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七十三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七十三章:信任的重量



译者:小云


校对:酱爆旭蟹





Thor的到来是预料之外的。当他降落到屋顶上并坐电梯下来时,JARVIS只是简单地通知了他们。Steve和Bucky对视了一下然后起身去迎接他。


 


Thor看起来一副孤苦伶仃的样子,那是最合适的词了。他眉头深深皱起,紧抿着嘴唇,手里的锤子他也抓得过紧了。他还受了伤,Steve可以看到他脸上浅淡的伤口,虽然已经差不多愈合了,但仍然可见。当他抬起头来看到Steve和Bucky时,他脸上严肃的表情消失了。他露出笑容朝他们走近。


 


“朋友们,”他问候道,“很高兴又见到你们。”


 


Steve伸出一只手,Thor紧握住他的前臂并快速地和他拥抱了一下,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拍。Bucky一边咧嘴笑着一边伸出手,Thor也毫不迟疑地握了他的前臂,他们没有拥抱,但他们从来也不拥抱,所以没有关系。


 


“我们不知道你回来了。”Steve说。


 


“我去了Tony Stark的住所。”Thor答道,而他的脸很好地反映出了这一点。


 


“Loki的事处理得不顺利吗?”Steve指着Thor脸上的伤口问道。


 


“伤口不是我弟弟造成的。”Thor说,“而对此我也有责任。”


 


“别告诉我你和Tony打架了。”Steve说。


 


“没有。”Thor立刻摇了摇头,“Tony在他离开期间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富智慧的人。他只是对我说了些他自己的意见。”


 


从Thor的表情来看那不太可能是什么愉快的谈话。


 


“所以,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Steve问,“当然我很高兴你回来了,我只是以为你没时间来这里。”


 


“等等,你是从马里布飞过来的吗?”Bucky插话道。


 


Thor点头。“我需要让头脑清醒一下。”他说,“这是最好的方式。”


 


Bucky吹了声口哨。


 


“飞得挺远。”Steve同意道,“所以你为什么来?”


 


“我想与你谈几件事,主要是关于Loki。”Thor说,“你曾给过我很好的建议,所以我想在这一事上询问你的观点也没有问题。”


 


“天啊,当然没问题,如果我能帮得上忙的话。”Steve说道。Thor向他征询建议总会令他诚惶诚恐,因为这代表了极大程度的信任和尊重,尤其是当Thor在Loki的问题上征询建议时,因为那对Thor来说一直是一个艰难的话题。说起来……


 


“你应该先见个人。”Steve说道,手指向电梯。Bucky当然也跟他们一起走向了电梯。


 


“所以与弟弟重逢怎么样了?”Bucky问。


 


“大部分时候很……令我困惑。”Thor想了下才答道,“比我们上次见面好很多。但我们还是打了起来。”


 


哎呀。


 


“很遗憾听到这个。”Steve说。虽然他并不想和Loki扯上任何关系,但那也不代表他不能理解Thor的感受。


 


“已经比我预计的要好了。”Thor耸了耸肩。


 


电梯到达了指定楼层,Steve先走了出来。Thor看了看周围。


 


“Clint在这里?”意识到了他们是在哪层,他问道。


 


“他现在不属于神盾局了。”Bucky愉快地宣布。Thor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他,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个很好的消息。”Thor说,“Natasha小姐也加入我们这边了吗?”


 


“不,她仍然在另一边。”Bucky耸耸肩说道,“她会不会过来就不好说了。”


 


“她和Clint分开了挺奇怪的。”Thor评论道。


 


“你会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当他们走到Clint的健身房时,Steve说道。


 


“嘿伙计们。”Clint招呼道,转过身来看着他们,“嘿Thor!欢迎回来!”


 


Thor笑了,随即发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他震惊得笑容有些僵在脸上。


 


“Coulson。”他说。Clint和Phil走近了些。Steve很少见到Phil不穿西装的样子。由於Phil這几年都没有运动过,所以他需要进行锻炼,于是自他能站起来的第一天就开始了非常严格的训练计划。出于某些原因,Phil穿着运动装的样子总是非常不真实。


 


“Thor。”Phil点头致意。


 


Thor面色震惊地又盯着他看了一阵,然后走上前,一个熊抱把他紧紧搂住。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可能会对Thor这突然的举动感到惊讶,但这是Phil Coulson所以他不露声色地接受了拥抱。


 


“是我,你好Thor。”他又一次问候道,拍了拍他的上臂。


 


“我以为……”他后退了一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发生了什么?你还活着!”


