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六十二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六十二章:Bruce Banner(上)



译者:小火


校对:小云








“我还是觉得我们该从Rogers开始。”Loki第一百次说道。他变成了一个样貌普通又矮又黑的棕发男人,这让他脸上有些恼怒的表情变得无比好玩儿。



“船都已经开出好远啦,亲爱的。”Tony对他说,“就是Bruce了。”



“他开始变绿的那一瞬间,你就自己玩吧。”Loki警告道。



“噢哦哦哦,你才不会丢下我的。”Tony调笑道。他心情挺不错,显然的。也许是因为那排山倒海为他的回归而庆贺的人群,那场成功的访谈,又或是他们为了预祝好运而在他穿上盔甲前来的那一发。



Loki并不是完全同意“让我们先把消息透露给Bruce”这个主意。考虑到他对Hulk有的那些不那么美妙的记忆,Tony能明白他的保留。但Bruce不是Hulk,而Loki真不该再只看到绿巨人了,他更该看到原本的那个男人。



一声敲门声传来,Tony应了声后Patricia走了进来,后面跟着Bruce。



“谢谢,Patricia,没别的事了,你现在可以回去找Pepper了。”Tony对她说。他喜欢Pepper的助理们,他们就像是她非常怪异却又高效的扩展包。Tony感觉甚至在她没有亲自到场的时候自己都在被她注视着。当然了他们都没什么不爽的。Adam看着Loki变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模样,而他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而Patricia则是对于搞定一切都擅长得可怕。要不是Tony亲身明白机械化还没那么先进,他会猜他们都是机器人。



一等Patricia转过身关上门,Tony就甩起双手咧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Bruce!”他欢迎道。无需客套,去他妈的客套。他立刻就冲了过去给他的朋友一个拥抱。



“嘿Tony。”Bruce一边招呼一边将包扔在地上。



“见到你太好了,老兄。”Tony一放开他就说,Bruce回了一个他惯有的一种带着点不确定的微笑。



“是啊,我也是。我没想过会再见到你。我们都很高兴你回来了。”



“啧,就好像我会被那种人永远地扳倒一样。”Tony不屑地回答。



“既然你这么说。”Bruce说,而接着他的视线落到了Loki身上,他当然没有认出他来。“那是谁?”



“我们会谈到的。”Tony话题一转。“你准备好了吗?这就是所有你想带上的东西了吗?”他说着指了指那个包。



“对,我总是轻装旅行。”Bruce对他说。



“永远别带你拿不动的东西。”Tony同意道。“所以,我可以先开始解释,但我们最好先回到宅子去。”



“这一路上我们会有好几个小时来消磨。”Bruce说。Tony只是笑了。



“不,我们不会。”他对他说。“我们将瞬间转移。”



Bruce瞪着他好长一段时间,然后看向了Loki,接着又看回Tony。他微皱着眉,像在试图弄清笑点在哪。



“你没在开玩笑。”他最后说。



“我没有。”



“瞬间转移?你想要瞬间转移到西海岸?”



“没错。”Tony笑了。“听起来就很刺激,对吧?它确实刺激。你准备好了?”



“不,不等等,你要怎么做?你在这里安装了什么机器吗还是这背后有什么科学技术?”



“就信我吧,Bruce。”



“告诉我这是怎么做到的。”



“《真实世界的脉络》里讲的捷径1。”Tony对他说,那是最简单的回答方式。Bruce瞪着他,像是一面极度渴望要再多问点问题,又一面渴于在问任何问题前先亲眼见识一番。于是Tony捡起了Bruce的包扔到自己肩上。然后Loki朝他们走近。



“你准备好了?”Tony问。



“我们要从这里瞬移吗?我需要干什么?”



“从我的经验来说,如果你深呼吸然后含着那口气会有帮助的。”Tony说,“明白了?跟着我。”他说着缓缓深吸了一口气,Bruce片刻后也跟着做了。Loki伸出手,将一只手掌放到他们肩上,就这样Tony感觉到了那个熟悉的失向感还有加在他身上的陌生压力。那感觉仅仅维持了片刻的功夫,然后Loki的手滑了开去,Tony和Bruce都长呼出来,深吸进新的空气。他们在他马里布的客厅里,就像那样。这永远都不会变得无聊,Tony笑得像个圣诞节早上的孩子。



“欢迎回来,Sir。”JARVIS欢迎道。



“喔噢。”Bruce环视四周。“你真的没在开玩笑。”他说。



“让我先脱下我的盔甲然后把船员都召集起来。”Tony说,“然后你就可以问你的问题了,好吗?”



