知道他话中的含义。

「好吧。我只是在证明我的观点。」他说。

「这不是我希望进行这场谈话的方式。」Loki说,头又靠到墙上,叹了口气。

他有打算进行这场谈话的想法已经让Tony很庆幸了。他再次转头看着Loki,把对方的手拉到自己腿上,紧紧握住。

「你可以转过来看我吗?」Tony问。Loki又叹了口气,但总算转过头来。

「我讨厌这一切。」他说。

「但我不讨厌。」Tony回应,「因为这是你。」他微笑。「而且你也知道,红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然後他们沈默地坐着,Loki的外表虽然很奇特,但绝不难看。或许几年前的他会更震惊,但在看过各式各样的种族後,他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见鬼的,还有粉红色的人和毛茸茸的紫人,以及种类繁多的蜥蜴族,而且这星球的人也是蓝色的呢。所以在这方面他其实不怎麽惊讶。就连那双血红的眼都不会令他感到不安。他知道这绝对是因为Bee的缘故。

「他们从未把真相告诉你,对吗?」他打破沈默。Loki摇头。

「我自己发现的。」他说,「Jotun的碰触会使人冻伤,但我的手只是变成蓝色而已。」

「然後你就跟Asgard对立了。」Tony做出结论。

「他们欺骗了我。」Loki咬牙切齿地说,呼吸再次急促起来。「从我出生开始就是如此。你知不知道那是种什麽感受……每件你该做到的事都以失败收场,到头来发现其实一开始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你就是注定要失败?你就是注定要低人一等而不是与之并肩?」

Tony很难读懂这双深红的眼,因为他还不太习惯,但它们看起来正闪着泪光,饱含怒意。Loki脸上的表情则容易解读得多,但也一样令他心痛。

「我恨我的皮肤和眼睛。」Loki接着说,「我恨在我血管里流动的冰冷血液。但我最恨的是他们教我去恨这些。我成了自己小时候床边故事里的怪物。」

Tony再也忍受不了了,他伸出手把Loki拉近,在他因愤怒而抿起的嘴唇上印下一个温柔的吻。一开始Loki还很紧绷,但随後就放松下来。Tony只是保持两人彼此贴近,当吻结束时他们的额头依然相抵,感受彼此缓慢的气息,他轻抚着Loki的头发。Tony希望能让他再次冷静下来,因为如果看到Loki流泪的话他恐怕会手足无措。他永远都不想看他落泪。

「你知道我不会在意。我不在乎你是Aesir还是Jotun。」Tony说,「所以你为何不敢告诉我?」

很长一段时间Loki都不发一语,但之後他肯定认为事已至此,已经没必要再保持沈默。

「就算我的身份没把我变成怪物,我所做的事也会。」他说,同时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看来他已经再次冷静下来,不是藏在面具背後,而是筑起城墙,准备遭受打击丶承担痛苦丶面对一切不可避免之事。

「而有些我毫无悔意。」Loki加上一句,稍稍抬起下巴,态度挑衅。但Tony很难看出Loki是真的对他所做过的一些事情毫无悔意,还是他只是不允许自己为此感到後悔。

如果Tony说他对自己接下来会听到的事不感到紧张的话,那他就是在说谎。虽然他确信自己很清楚Loki的能耐,确信自己不会听到比预期更糟的事。但他也相信Loki被他必须面对的真相,或被真相揭露的方式弄得遍体鳞伤。他被迫发现自己格格不入的原因是一个潜藏在他皮肤底下的谎言,他被迫在镜中看见敌人,看见从小就知道要惧怕丶憎恶的怪物。他确信这是让Loki步入疯狂的真正原因,而不是Yggdrasil的景象或是疯狂泰坦对他的心灵控制,也不是宇宙魔方。而他也确信没有什麽事可以抹去他对这个男人的爱。但他也知道爱情不是一切,有时候单靠爱情是不够的。

Loki凝视着他,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但他看起来似乎只是单纯地想把他的样子收进眼底。

「怎麽了?」Tony问。

「我想要将此刻记在心里。」Loki说,露出一个心碎的微笑,「我想记住你现在看我的样子。」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过Tony的脸庞。「因为以後你再也不会这样看我了。」

Tony抓着他的手,紧紧握住,然後在他掌心上印下一吻。接着他点点头。

「告诉我一切。」他说。

「我需要其他人也在场,因为我恐怕无法再把这个多讲一遍。」

Tony点点头,但没有立刻站起,而是倾身吻了Loki。

「我爱你。」他坚定不移地说。

然後Loki再次露出那种微笑。彷佛他知道自己的世界即将灰飞烟灭,一切都将崩毁,不复存在,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束手无策。

「而我也爱你,Tony Stark。别忘了这一点。」

不会的。无论他将要面临什麽,这是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译注:
1.  有危险,Will Robinson,有危险!(Danger, Will Robinson, danger!):出自影集 「Lost in Space」 ,由里面的一只机器人对一位小男孩Will Robinson所说。


作者後记:
天啊,在写最後一段时我哭得好惨。我对Loki有太多感情了。没办法。《雷神索尔》也是让我看一次哭一次。

评论
热度(54)
  1. 安达提卡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