 


“我受了重伤。”Phil告诉他,态度一如既往地坦率。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Thor转向Steve,问道,“我以为我弟弟杀了他!”


 


“Thor,我们也不知道。”Steve安抚道,“Clint碰巧发现的……然后把他带了出来。”


 


“从哪里带出来的?”Thor问,在其他人回答前就沉下脸来。“这是神盾局干的吗?又是Fury的什么阴谋吗?”


 


“我处于保护性监禁下。”Phil说。


 


“更像是为了掩盖真相而被藏起来。”Clint评论道。


 


“那么我们是被欺骗了。”Thor眉头不悦地皱起。


 


“发生了这么多事后你应该已经不惊讶了吧。”Bucky说。


 


“我倒希望我还能惊讶。”Thor说,“但不惊讶不代表这些谎言就没那么令人愤怒。”


 


“完全没错。”Bucky同意。


 


“所以这就是你终于离开神盾局的原因?”Thor转向Clint问道。


 


“呃,更像是他们不要我了。”Clint说。


 


“他和Loki做了笔交易,把Phil带了出来。”还没等Thor发问,Steve就解释道。


 


“我来此感到的困惑不比在Stark那里的少。”片刻后Thor说道。


 


Clint露出了嘲讽的笑。“‘和Loki做了笔交易’,你说得好像我要出卖我的灵魂还是什么的。”他说。


 


“那你给出了什么?”Thor问。他的语气里明显有一丝担心。


 


“我差不多就是……告诉他因为他……搞乱了我的脑子所以欠我几个忙要帮,然后他就同意了。”Thor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我知道,相信我,这事真的能成我也挺惊讶的,那就是一念之间的决定,其实差不多是赌了一把。”


 


“他的意思是他闯进了Tony家然后要求Loki提供帮助。”Steve概括道。他仍然确信那是Clint做过的最蠢最鲁莽的事情之一。结果很有可能会非常糟糕。


 


“我弟弟可不是会轻易接受别人对他提出要求的人。”Thor说。


 


“是啊,他说只有一些态度他可以不去计较。”Clint说。


 


“这听起来更像他。”Thor点头。


 


“但是他仍然如我所愿照做了,所以无所谓了,事情成功了。”Clint耸肩。


 


“你就那样与我弟弟对峙是非常冒险的。”Thor说,“但我知道你就是如此愚蠢又勇敢的人。”


 


Clint听到这话笑了出来。


 


“我建议你们去外面坐下。”Phil开口,“等我们也过去,Clint就可以向Thor详细解释事情经过,然后Thor就可以告诉我们他为何来此。”


 


毫不意外地,他们未作争辩就照他说的做了。


 


 


在他们准备谈话之前,Thor先去了他自己的楼层放他的锤子,并脱下了披风和部分盔甲,还拿起了他的Starkphone。他从没用过它,因为他也不认识几个复仇者以外的人。但那是Pepper送的礼物,所以在他想的起来时就会带着它。有那么一两次碰巧赶上他召唤雷电,结果就烧坏了。不过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第二天他就会立刻得到一个新的。


 


当他们都坐下来后Clint迅速地概括说了他和Loki之间发生的事,与他之前跟Steve和Bucky说的完全一样。Steve仍然不知道他是否有漏掉任何细节,但他没有问。Clint已经不再属于神盾局了,Steve也不需要再担心遗漏的细节了。并不是说Clint有对他们不诚实过。就Steve所知,他甚至都未曾以故意遗漏部分事情不说的方式欺骗他们。总需要Steve留意的是Natasha,但是显然即使是她也没有参与Phil的这整件事。至少Clint告诉他们她是这么说的。Clint相信她,所以Steve也倾向于相信她。


 


在Clint说的时候,Thor看起来在思考,大概是想弄明白Loki为何同意Clint的要求。Steve还是很难去相信Loki这么做是真出于好心。而Clint确信Loki只是为了Tony的利益才“表现良好”,但这事仍让Steve想不明白。


 


“你说到的那种魔药,”当Clint说完时Thor问道,“是一种发着金光的液体吗?”


 


“是那种。”Clint点头,“那是能喝的,对吧?”