“船员。”Bruce看着他,“那回答了我其中的一个问题。”



“让我们从我开始!”



Tony和Bruce两人都被那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Tony转过身怒瞪向Hatchet,那人一秒前肯定还没坐在沙发上呢。或者好吧,实际上他确实坐在那,但隐形是他最爱的操蛋的消遣节目。



“别他妈再那么做了。”Tony对他叫道。“总有一天你会惊到我然后因此得到一枚打到脸上的冲击炮。”精灵只是耸了耸肩,当他妈的然了。



“JARVIS,你知道他坐在那儿吗?”Tony问。



“很遗憾,Sir,我并不知道。”JARVIS回答。“他对于混淆我的感应器已经娴熟得令人心惊。”



“但要骗过你变得越来越难了JARVIS,你从我这儿学习,这样你就能用你那无所不视的眼睛保护我们所有人。”Hatchet一边争辩着一边朝后扬起了头盯着天花板。他还是在那样做,只有Drongo和Loki在跟JARVIS说话的时候才不对着天花板。



“以消极和带攻击性的方式提供帮助以及给出讽刺挖苦的恭维看来也是他新的最爱消遣。”JARVIS又说道 ,Hatchet窃窃笑了。



“所以,他就是那个会变大变绿的。”Hatchet问着站了起来。他一贯的坏笑又贴到了脸上。



“不行!”Tony和Loki立刻说道。



“你们真没意思。”精灵愤愤地退了下去。



“所以,他是……”Bruce问。



“Hatchet。”Tony说。“当他最终还是惹毛了你的时候试着别杀了他。”



“你对我生命安全的担忧真是感人,哦无惧的领导者啊2。”Hatchet坏笑。



“JARVIS,你让其他人知道我们回来了吗?”Tony问,无视了精灵并开始脱下盔甲,从手套开始。



“Drongo先生已经在路上。”JARVIS说。“Bee小姐和Juyu小姐也会很快过来。”



“好极了。”Tony说。“我不在的时候有发生什么吗?”Loki走到了沙发边,在Hatchet旁坐下。精灵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然后又窃笑起来,显然是被他好友不寻常的模样逗乐了。



“您订的那些水晶已经在您的工作间,alyndor也已经为MARK火鸟2号准备好了。”



“水晶?”Bruce问。



“哦,你会爱上我那些新玩意的,Bruce。”Tony对他微笑。“我会给你个盛大的参观的,等我们把你来这儿的必要项目搞定了之后。”



“也就是,我猜,跟你的船员们见面。”Bruce说。



“是的,我还有些问题要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不,挺公平的。”Bruce说。“我问我的问题,你可以问你的。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



“对啊,神盾和Cap会想要你把我说的一切都告诉他们。”



“我会告诉Steve他想知道的,但神盾不会从我这得到任何东西,如果你担心这个的话。”



“不担心。”Tony耸耸肩,从靴子里滑出来。“我知道你跟Fury之间没什么感情。实际上我就指着你对今天在这了解到的事给他们一个相对公正的看法呢。”



“他们知道我们是朋友。”Bruce说。



“但他们也知道你聪明,谨慎,几乎不可能被恐吓,而且你可没有鲁莽行事的名声。”



“我恐怕得问下为什么我的这些优点在这事上很重要?”Bruce说。



“我们会说到这个的。”Tony安抚地笑道。他想要Bruce对船员们有个相对较好的看法,即使如果Loki的部分不顺利。



“能帮帮我搞定这块胸甲吗?”他看向Loki问道,后者立刻站起来帮忙把它卸了下去。Tony得把MARK火鸟2号做成他能自己脱除的。他可以自己穿上这个甚至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自己脱下它,但它很重所以这不是个轻松的活。他的新设计会修正许多这些小的不便之处。他还得确保自己在所有天气下都能穿着它,甚至是在水下。