 


“那确实是一种治愈魔药。几世纪以来在重伤的时候我自己也曾喝过几次。不过我想不需要我再告诉你就这么简单地喝下我弟弟调制的魔法产物是多么鲁莽的行为。”


 


“Tony明显喝了后反应良好,而Phil的情况也不会更糟了。”


 


“风险系数确实很高,我同意。”Phil说,“不过确实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可损失的,而如果成功却能获益良多。Clint做了正确决定也得到了好结果。”


 


“我可是出了名的会做正确决定。”Clint说。


 


“啊,我没意识到我弟弟也让Tony喝了魔药。”


 


“他现在看起来比他之前失踪时还年轻。”Clint指出。


 


“我没注意到。”Thor耸肩。


 


“不朽之人眼中看到的一定与我们不同。”Bucky猜测。


 


“所以从Tony和Loki出现到现在发生了什么你都已经知道了。”Steve说,“该你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我以为你会立即将Loki带回Asgard。”


 


“我本是这样打算的,或者至少试图这么做,但……我弟弟想要先与我谈话而我不能拒绝。”


 


从Loki让Steve承诺复仇者会将有关于Loki的决定权交到Thor手里那一刻起,他们差不多就预见到这种情况了。他们很确定Loki不会就这样让自己被带走。他现在肯定已经获得了额外的时间。


 


“然后呢?”Clint问。


 


“然后……情况很复杂。我弟弟表示他不愿在Asgard受审。”


 


“哇,他不想接受审判,多么令人吃惊啊。”Clint说。


 


“你误会了。”Thor说,“我弟弟没有否认他的罪行,没有全否认,但他想要去接受Jotnar的审判,向他们偿还他的债,而不是在Asgard受审。”


 


“为什么?”Steve皱眉,“我以为他们是你们的敌人,为什么他会宁可去那里?”


 


“Loki本身就是个Jotun。”Thor犹豫了片刻后说道,“他说——我必须承认他说的是对的——他的罪行是对Jotun犯下的,而非Asgard。Loki认为Asgard无权审判他。”


 


“再说一遍他的具体罪行是什么?”Bucky问他。


 


“他杀了他们的国王,Laufey。他是……Loki的父亲,他的……亲生父亲。他还试图用彩虹桥毁灭他们整个王国,以及每一个住在那里的霜巨人。”


 


“老天,然后比起你们他还宁可去面对他们?”Clint问,“这他妈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Thor说。“在他能毁灭王国前我阻止了他,但我不知道他具体造成了多大程度的损害,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想要给他多严重的惩罚。但Loki说Asgard不会公正地审判他,而在Jotunheimr他只会因他所做的事而受审。”


 


“是他说的那样吗?”Steve问,“我不太懂Asgard的司法体制。”


 


“在Asgard他会由国王——即我父亲——审判。”Thor说,“他的所有罪行都会被列于Asgard人民面前,人们可以发言控诉他或为他辩护,国王会聆听所有人的发言,然后做出一个合适的裁决。”


 


“你父亲会给他多严重的惩罚?”Phil问。


 


“我不知道。”Thor说,“我相信他仍把Loki当作儿子一样爱,但我父亲在审判中也可能会非常严厉……他对此问题一直保持沉默。”


 


“我想Loki至少对于他会在Asgard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有一些概念,我这么说不为过吧。”Phil说。


 


“我怀疑我父亲不会流放他,因为即使剥夺他的不朽之身他仍是个强大的法师。”Thor说,“他不会因此变得无助或变得不那么危险。而且Loki也已经处于一种自我流放了,再去流放一个已经自愿离开的人是毫无道理的。所以我想应该会是某种监禁。”


 


“那如果去面对霜巨人,他会得到什么?”Steve问。


 


“我不知道。”Thor承认,“我对Jotun的法律或传统一无所知。”


 


“Loki了解吗?”Clint问。


 


“我怀疑他也没有详细研究过。”Thor说,“我们……我们一直都没有喜欢过那个种族,直到……直到我们得知Loki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们必须假定他对其有一些了解。”Phil说。


 


“或者有些可以谈判的筹码。”Bucky说,“你说他们的国王是他的生父对吗?所以,即使Loki杀了他,这会让他成为他们的新国王之类的吗?”


 


Thor想了片刻。“这种事在Asgard绝无可能,但我不知道在Jotunheimr会怎样。也许这在他们那里并非没有先例。”


 


“不管是不是这样,他肯定有个计划对吗?”Steve问,“所以他才会想去那里而不是Asgard。”


 


“我认为是。”Thor同意。


 


“那他对地球犯下的罪呢,啊?”Clint问,“由谁来审判他?”