在Tony脱下他DNI头带的时候Drongo走了进来。Bruce一看见这位巨人,眉毛就明显地挑了起来。



“Drongo,正好,见见Bruce。Bruce,这是Drongo。”Stark迅速地介绍他们认识。



“我一直期待着与你会面,Banner博士。”Drongo说道,一如既往地礼貌。



“是的,呃,你好。”Bruce片刻后握住了那只伸出的手。



“我承认一开始我是被你的变形能力激起了兴趣,但我如今对你关于核嬗变的研究更感兴趣,我还希望你有时间能谈谈细节。Stark和我关于一些地球科学聊过很多次,那非常引人入胜,但即使他有浩瀚的知识,他也不是在所有领域都是专家。”



“噢,好啊,我是说,没问题。那会挺有意思的。”Bruce说,再次从上到下打量了遍Drongo,这回皱眉的表情又完全是另一种了。



Tony发现自己在笑。“你会要说很多话的,Bruce。”他说。“Drongo就像块海绵一样吸收知识。就等着你发现自己开始质疑宇宙的基本理论吧。”他说。



“我过去的这些年间已经在这么做了。”Bruce说。“没什么比外星人从天涌下来更能改变你的世界观。”



而那仍旧是个Tony还不想碰触的话题,幸运的是女孩儿们终于也到了。



“哦老天啊,她们是绿色的。”Bruce发现她们后立刻说道。他将眼镜在鼻梁上推高了些,甚至都不试着去掩饰他的惊叹。



“她们是蜥蜴族。”Tony说。



“嗨。”Juyu抬起了一只手,Bee只是晃向Drongo直到她站到了他的胳膊下面,紧紧地靠着他。每次她那么做的时候Tony都控制不住微笑。Loki说她和Drongo在一起感觉到安全,也许因为他是那么冷静,又或许是因为他很强壮,也许两者都有。每当他在附近几手可触的时候她都放松得多,而Drongo绝对不介意当她坚实的支撑。



“我有太多问题了没法决定先问哪个。”Bruce过了会儿后说。“她们也是冷血动物吗?”



“对,但拜托别问繁殖的问题,第一次就够尴尬的了。”Tony说。



“现在你让我更想问了。”Bruce瞥向他。



“我永远都适应不了自己变成了少数种族。”Juyu一边说一边坐到沙发扶手上。



“仙女座大部分都是蜥蜴族。”Tony解释道。



“仙女座。”Bruce重复。他看起来很兴奋,不像Tony一贯有的那种兴奋,手舞足蹈像是想要从自己的皮肤里跳出来一样噼里啪啦说个不停。他只是眼中闪着那种渴求的光,意味着他有许多许多的问题。



“Stark。”Loki唤道,他的声音这么听来很怪异,但那语调却熟悉得很。



“好的,既然我们将愉快的部分搞定了,”Tony开口道,“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呢Bruce?”



Bruce的目光有些好奇,但他双眼也眯了起来。



“介绍外星——抱歉唔,你的外太空朋友们是愉快的部分?”他问道,但他坐下了。



“是的,我还有些别的事要告诉你。”Tony开口。Bruce看了他一会儿。



“你在小心翼翼。哦这很糟,是吗?”



“在我看来不算糟,事实上,我完全不觉得糟。就是可能看着比较糟。所以我想要你保持冷静……”



“哦,我不会喜欢这个的……”



“还有记得,我有非常棒的理由的……”



“哦,我真的不会喜欢这个……”



“你只需要相信我……”



“真的那么糟?”



“专心Bruce,现在不要变绿,我就请求这点。”



“好的,我冷静了。”Bruce说,“你干了什么?”



Tony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Loki。机不可失。Loki叹了口气,他很紧张,Tony看得很明白。他想要靠近他,想要展现出一个统一战线或是什么的,但他不确定此刻那是最好的做法。于是他只是盯着Bruce,而Loki褪下了他的伪装变回了自己。



Bruce瞪大了双眼。他没有动,他没有说话,他完完全全一动不动地瞪着神族。



“Loki。”然后他说道,只是一个陈述句,而不是问候。



“Banner博士。”Loki淡淡地回道,这倒是个问候。他同时还做了他那个微微侧头式的点头致意。



Bruce仍旧看着他,没有变绿,Tony觉得那算是个成功了。



“他能离开房间吗?”Bruce接着语调平稳地问道,终于从Loki身上移开目光。“就现在?”



好吧,耶,半个成功。Tony和Loki交换了个眼神,但他们不需要讨论什么,他们已经达成共识如果Bruce太紧绷的话Loki会离开他视线的。于是Loki回看了他片刻,然后转身离去。



“Hatchet,你也是。”Tony说。



“哦老兄。”精灵呻吟道,但他立刻站了起来跟上了Loki。根本不需要多余的鼓励,他总会像影子一样跟着Loki。接着Tony想到此刻Loki和Hatchet单独待在房子里,然后他又看向了Juyu。



“Ju,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开口,但她也已经站了起来。



“我明白。”她说着跟着另外两人走了出去。她很惊人地善于阻止任何跟Hatchet有关的灾难。Loki在这方面说来毫无用处。他就从来不会去劝阻那个蠢精灵,除非他们处在了一个尤其险恶的情况中。



“你不介意Drongo和Bee留下的,对吧?”Tony问。



“Loki。”Bruce重复。



“好吧,首先谢谢没有因为这个变绿,而第二,我有个解释。”



“好,我听着。”Bruce说。“因为我有种感觉你不想要我警告复仇者和神盾。”



“我知道你会告诉他们。”Tony说。“那没问题,他们最好从你这听到这事。”



“因为你被策反了。”



“那取决于你怎么定义策反。”Tony说。



“我定义它为与被判定为敌人的人串通联手并共享信息。”



“好,他不再是敌人了,所以我完全不是被策反。”Tony说。



“好吧。”Bruce说,往后靠着沙发抱起手臂。“而他为什么不是敌人?等等……他就是那个你在采访中说的监狱同伴,是吗?你们被一起抓走的。他就是那个帮你潜逃的人?”



这部分很容易,解释发生了什么。接下去的对话才是Tony更担心的部分。



“是的,是他。”Tony点头,开始了讲述。









“你得知道这听起来像什么,Tony。”Bruce在Tony终于说完想说的话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Drongo和Bee在很明显不会出现Hulk状况之后就离开了。Drongo留下来确保无差错是周道之举,而现在他想要点隐私了,鉴于他得谈谈现状以及未来。



“听起来像什么,Bruce?”



“像你对跟你一起被关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产生了普遍的心理依赖,这人是两方中相对不邪恶的,是敌人的敌人。他是唯一没有在那里伤害你的人,所以你对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情,而他显然助长了这个,或者至少没有阻止。”



“所以你觉得我被囚禁疯了而Loki趁机把我玩弄于指掌间?”



“Fury会这么觉得的。”



“不是那样。”Tony说。



“说服我。”Bruce说。“你看起来不像失去理智或者被Loki控制了,但你不能否认近距离和他待这么长时间影响了你。你那时很绝望而他是唯一能帮忙的人。没人会为这个怪你的。那不是问题所在。”



“不,问题在于我不仅仅把他看作是敌人的敌人,对吧?”



“没人会忽略你叫他名字的样子。”Bruce说。“所以他到底对你来说算什么?”



Tony笑了。好吧,这个问题够有暗示性的了。它同样不容易解释,没有足够的词好解释它。



“一开始时确实像是个共同获利的协议。”Tony没有直接回答,“我不信任他,他不信任我,差得他妈的远着呢。你是对的,最初他就是我能有的唯一一人。但并不仅仅是我依靠他,我们是彼此互相依靠的。他需要我在身边就像我需要他一样。接着我们不得不停战息鼓,尽可能地和平共处,为了生存而变成同盟。如果我们没有信任对方的话我们不可能成功,而我们都想要活下去。”



“他……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继续说, “我不是说他从本质上跟他之前的样子有什么区别,但他不再那么愤怒和失控,整个人像是由七零八落的碎片草草拼凑而成。他现在也不是完全完整的,但比起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他更像是他自己了。”



“所以他现在不疯了。”Bruce说。“你确实明白那就只是让他更危险了对吧?”