 


“我弟弟说当时机到时他会偿还他对中庭的债,而在此之前他会一直站在Tony Stark身边支持他。”


 


“偿还他的债。”Steve重复道,“事情可不是这样的,他不能就这么决定来给我们一些补偿,就像某种……”


 


“偿命金*。”Bucky说。所有人都转头去看他。“怎么?我读了书的。”


 


“这样的誓言是不能轻视的。”Thor继续说,“它胜于那种简单的偿命金,因为他是想通过服务而非物质来补偿你们。即使是我父亲也会认为这提议是公平的。”


 


“你没在开玩笑?他承诺对我们友好以待然后就可以既往不咎了?”Clint难以置信地问道。


 


“他提出要保卫你们。”


 


“我们可以保卫自己。”Steve说。


 


“我知道你们可以,朋友。”Thor说,“但是——”他放在咖啡桌上的手机响了,Thor对它皱起了眉。


 


“短信。”Clint帮他指了出来。


 


“好吧。”Thor抓起了手机,看起来仍十分困惑。但他操作起来却一点也不笨拙,第一天他拿到手机的时候就说过这是个很易于操作的设备。“来自于未知号码。”他说。


 


“等下,让我猜猜。”Clint说着便伸手将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他在自己的手机上查了什么然后又看了眼Thor的手机屏。他生气地摇了摇头,又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我就知道,是Loki。”


 


“我弟弟也有个这样的手机?”Thor问。


 


“他和Stark在一起,他的Starkphone恐怕比我们好一百倍。”Clint说。


 


“为什么你会有Loki的号码?”Steve问。


 


“如果我需要帮助可以打给他。”Clint说,“顺便提一下,仅供参考,他完全关掉了GPS,或者Stark帮他关的。不管怎样,无法追踪。”


 


Thor正皱着眉看着他的手机,也许因为他像Steve一样不喜欢短信,又或者是因为短信的内容。过了片刻Thor把手机放回咖啡桌上,瞪着它。


 


“Thor?”


 


“没什么。”Thor说。


 


“回到我们之前讨论的内容。”Phil继续,“Thor,你认为Loki所承诺的足够补偿他做过的那些事吗?”


 


Steve感觉这是个别有用意的问题,而Thor看了Phil很长时间后才回答。


 


“Thanos的威胁不可等闲视之。”Thor说。


 


“Thanos?”Steve问。


 


“疯狂泰坦,我想Tony和Loki已经告知你们关于他的所有事了。”Thor说。


 


“他们从没说过名字。”Steve说,“但他们确实说了那些事。”


 


Thor继续说:“即使在Asgard的法律中,在危急之时那些犯过罪被关押的人也可以通过战斗来赎回他们的荣誉或自由。”


 


“我没在问Asgard的法律,我在问你的观点。”Phil说。


 


“我不能就跟随我的心来判断这个问题。”Thor说,“如果我听从我的内心,我就会以一个兄长的身份来做决定,而我不确定所有人是否都会对此感到开心。”


 


“为什么?你会让Loki就这么脱身吗?什么问题都不问?”Clint说。


 


“不,我——”他的手机又响了,Thor一边抱怨了一声一边去拿。当他看着屏幕时怒容舒展了些,但看起来也没有变得开心。他叹了口气。“我失陪一下。”他说着然后站了起来,走向电梯,大概是去他自己的楼层。


 


等电梯门关上,Thor到视野范围(和听力范围)之外时,Steve转过来看向其他人。


 


“大概不只有我这么觉得,我现在越来越确定Thor会同意Loki的要求了。”


 


“公平地说,听起来他也有了很好的理由。”Bucky耸肩。


 


“那可是Loki。”Clint说,“一旦你允许他讲话,他很可能就会说服你一两件事。而且他现在还有Stark帮忙。他们很聪明,聪明到可怕的地步,他们太清楚怎么利用好手里的牌了。”


 


“他绝对是想逃脱Asgard的审判。”Steve说,“他肯定有什么充分的理由。”


 


“我以为应该是——你在一个第三方国家做了坏事被抓,然后会拼尽全力地争取回家乡受审。”Bucky说,“在那里赢面更大些。”


 


“他一定有方法安抚霜巨人。”Phil说,“如果Asgard同意让他在那里受审,而他又和霜巨人达成了某种协议,那么他就自由了。”


 


“或者他知道自己在Asgard会被判监禁,所以他宁可去另一个国度碰碰运气。”Bucky说。


 


“我不认为Loki会依靠运气,他肯定有个计划。”Steve说。


 


“而我们具体能对此做什么?”Clint问,“你已经同意了由Thor来决定。”


 


“我们什么都不做。”Bucky轻松地说。Steve转头去看他。“怎么?我们为什么要采取行动?”