“为什么?”Tony问。



“那魔法?瞬移,变形……我们之前从没看过任何那些东西。他那时失去理智,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看到了。他太疯癫以致除了盲目的摧毁他做不了任何事。他的计划鲁莽,冒险,没有很好地构思过,他每一个举动都愤怒而具有毁灭性。所以你说他现在在控制中了,他能真的用他的智慧和更好的技能,而不是像个疯子一样横冲直撞了。他曾是混乱,但现在这是掌控之下的混乱。他以前……像是瓦斯爆炸,现在他是导弹,带着运行良好的系统配件。”



“他不是个武器。”



“我只是跟你打个比方。”Bruce耸肩。“你知道我的意思。”



“这同样意味着他是个就跟你我一样的威胁。有那么些可能,但他不是敌人。”



Bruce叹气,摘下了眼镜按揉着鼻梁。



“如果要我来指出他造成的损失和死亡人数的话,当然我就有点虚伪了。”Bruce说。



“他那时没想要赢,你知道。”Tony说,靠向了墙壁将头抵在那儿。“拿下地球和宇宙魔方这事,他不是幕后的人。他只是他们放到台前充当将领的那个人。”



“那谁在幕后?”



“他叫疯狂泰坦。”Tony说。“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因为Loki不能冒着发疯的危险说出口来。Loki不是因为他想要攻占地球或者有多坚定地认为自己该是这个地方的王才接受带领那支军队的。他那么做是为了远离他们。”



Bruce再一次看向了他,沉默,但若有所思。



“我已经差不多在全世界面前说过了。他和他的副手‘他者’,你要么屈服听从于他们要么就得受苦。死亡是恩赐,只有一些人能被赠予。而Loki不是圣人。他没有任何理由要为了九界去死,他觉得自己在这儿只有敌人。引军入侵让他得以远离他们,只不过Asgard没有他想得那么安全。他处在混乱之中,经过之处充满毁灭,但他同时也警告了我们外面都有什么,谁才是真正的威胁。”



“如果那就是他帮忙的方式,那真是非常令人不安。”



“他现在做得更好了。像你说的,他在控制中,他现在会使用所有那些更精细的技能。”



“混乱就是混乱,Tony。”Bruce说。“他不能被信任。”



“混乱不仅仅是毁灭,你懂的。它还是创造,是生命。是啊没错森林大火糟爆了,但那不意味着你得禁喷灯和蜡烛。控制下的混乱可以是你拥有的最有价值的财富。”



“取决于在谁的控制下,如果你生性鲁莽的话甚至是一根蜡烛都能烧掉你的房子。”



Tony叹气:“比喻句搁一边,我懂他而且我信任他。我不会为他的决定找借口,因为我知道他犯了错而他也很清楚这点。但我会站在他那边的。他遭受得够多了。我不会让他再受到更多折磨。”他说出这些话时坚定地看着Bruce,想要确保对方明白自己有多认真。



“而你凭什么那么确定他不再是地球的敌人了?”Bruce问。



“因为这是我的家。”Tony说,“因为他永远不会与我为敌。”



“那也是Thor相信的,信了好几个世纪。”Bruce说。



“那个家庭建立在一堆丑陋的谎言之上。”Tony说。“Thor该去质问他的父亲为什么一切都像纸牌屋一样坍塌。我和Loki之间没有谎言,我们之间并无高低之分 。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学会无条件地信任对方。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共同进退。就算你不相信别的,你最好相信这个。”



“他对你来说是什么,Tony?”Bruce轻轻地问。



“他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Tony说。“只要我活着他就永远都是。”











Bruce和Tony走进厨房的时候Hatchet正在做东西吃。Drongo坐在桌子旁,Bee黏在他身边,几乎是坐在他大腿上,而Juyu正在嚼着些Count Chocula巧克力棉花糖麦片,直接从盒子里吃的。不知为何她爱那些甜过头的东西,还永远都不加牛奶。Loki也坐在桌边,身前摆着一杯什么。Bruce和Tony走进来时他们全都转头看了过去。



“所以……”Juyu开口道。



“那么,Bruce会在这里留几天。”Tony说。“观察情况。”



Bruce仔细看了眼Loki而Loki也看回去的场面几乎是令人发笑的。那是个挺了不得的成果了,能让Loki觉得不自在。唯一没让Tony觉得担心的原因是让Loki露出那种表情的人是Bruce。



“还有Hatchet,”Tony转过身对着精灵,“如果你惹毛了他……”



“它变得又大又绿然后把我掰成两段,我懂。”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回答道,就好像有个他不能去骚扰的对象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悲剧一样。Loki朝后伸出手轻轻推了他一把。他们有时候会这么做,那算是他们之间奇怪版本的撞肩膀之类的。显然Loki是那个宣布Bruce处于不可碰禁区里的人。Hatchet才不听别人的话。



“你想要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吗,Banner博士?”Drongo问。“Hatchet不识礼仪也没有健康的自保本能,但他是个不错的厨子。”



“啊,继续夸我吧,大家伙,衣服会开始一件件掉下来的哦。”



“他也没有羞耻心。”Drongo补充道,完全无视了精灵。Bruce再次看向Loki,没有说什么,只是沉思。



“好吧,几个小时前我点了些外卖吃,但我猜我能吃下。”Bruce说。他刻意地坐到了Drongo旁边,保持着和Loki的距离,但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前,那对Tony来说就够好了。他站到了Loki身后弯下腰,伸出一只胳膊勾在Loki的脖子上,将下巴贴到Loki的头侧,只是亲近一点。Bruce抬眼看了一下,但他还在跟Drongo说着话,一秒后就转走了视线。



“就跟你说从Bruce开始最好了。”Tony轻声说。“他通情达理而且跟你没有私人恩怨。”



“嗯,我所有的骨头暂时都还完好无损。”Loki说。“所以你是对的,我猜。”



“你会喜欢他的,我保证。”Tony说。“你知道关于Hulk的所有事,是时候也来认识下Bruce了。”



“好吧。”Loki说,小口喝着他的饮品。Tony在他发丝间咧嘴笑了起来,然后放开了他,在他右手边的空位上坐下。他一开始还注意着听Drongo和Bruce的谈话,但大部分时间他就只是在享受跟船员们一起吃晚餐的日常的舒适感。



“你想要我帮你的新盔甲雕刻吗,还是JARVIS会负责好?”Loki问。



“我当然想要你来做了。”Tony说。“唔,我猜你可以就把设计图画出来然后让JARVIS去做剩下的。”



“不,最好是手工处理。”Loki说,而Tony再次笑了起来。



“我明天会带Bruce参观工作间。”Tony说。“你也可以来一会儿,你在解释压电效应和宇宙能量方面比我强多了。我很确定他还想知道你是怎么瞬移的。”



“想要炫耀一下我有的不只是个漂亮脸蛋儿?”Loki用一种认真而干巴巴的语调问。Tony咬住唇好不让自己大笑出来。



“没错。”他严正地点了点头。Loki就只是窃笑了下然后又喝起杯子里的东西。



他确实想要让Bruce看到真实的Loki,这是真的,但他也想要Loki看看除了Hulk外,Bruce身上还有更多东西。Tony确定Bruce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他们甚至可能跟复仇者和神盾达成相对的和平共处,而他只有几天的时间去让好医生相信Loki对地球的安全不构成威胁。Bruce还没买账,但他知道Tony是认真的,他知道他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所以他愿意留下来几天,先不去通知复仇者和神盾的其他成员。Tony猜测他既想看看Loki是不是像Tony说的那样理智,同时也是想要确保Tony精神正常。



Tony就是得尽力在他们有的短短这几天里让他相信这两件事。









譯注

1. The Fabric of Reality:《真实世界的脉络》,一本关于宇宙,时间,生命等等的书。

2. Fearless leader: 指动画片《Rocky和Bullwinkle的冒险》里面的角色Rocky和Bullwinkle,常用来讽刺在领导者位置的人。



如果大家喜歡這篇文以及我們的翻譯的話就給個紅心藍手或評論吧>"< 別這麼沈默嘛_(:з」∠)_



评论
热度(88)
  1. 安达提卡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