 


“因为他不应该就这么被放过。”Steve说。


 


“你抓了个坏人,把他遣送回他的国家,之后具体怎么处理就该留给他们自己决定了。”Bucky说。


 


“就算他能逃脱一切制裁?”Steve问。


 


“Stark说他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惩罚。”Bucky说,“而且他也不再是一个想征服地球的偏执疯子了。我认为这事已经结束了,过去了,我们该继续朝前走了。我们会留意他,如果他有越界行为我们就出手干涉。但没有的话我们就不该去管他们了。”


 


“你认真的。”Steve说。他有些惊讶,因为Bucky不是会轻易听之任之的人。


 


“我当然是认真的。”Bucky说。


 


“但他可是Loki。”Clint说,“我们不能就这么让他随心所欲。”


 


“为什么?”


 


“不要忘了他做过什么。”Steve提醒他。在那场入侵中Bucky没有与他们一起战斗,所以他没有亲身经历,但他对其的了解也足够充分了。


 


“哦老天啊,你们是认真的。”Bucky恼怒地叹了口气,“你们真的没看出这有什么问题吗?”


 


Steve微皱了下眉,Clint耸肩,Phil保持沉默。


 


“好吧,所以如果Loki没‘受到适当的惩罚’你们就不能允许他继续生活的话,那我猜我得赶去最近的监狱里待着了,最好再带着Natasha一起。”


 


“你在说什么?”Steve问。


 


“我在说双重标准,Steve。”Bucky说,“Clint做了一个特殊决定让Natasha活着,不管她做过的那些事。她加入了神盾局,一切搞定。你做了一个特殊决定,说不能杀我,不管我做了什么。我加入了复仇者,一切搞定。Stark做了一个特殊决定,认为Loki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惩罚,而他也不再是个威胁了,他甚至愿意结盟,但不知为什么你对此就不乐意了。你坚持他应该再受到更多的惩罚。你能感觉到这其中的虚伪吗?我肯定能。”


 


“Bucky这不一样。”Steve说。


 


“不,这没什么不一样。有哪里不同?我没有被人一枪爆头的唯一原因就是我是你的朋友。所以我才能幸免,这是我幸免的唯一原因,因为你不想让我死。但对于Loki你就说不?不管Stark,不管他跟那人一起克服过多少困难,不管他是他该死的此生挚爱之类的,就因为他……为什么Stark想要帮助一个人的理由在你看来就不够好?还是只有你能决定谁能被赦免?如果你来为Loki担保就没问题,但换成Stark你就‘不能让他就这么被放过’?”


 


Bucky看起来非常非常地厌烦和生气,每当他这样的时候左臂的金属手指总会紧握。他看了看Steve,然后站了起来。


 


“你去哪儿?”Steve问。每次他都很讨厌Bucky这样生气地走掉。


 


“我去拿我留在你楼层的啤酒,然后在我回来前我要你别再犯蠢了。”


 


他没再说一句话便离开了,Steve坐在原地,思考着Bucky说的话。


 


“我很少跟Barnes意见相同。”Phil说,“但这件事上他是对的。”


 


“Loki曾试图杀了你。”Clint阴沉地说。


 


“和我一起工作过的半数神盾局特工也试过。”Phil轻松地回答,“包括Natasha。Loki只是最接近成功的那个。”Steve不知道Phil对这种事为什么能如此冷静。


 


“我们倾向于从非比寻常的地方挖掘人才。”Phil补充。


 


“所以不管他在计划什么你也无所谓?”Steve问。


 


“Loki怎么应对Asgard和Jotunheimr不关我们的事。”Phil说,“他也不是策划袭击地球的人。准备应对真幕后黑手的威胁才是我们的优先事项。除非Loki又变成了地球和人类的威胁,否则我们就应该把时间花在比他更重要的事上。这完全是轻重缓急的问题。”


 


“我想我不喜欢这样。”Clint说。


 


“是你先迈出了第一步,让我们认清了Loki也是个有价值的人力资产。”Phil指出,“而我们也该这么看待他。他还能在很多事上提供相当有价值的信息,这是不能忽视的。”


 


Steve想了一两分钟,但除了“我们在说的可是Loki”这一事实外他也想不出其他反对论点,本来也没什么可争论余地。


 


“JARVIS,Thor在做什么?”他转而问道。


 


正和Loki先生一起待在他的楼层。”JARVIS答道。


 


“我真的不喜欢瞬间移动这种能力。”Steve抱怨,“JARVIS,当Loki在大厦里时你要通知我们。”


 


我会这么做的,Rogers队长,但我必须通知您,Loki先生对所有Stark工业的资产都有完整的安全许可,所以他可以覆盖这条指令。”


 


“他有和Stark一样的许可级别?”Clint问。


 


非常接近的级别。”JARVIS说。


 


“这真是疯了。”Clint叹气。


 


“但并不令人吃惊。”Phil站起来说道,“我约了人得走了,但不要忘了:轻重缓急。”


 


他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我讨厌Coulson讲道理的时候。”一阵沉默后Clint说道,“你就是没法跟他争。”


 


Steve叹气。“我们需要跟Tony达成协议。”然后他说,“我们得把Loki留在地球上的条件讲清楚,以及如果他破坏了任何一项我们会采取什么行动。而且Thor必须保证Loki会接受审判,在不在Asgard不重要。”


 


“像某种‘条款和条件’?你是要一个合同吗?”Clint问。


 


“不,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达成共识。Loki在我们的掌控之外,但不代表我们对整体情况就没有任何控制力。”


 


“你得承认我们的处境很为难,Cap。”Clint说,“我们不想与神盾局有所牵扯,但如果Stark工业撤掉了对我们的资金支持,复仇者联盟就彻底玩完了。Janet的资金没法独立支撑我们。”


 


“Pepper不会那么做的。”Steve说。


 


“但Pepper不再是大老板了。”Clint说,“Stark才是,所以我不知道我们实际上能有多大的控制力。”


 


“这真让我头疼。”Steve承认。


 


“早告诉你了他们对此聪明得可怕。”Clint说。


 


“所以我们就只能束手无策,仅寄希望于Loki不会再反戈相向?我不喜欢我们的胜算。”


 


“不是那样。”Clint说,“问题在于我们信不信任Stark。我猜他是有在逼着我们信任他,不过归根结底还是那个问题。”


 


“你花了多长时间才信任Natasha的?”Steve问。这回轮到Clint叹气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仍在等着第二只鞋落地。”Clint诚实地回答,“但那也没阻止我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她手上。但是嘿,在此之前就经常有人说我蠢了。”


 


“你能和那些有可能会背叛你的人共事?”


 


“这不是个完美的世界,Cap。和你并肩战斗的不可能总是那些好到最好的人。有的时候你就得去接受那些身体有伤的、精神破碎的,还有相对不那么邪恶的。你得到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然后努力去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


 


“你想要去相信Stark吗?”Steve问。


 


“我相信能对此做出正确的决定。”Clint说,“而我会跟随你的领导。”


 


这里唯一的问题是Steve自己都不知道正确的决定是什么。曾有一段时间他很容易地就信任他人,但那段日子早已结束。他从与神盾局的工作、从Bucky还有Phil发生的事、从所有想利用他来让人民为自己投票的政治家那里明白了不能轻信。信任已不再是他能轻易交付的东西。而他人给予他的信任的重量他仍然很熟悉,但那重量现在感觉起来也比往常还要沉重。


 


“相信他是个好人。”Steve心不在焉地说。这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几年前当他看着Stark扛着核弹飞进传送口时他可以毫不怀疑地回答说Tony Stark是个好人。他现在仍然能这么说吗?Pepper和Rhodey仍站在他那边支持他,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Steve得等着那个一切变明朗的时刻,等到一个迹象出现表明Tony仍然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好人。Steve确信会有那么一个时机,可以让Tony证明他仍是Steve想要相信的那个人,又或者露出他的真面目。时候会到的,那时Tony得做出决定。而Steve就可以看清,那时他就能确定了。


 


“也许有的时候我也有点蠢。”他说,“但我猜我们会看到第二只鞋子到底会不会落下来。”


 


Clint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点头。“听你的,Cap。”


 


他们只需要拭目以待,并为两种可能都做好准备。






译注:


偿命金(weregeld,亦作wergeld,wergild,weregild):盎格鲁-撒克逊和日耳曼民族的法律中为防止世代血仇而付给被谋害人家属的赔偿金。

评论
热度(109)
  1. 安达提卡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 安达提卡 | Powered by LOFTER